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xxp5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起點-第七百五十六章 風雨飄零,攙扶同行推薦-t1sfl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阴风吹进窗棂,烛火明灭摇曳。
陆良生走下阁楼,厅堂神龛焚香袅绕,阴影如烟气推走烛光,遮掩角落里,一道老将的人影立在当中,见到走下楼梯的身影,拱了下手:“怀柔神见过国师。”
“飞将军!”
陆良生朝他拱了拱手,随即一摊,请对方坐下说话,毕竟西汉名将,可惜最后漠北之战,途中迷失道路,贻误军机而愤恨自杀于家中,不管如何,对方之功,不可磨灭,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伸手拂过茶壶,原本凉透的茶水,渐渐有了温热,倒上一杯递给对方,旋即与道人在一旁坐下。
“飞将军远去北面扰袭,深夜回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九天演义 当我们老去
茶香扑鼻,升去老将口鼻间,茶水淡淡的褐色转眼褪去,李广这才放下茶杯,说起与乌江水神、‘温侯’吕布袭击北面梁师都、刘武周军队的事。
“这些神仙安营扎寨、排兵布阵漏洞百出,还按着前世之人的想法来,太过轻敌,被我三神偷袭得手,可惜我们得神位日短,没有阴兵可供驱使,不然本将与其余二将,定杀他个来回,犁平他们营寨!”
这话引得道人一旁忍不住笑起来,可不是嘛,这些人多是殷商时期封神,论兵法、安营布阵,哪里比得了后世这些精兵悍将,阵型之法不知更替了多少次。
“…..唉,说起来,本将尚在世时,要是能有阴神这般辩位之法,漠北一站,定能封侯…..”
看他仰脸叹气,说起他事来,陆良生嘴角抽了一下,“飞将军,还请说重点。”
“呵呵!”
李广反应过来,不由笑了笑,“本将心里感慨良多,说岔了,望国师不要计较。”旋即,方才说起他敌营之中,偶然遇上的四个人,身上有神位痕迹。
“本想让他们随本将一起回来,却不知怎的没跟上,不过此四人说认识国师,还很熟,不知是否真的?”
四人?
还在一众星宿军中?
陆良生和孙迎仙对视一眼,脑海里迅速筛选一个个认识的人物,片刻,定格在了四道身影相貌上面。
就连道人也想到了是谁,“那四个书生?!”
“对,本将见到的四人,颇为儒雅,确实书生打扮。”
还真是那四个家伙,饶是经历大风浪,陆良生都对这四个书生感到惊愕,怎么混到对方阵营里去了,还坐进了中军大帐。
“老陆,那四个家伙是怎么回事?”道人看着对面的阴神,倾斜凑近陆良生,低声问了一句。
后者也在想这个问题。
缠绵亿万大亨:女人,你被潜了
“飞将军说这四人身上有神位,那就是四个神位了,能同时得到……我记得不差话,应该是当初在海上与南天门四大天王斗法,剥夺了对方神位,可能对方法相炸裂,阴差阳错下,把神位落在这四人头上。”
陆良生顿了顿话语,喝了口茶水后,笑着摆了下手。
“此事就暂且按下不用理会,这四人从我出栖霞山赶考开始,虽然有时运气不好,但都能逢凶化吉,也算经历过许多事,他身在那方,心肯定也在这边,必然会做些对我们有利的事来。”
“真不用管?”
“四人吉人天相,应该无事。”
陆良生掐着指头算了一下王风四人吉凶,笑着应了道人一句,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回到房间继续画着那幅地形图,烛光里,蛤蟆道人已经趴在小床铺上呼呼大睡,便加快速度画完。
哦哦……哦喔哦……
鸡鸣响在远方,陆良生抬起头,窗外天色已蒙蒙发亮,搁下毛笔,收起画轴走出房门,来到厅堂神龛,将画轴烧尽,摇摇曳曳的火光之中,外面广场的一帮孩子少有的没在陆盼八人带领下沿着芙蓉池跑步,依着高矮、年龄排出两个方阵,安静的看着厅里传出的火光。
灰烬摇曳,随着穿过厅堂的晨风打着旋儿飘去窗外,陆良生点燃一炷长生香插去香炉,道人整理着道袍下来时,跟在陆良生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外面,李金花、陆老石、陆小纤背着行囊也立在不远,陆良生出来看他们一眼,目光随后扫过对面两个方阵大大小小的孩子,脸上泛起笑容。
中华上下五千年 向阳
“今日一早没有让你们绕湖跑,是不是有些意外?其实……是有更困难的事,要让你们去做,你们……该出去涨涨见识了,观里学到的东西,终究有限,想要更近一步的成长,需要你们自己去闯荡一下人间。”
“先生让我们离开长安,是怕那些神仙吗?”孩童里,也有年岁大一些的,懂得自然要多一些。
总裁令:女人哪里逃
也有稚嫩的童音在方阵里,脆生生的喊道:“我们不怕!”
