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蓋世-第一千六十七章 異物橫行看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湮灭星域僻壤角落,一处荒寂冷幽的星空。
一棵接着一棵,数千米高的光秃秃灰色枯树,如放大千万倍的羽毛,飘曳不定。
如山一般巨大的枯树,透出一股腐朽,古老,寂冷的气息。
粗长的一根根树枝上,蹲伏着,悬吊着,众多的变异魔怪。
那些变异魔怪,有浩漭世界的所谓大妖,有外域星河的凶兽,更多的,则是各族族人的变异者。
每一棵这般的灰色枯树,枝干之上,皆盘踞着数千鲜活的变异魔怪。
它们血肉气息怪异,有的躯体留着脓液,有的残肢腐烂处,散逸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还有的眼瞳冒着绿光,似在找寻着什么。
可这些变异魔怪,却反常地没有相互厮杀吞食,安静的令人觉得诡异。
这样巨大的,奇怪的灰色枯树,竟有数十棵。
每一棵上面的变异魔怪,都是如此之多,都如此的诡异,比异族的正规军,看着都井然有序,等级森严,充满了纪律性。
似乎,有某种力量约束着它们,让它们遗忘了变异者的疯狂混乱特性。
咻!
一束月牙形态的银白电光,骤然闯入这一方荒寂星空,那是一艘造型优美,如月般的星河战舰。
——属于月夜族。
月牙状的星河古舰,有近百个血脉等级稀松,只是六级、七级的月夜族族人,为首的月夜族强者,也不过是三位八级血脉的战士。
这艘月夜族的星河古舰,只是途径湮灭星域,因为听说有场盛会即将在千鸟界举办,便不请自来。
刚飞射到湮灭星域,一位肩负哨兵重任的月夜族青年,猛地看到那一幅震撼心灵的画面,吓的整个人身体都僵硬了。
“我的天,无垠星河的强大变异魔怪,都被聚涌起来了吗?”
他讷讷低语时,顿时醒悟出不妙,急忙厉喝道:“撤退,快撤退!湮灭星域没我们想象的那么太平!”
他的惊叫声,让闭目凝神的其余月夜族族人,纷纷起身。
待到,他们也注意到一棵棵巨大的枯树,带着成百上千的恐怖变异魔怪,浩荡的飘曳在冷寂星河,也被吓的肝胆俱裂。
忽然间,其中一棵离他们最近的灰色枯树,树顶蹲伏着的一头通体赤红的凶兽,兽目内红光明耀,朝着他们看来。
那棵巨树,如一个巨大无比的蒲扇,猛地向他们乘坐的星河古舰拍打下来。
……
同样在湮灭星域边沿之地。
散逸着极寒雾气的蔺竹筠,在一个死寂了十万年的星辰,孤身飘荡着。
因不死鸟的降临,而众生灭绝的此方天地,还留有恢弘的城池,锈迹斑斑的巨石殿堂内,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十几根巨型的灰白柱中,有很多身形高大,一看就是巨灵族的异族尸身。
血肉枯竭,浑身透着浓郁的死意,蔺竹筠接近那些尸体时,都暗暗皱眉。
她知道,脚下的城池,属于古老的巨灵族。
因那只不死鸟,被众多十级巅峰强者围剿,死亡力量控制不住的爆发,造成了眼前的残酷画面。
一个巨灵族的国度,一个巨灵族的世界,因此而转瞬即逝。
她在追溯着那段过去的篇章,尝试着,看看能否有所发现……
明月 聽 風
突然间,她仰头去看。
没界壁的天穹深处,一艘月夜族的星河古舰,失控地撞击下来。
星河古舰呈现为月牙形态,上面到处都是血迹,似乎经历过一番惨烈的战斗,可却不见一个月夜族的族人。
轰!
战舰在远方的城外旷野坠毁,蔺竹筠犹豫了一下,化作一道冰光飞去,等她抵达战舰残骸,仔细翻查之后,确实没有找到任何月夜族的族人。
“湮灭星域,禁止各方进行私斗,这艘战舰却被袭击了。”
她暗暗沉吟,一缕缕冰莹的电光,从她体内飞射出来,将这一艘战舰残骸,每一处区域,以她独特的方式,进行更细致地探察。
“唔!”
一缕冰莹电光,接触一滩暗绿色血迹时,有浓郁的暴戾气血,渗透那一缕和她紧密连系的冰莹电光,试图冲入她体内。
在此之后,更多被她释放出去的冰莹电光,也接触到似蕴藏着独立意识的气血。
蔺竹筠首先想到的是排斥,是抗拒,想要以自己的力量抵触,可就在她打算那么去做时,她觉察出,被冰封着的气血小天地,像是因那些未知力量的冲击,有微微碎裂的迹象。
她迟疑了一下,突然改变了注意。
解决不了自身的问题,她难以在外域星河立足,很快就会走向死亡,左右都是一条死路,不妨引导未知的外力入体,看看有没有可能,重新获取一丝生机。
这般想着,她不再严加防备,而是任由那些不知道什么来头的气血,向她体内侵蚀渗透。
……
千鸟界的一个修炼室。
虞渊本体真身端坐着,呼吸绵长,手握两块剔透的灵石,汲取当中蕴藏着的,最精纯的灵力。
此方天地,灵气驳杂,且不够浓郁,他的黄庭小天地,需要不断充盈灵力。
除丹丸之外,纯度高的灵石,就是最佳的补充方式。
头顶半米处,他的阴神悬浮着,魂灵形态的阴神体内,有银亮的“阴葵之精”被他炼化着,洗涤阴神的杂念和糟粕。
本体前,七彩琉璃罐中,盛放着的珍奇“阴葵之精”,乃罗玥从恐绝之地带来。
那罐“阴葵之精”,是这一世的白骨鬼王,要罗玥带来给他的。
只在恐绝之地出产的“阴葵之精”,绝对是一等一的奇物,有洗涤虚幻魂体的奇效,和血肉体魄要伐骨洗髓,其实魂魄也一样。
很多时候,冥想,静修,排空杂念,就是对魂魄的洗涤净化。
可这种方式,和“阴葵之精”对魂魄的洗涤相比,效率低了太多太多,玄妙之处相差甚远。
感受着,点点的“阴葵之精”消融在灵体形态的阴神中,虞渊清晰地体悟出,他的阴神因此而变的纯净。
吞没炼化外域天魔,还有吸纳“生命祭坛”流溢的魂力,遗留在阴神中的微小异物,渐渐被“阴葵之精”给洗涤干净。
他的阴神,变得愈发轻盈空灵之余,还似乎更能抵御外力。
“再试试看。”
心念一起,他的阴神从这间修炼室飞出,扶摇直上。
不多时,他的阴神就破开千鸟界的界壁,到了污秽异能汹涌的外域,立即就知道诸多有害魂魄的能量,渗透了进来。
魂灵形态的阴神,因此思绪紊乱,灵体脉络拥堵闭塞,魂念凝滞,痛感强烈……
种种不舒服的反应,忽然爆发了,不过比起之前在“灰暗乐土”时,明显感觉更能承受。
“阴葵之精”果然妙用无穷,对阴神的淬炼,强大和提升,效果明显!
他暗暗振奋,就打算回归体魄时,突看到一个青面獠牙,身披古老甲胄的高大魂灵,飘然而至。
那高大魂灵,和他的阴神,面面相觑。
“虞渊!”
“天魔青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