vo5aw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三百六十六章 扶乩閲讀-4oce7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无聊的一天,又要结束了。
灵平安靠在椅子上,哼着小曲儿,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填写着一个个选项。
他正在履行自己的公民义务——填写年度税务申报表。
走陰人
在联邦帝国,纳税人是一个很奇妙的词语。
醉愛小逃妻
因为,大部分的公民权,都和纳税息息相关。
打个比方,投票权和提案权,就不是天赋的。
帝国的选民资格,是直接和纳税挂钩的。
不交税,就没有投票权与提案权。
也不能参加国考。
所以,在联邦帝国,纳税人的资格是很重要的。
哪怕,其实很多人,特别是低收入者,每年的纳税额都是零。
但,这税务申报表,每年都要填。
而且,必须在法定的时间内,填写完毕并上报。
这样,帝国的各个机构,才肯帮你服务。
否则,所有联邦机构,都会拒绝为你服务。
因为,你不是他们的服务对象。
所以,联邦帝国的会计师是很吃香的。
中产以上的人群,都需要一个会计师来帮他们填写年度税务申报表。
一则,进行财务重组,以尽可能的在法律框架内,减免税务。
二则,避免有些收入未能按照法律规定的方式进行合法申报,导致出现税务污点,从而影响享受的联邦服务。
但,像灵平安这样的人就不需要了。
因为他的税务档案,直接被归入第三类。
也就是‘其他类’。
他可以享受年收入20万及以下特殊免税政策。
填这个表格,只是走走过场。
所以,他填的很快ꓹ 遇到问题,直接勾选第三项就可以了。
将表格填完ꓹ 灵平安放下手机。
每年一次的公民义务履行完毕。
站起身来,他伸了个懒腰,然后看着一直在柜台角落里趴着的小猫贝斯特ꓹ 他说道:“睡觉喽!”
贝斯特从柜台里跳下来,落到他脚边。
灵平安将它的毛毯拿出来ꓹ 放到门口。
小家伙乖乖的趴上去。
灵平安熄掉灯,对它说道:“晚安!”
于是ꓹ 打着手机ꓹ 走上楼去。
小猫趴在毛巾上,琥珀色的猫眼里,倒映着自己主人的影子。
它慢慢的也闭上眼睛。
身后,金字塔倒映着。
数不清的祷告与祈愿,滚滚而来。
信仰的线,连通着埃及王国的所有猫女神神庙。
那些高大的,建立在一个个城市中央的神庙。
虔诚的信徒ꓹ 声声祈祷着。
祭祀们念诵着女神的圣典。
他们想要和他们的神联系,以得到来自神明的力量与眷顾。
但……
風雲五劍
猫女神没有任何动作。
祂不想再插手了。
祂只是一个宠物ꓹ 宠物就要有宠物该有的样子。
能够出手ꓹ 将神力借出ꓹ 让埃及扫平内乱。
已是极限ꓹ 再干涉就可能会被一只从天而降的拳头给打死!
况且……
现在,已是大争之世。
猫女神能够感受得到ꓹ 灵气复苏的浓度ꓹ 在继续攀升。
祂明白ꓹ 很快,这个世界中的古老神明们就会变得活跃起来。
所以……
埃及现在应该要做的是ꓹ 安静下来,好好的舔舐伤口。
不要卷入不能卷入的事情里。
更不要去想不能想的事情。
小国寡民,要有小国寡民的觉悟。
………………………………
灵平安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喝着格瓦斯。
空荡荡的客厅,非常安静。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没有半点睡意。
相反,很亢奋。
“怎么回事?”