“我们也会一点道法,可以帮先生打他们!”“我拳脚功夫可好了!”
一帮孩子七嘴八舌的在里面喊出各种话语,反而令得陆盼、道人他们眼角有些湿润,陆良生抿了抿唇,手在半空按了按,嘈杂的说话声,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外面那些神仙,是大人的事。”
陆良生这样说了一句,深吸口气后,脸上依旧挂着微笑,走过一个孩童,在他头上摸了摸。
“……你们现在还管不了,跟着孙道长出去长安,大一点的,可以自行闯荡,先说好了,不能做坏事,这是先生不喜欢的,另外,到了外面,碰上妖魔鬼怪,可不要心软,遇事一定要冷静,妖魔心狠手辣,阴险狡诈,到时候吃亏了是会丢性命的,清楚了吗?!”
舊愛難擋:傲嬌前妻別想逃
看着须发雪白,一脸老态的陆良生话语温和,不少孩子抬起手擦过眼眶,哼哼唧唧的哽咽哭了出来。
在待了几年,虽然八个大师傅有时候很凶恶,可在这里有着相同年龄的伙伴,一起通铺睡觉,一起做错事受罚,早就当成了自己的家,要是没有那些神仙下来捣乱,该有多好啊,所有人也都会在一起学习、一起玩闹、一起长大……
“不管先生这边如何,你们都要安心游历世间斩妖除魔,当然要是遇到好的妖魔鬼怪,不可胡乱打杀。”
叮嘱了几句,陆良生让他们检查了一下书本、笔墨符纸,看去道人,后者叹口气,朝那边孩童挥了挥手,“随我走了。”
乌泱泱的一拨孩童排着队列有条不紊的跟在孙迎仙身后走去下方山门,快到石阶时,忽然又停下来,朝这边负手看来的陆良生,齐齐跪去地上,磕下额头,换上往日先生不让喊的称呼。
“师父,我们走了!”
光義優心
“走吧。”陆良生沉默的挥了挥宽袖,待到人影尽数离去,这才走向父母妹妹这边,“原本想让爹娘就在这长安城里养老,看来眼下不成了,回到栖霞山后,代良生向诸位乡亲问一声好。”
知道儿子的职责,饶是泼辣多话的李金花此刻也不说什么,只是摸了摸儿子的手,一旁的陆老石叹口气,推搡一下妻子,拉着女儿还有外孙:“别看了,走吧。”
“爹娘!”
陆良生看着走去石阶的父母,忽然开口,上前拱起手:“爹娘……保重,这里一切都太平,良生就回栖霞山。”
老两口默默的点了点头,相互搀扶着一步一步走下石阶,陆小纤转过身来,朝还站在上方的身影喊了声。
“哥…..你也保重!”
拉起怀里儿子的手,摇了摇:“云儿,快给舅舅道别!”
女子怀里的小人儿还在瞌睡,睡眼朦胧的被母亲拉着晃了几下小手,趴去肩头继续呼呼大睡。
……
嘈杂的万寿观,忽然冷清下来,广场上,只剩下猪刚鬣、聂红怜,以及朱二娘,不过她不可能出城,只能在观里守着。
“我们也…..”
陆良生正开口,林间窸窸窣窣一阵响动,两道身影踩着树笼,树枝弯曲摇晃的瞬间,纵身跃下,一人豹头环眼,浓须大胡,背负木匣,另一人独臂持刀,戴着斗笠。
“陆道友,欲行大事,岂能没有我俩?”
渐露出云隙的阳光里,一左一右站立的正是燕赤霞、左正阳两人。
“好!”陆良生露出温和的笑容,抬手朝两人重重拱了拱,“你们与我旧识,在下就不矫情了,还请随我出城一行!”
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两人都笑了起来,也是重重一抱拳,齐声道:“同行!”
云间,晨阳正照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