不知道为何,他有种想出门去逛逛的冲动。
这样的冲动,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出现了。
好像……好像……
还是小时候吧……不懂事,就喜欢出去玩。
爬工业园的墙,溜进厂房捣蛋。
又或者和邻居家的小朋友一起在树下捉知了,在工业园旁边的河边钓青蛙什么的。
但,等到长大了一点,懂事后,他就越来越不喜欢出门了。
再大一点,移动互联网降临。
什么事情都可以靠手机解决,那就更不想出门了。
“嗯……”他喝完一瓶格瓦斯,站起来:“索性,也没什么事情……出门逛逛吧……”
“附近的夜市……”
“周围的商场什么的……”
说着,他就开始换衣服。
他素来就是这样的,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去做,绝不会扭扭捏捏。
便换上衣服和鞋子,然后走下楼去。
喵呜!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门口的小猫,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飞快的跑了过来。
灵平安一把抱起这小家伙,也不开灯,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将卷闸门拉起来。
然后,他推开门,看着门外僻静的街巷。
今夜,月明星稀,月光如霜白一般,照耀着城市。
街巷里的路灯一盏盏亮着。
对面的工业园院墙上的爬山虎,清晰可见。
晚风吹在街巷里,稍微有一点点冷。
灵平安抱着自己的猫,走出门,然后将门上锁。
“小乖乖……”灵平安对自己的宠物说道:“我们今夜去冒险吧!”
喵呜!
小猫轻轻叫着,无比赞同。
琥珀色的猫眼中,倒映着它的主人此刻的形象。
迷雾笼罩的头颅,慢慢的现形。
两点流火,宛如点点星光,钻入眼眶。
一个平平无奇,戴着一副廉价眼眶的年轻人,便出现在猫眼中。
灵平安则已经看向了左手边,那街巷尽头处。
他记得,好像穿过这条街巷,向左拐有一个公园来着。
于是,抱着猫,他迈步走过去。
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在晚上去公园的后山玩过了。
…………………………
“将军……”宋时恢被紧急呼叫,从修炼中唤醒:“祂出门了!”
宋时恢立刻睁开眼睛,中断了这一次修炼。
然后直接将自己房间的大屏,联上监控中心。
于是,他看到了一段被发来的视频。
那位古神,本已经紧闭的大门,被拉开。
黑暗中,两点流火在摄像头下慢慢显现。
迷雾笼罩着,无法形容的头颅。
单薄的年轻人,出现在摄像头下。
祂抱着祂的宠物,出现在监控下。
然后……
被迷雾所填满的头颅,一点点的显现出血肉,而那两点流火,则化作点点星光,凝聚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
祂笑了一下。
似乎是对着监控。
那笑容,意味深长,却又无法言喻。
接着,祂关上门,转过身,向着街巷尽头走去。
路灯映着祂,祂的影子,平平无奇。
宋时恢愣住了。
他反复看着这一段视频。
因为,这段视频是第一次,向着黑衣卫展示那位书店主人形态转换的证据。
不要小看了,那瞬间,从无到有的转换。
因为……
这很可能是某种信任或者说接纳的意思。
这很容易理解!
好比帝都的很多圈子,就不是有钱就能进的。
资格不够,没被认可,再有钱也会被拒之门外。
同样的道理,这位古神,在镜头下展示自己的形态转换瞬间,而且没有做任何遮蔽。
这是一种信任。
意味着某种意义上的接纳与认可。
不然……
这种位格的存在,是不可能让外人窥见祂的任何秘密。
哪怕这个秘密其实毫无作用。
但是……
“祂出门?”宋时恢想着:“祂想做什么?”
尤其是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宋时恢在脑海里不断的回味着那个笑容,他明白,这位特意在这个时间点出门。
肯定有目的。
但祂意欲何为?
宋时恢不知道。
他只能对着通讯器对面的夏平嘱托:“马上启动所有的监控手段……”
“我要知道……祂的行踪……”
想了想,他补充说道:“倘若祂不愿意,就不要强求!”
不愿意的标准,早已经制定。
譬如,摄像头不能正常工作……
百元新娘火辣辣
或者说监控无法顾忌……
毒妃休夫:腹黑王爺請走開 木皚皚
这就是不允许。
哪怕是故障,也必须视同不允许。
因为……黑衣卫决不能冒险。
任何有风险的选项,都必须被排除!
这是智慧!
无数智库工作人员分析后的结果。
……………………………………
灵平安抱着自己的宠物,走过僻静的街巷,转入一条马路。
这条过去车水马龙的道路,如今,没什么车辆。
偶尔才能看到一辆过路的出租车。
灵平安也习惯了。
自从工业园的工厂,或倒闭或搬迁。
大量工人和他们的家属,连带着他们的机器,都被打包搬上货轮,驶向北周、南周、西宋。
制造业从本土慢慢消失。
服务业兴起。
全新的经济周期开始循环。
城东区的萧条就已经注定了!
继续向前,穿过两个路口,一个建在山上的公园的影子就出现了眼前。
到了这里的时候,市面就热闹起来了。
因为这里已经进入了传统的建设夜市。
这个夜市有着一百年的历史!
在工业园的鼎盛时期,最为繁荣!
小时候,灵平安经常来这里玩耍。
因为这里不仅仅有着各种好吃的食物。
还有着好玩的各种表演可以看。
紈絝丹神
大江南北,海外各国的各种表演、杂技,都可以在这里看到。
可惜……
灵平安在夜市里走了一会,就摇了摇头。
传统的表演,都已经消失了。
这让他想起了上次遇到的那个可怜的马戏团。
那些身残志坚,却依然想靠着自己,而不是国家供养的人们。
他叹了口气。
“技术进步,也不全是好事!”他说道。
移动互联网浪潮下,他的书店是牺牲品。
杂技、马戏、木偶戏、猴戏……
也是牺牲品。
但……
这就是历史大势!
不可阻挡,无可违逆!
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像他这样的普通人,除了张开双臂欢迎外,没有别的选择。
走出夜市,他抬起头,看向山顶的公园。
于是,沿着山路的台阶,走上前。
这个公园有着百年历史,同样是为了当年的这个重工业基地而建设,是提供给工人们休闲与娱乐的基础设施之一。
类似的设施曾经遍布整个城东区。
可惜……
如今……
灵平安看着身周一个个斑驳的台阶,破损的围栏。
这里已经年久失修了。
好在,这个公园有足够的历史底蕴。
所以,即使已经很晚了,还是有很多人在山上的公园。
大多数是老人和孩子。
在一盏盏路灯下,公园的树荫与喷泉广场里,人们或散步,或游玩。
灵平安看着,也有了些童心。
他抱着自己的猫,走了进去。
忽地,他发现了左手边的一条下坡的台阶下,似乎有人群在聚集。
很多老人,都围着一个摊位,议论纷纷。
灵平安于是好奇的凑过去,于是,他看到了那个摊位上,坐着的一个赤着上身,头上缠着红布的男子。
一个小女孩,拿着一个铜锣,站在他身后。
她字正腔圆的对着围观的人群,和一个小大人一样的拱手:“各位父老,各位手足……”
“我们父女从楚地而来,路经贵宝地……”
“依祖训,请以扶乩,为父老解疑疏难!”
“倘得灵验,请以一日之房资、饭钱以偿!”
灵平安听着,也看到了那个精壮男子身前,摆着的东西。
那是一个簸箕,簸箕里似乎放着一层薄薄的细沙。
男子手里拿着一支笔,双眼紧闭着,不发一言,只由那个小女孩在其身后说话。
灵平安看着,顿时好奇起来。
作为文科生,扶乩这种东西他是知道的。
大抵是古代的一种封建迷信。
有些类似神打。
只是……
權力的邊界 惠學剛,彭宏偉
灵平安的眼角,瞥到了那男子簸箕前的一个小小的铜像。
铜像上用着古代的繁体字写着:太阴女君、云中神主、高媒女神之位。
灵平安心中似乎有根弦被拨动了。
上学时学过的一篇文章,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屈子的大作,文科生没有不读的。
所以……
“他们扶乩的神明是云中君?”
这就有意思了啊!
因为,一般的扶乩者,大都是什么菩萨、佛陀、帝君之类。
像云中君这样得古老信仰,讲道理,现在不是该已经消失匿迹吗?
“难怪他们这么惨……”灵平安想着。
现在封建迷信不应该是以普罗大众更熟悉的那些神明为主的吗?
云中君?也太陌生了吧?
难怪围观群众,只看不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