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三百四十四章 此間無人可與我比肩,這就是我展示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慕泽看着祖地被封闭,不由得松了口气,这下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陆水的手缓缓落下,随即传出空灵声音:
“前辈想好借口吧,我这边需要的时间不短。
这里暂时没人进的来。
同样也出不去。”
“剩下的事交给在下,陆少爷不用在意。”慕泽立即说道。
说实话,陆水动手解决问题,是他没有想到的。
这已经很影响对方了。
至于借口什么的,他自然会想好,更不会影响到陆水。
慕泽话语落下,就看到路水身上再无任何力量,又变成了之前的普通。
仿佛刚刚都是他的幻觉一般。
毕竟他看不出任何的迹象。
不过路水的威能果然难以揣测,或许真的不用几个月,就能正面去挑战陆家几位长老了。
真是可怕。
……
起源石的空间中,陆水收回了手。
“外面也不是很安定,不过被发现了也无所谓,反正他们发现不了我。”
陆水不怎么在意那些人发现祖地的变化,也不在意他们知道老丈人有办法解决。
反正跟他无关就行。
至于其他的,就交给老丈人。
想来老丈人是不会卖他的。
毕竟也卖不了。
“阁下已经处理好了外面的事?”门对面的声音又一次传了出来。
陆水刚刚动手,是有力量波动的,对面感知到并不让人意外。
“是的,一些小意外。”陆水看着发光的门,继续道:
“你说你的名字不完整,这是是为什么?”
正常人会在说这种话吗?
只有一些特殊的人,会说这种特殊的话。
名字不完整,意味着名字就是那个人的一部分,无法分割。
所以对面应该不是个普通人。
“你听说过陆吗?”对面的声音传了过来。
本来坐在椅子上的陆水,愣了下。
他还真没从哪个活人身上听说过陆这个名字。
然后陆水有了进一步的猜测。
“你不会告诉我,你是陆的一部分吧?”陆水立即问道。
如果是,那么就能从对方这里得到不少消息。
但是很快陆水就蒙了下。
对面传来声音:
“不是的,只是感觉陆这个名字很重要,可是我又不怎么记得起来,所以想问问阁下。”
陆水:“……”
一时间他不继续想跟这个人继续交谈了。
不过对方能记住陆这个人,说明实力不差,而且也是陆那个时期的人。
一个活跃在真神时代的人,为什么会在慕家起源石对面?
“你记得陆多少东西?”陆水开口问道。
“好像是让我守着什么东西,但是具体是什么,为什么要守着,我记不起来。”门的对面传来疑惑声。
陆水能明白对方为什么要问陆的事了,只记得这些,确实会想知道陆到底让他守了什么。
“你现在在哪?”陆水问道。
对方既然什么都不记得,那就说明,有一定的可能就在守护之地。
当然,如果对方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那一切就都是谜团。
不过是片刻,对面就出来声音:
“我在迷都。”
“迷雾之都?”陆水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皱了下。
“不,是迷都。”对方纠正了下。
“迷都跟迷雾之都,有什么区别吗?”陆水问道。
迷都这两个字是在弑神名单上的,所以陆水还是有些在意。
可是按对方所说,迷都跟迷雾之都,好像不太一样。
剑一也只是让他去迷雾之都看看,说迷都跟迷雾之都有关系。
“迷都是迷都,迷雾之都是迷雾之都,两者有关系,但是又完全不同。”对面解释道。
陆水看着发光的门,低声问道:
“迷都是人吗?”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如果你想知道,需要自己去看看迷都。”对面的声音好像有些小声。
仿佛是信号正在逐渐消失。
陆水一时间没有说话,迷都貌似比他想的要特殊,但是想知道迷都,又需要去迷雾之都。
这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做到的。
而对方到底守着什么,陆水也无法知晓。
因为他没法去迷都。
是的,在陆水看来,对方应该就在迷雾之都内部。
不过陆水还是想要试着确定一下:
“你知道你所在位置的具体名称吗?”
听到这个问题,对面沉默了片刻。
随后才发出了一声叹息: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里是一个小岛。”
“那你有办法说出你的全名吗?”陆水问道。
对方给的位置,对陆水来说,没有任何作用,一座岛屿,这个世界得有多少岛屿。
而且对方的岛肯定不是普通的岛,那就更难找到了。
所以,知道不确定的位置,还不如知道准确的名字。
这也就有了找到对方的可能。
毕竟他最近遇到的,都是有关远古时期的东西,万一就有这个人的消息。
“并不能,我们只有在一起才是完整的,知道的事才能共享,不然我连其他部分叫什么,都不知道。”门的对面传来声音。
陆水皱着眉头。
居然是这种状态,修真界中,有这种人吗?
他一时间也没有想到。
上一世应该也没有遇到。
至于记载,倒是也有类似的,但是并没有这么夸张,而且形成的原因各有不同。
所以对方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一时间无法下定论。
如果让他研究一下…额,没什么研究的兴致。
对他没有任何帮助。
陆水没有再多问,时间剩下的也不多,先弄清楚对方跟慕家有什么关系吧。
“那么你想做什么?
据我所知,你一直试图联系外界,上次意外发现有人可能能够接到你的通讯,就不停的发出通讯要求。”陆水坐在椅子上看着门,眼睛仿佛透过了门看到了对面的人。
他一脸的平静,坐在那里从未担心过对面的人会突然开门冲进来。
“人类,你强不强?”对面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陆水突然笑了。
随后带着轻微的笑意,开口道:
“你是问现在的我,还是一年后的我?”
“有区别吗?”门后的声音有些疑惑。
陆水看着发光的门,看着这光芒比之前微弱的门,轻声道:
“现在的我,身处尘世间。
一年后的我,立于此间之上,无人可与我比肩。
哪怕真神在世。”
对面不信:
“这个世上不可能有这种人,古往今来,我从未见过。”
“打开你眼前的门,你就见到了。”陆水平静道。
“……”
最后对面也没法反驳陆水。
因为他发现,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其他人可以接收到他的通讯。
对方有这种自信,也是应该的。
陆水也没在意对方信不信,而是问道:
“那么我强不强,对你来说有什么区别吗?”
又是一阵沉默,随后陆水听到门对面的低语:
“能,能帮帮我吗?”
“解救你?”陆水问道。
对于这个,陆水倒是不意外,对方不停的请求通讯,表明自己没有恶意。
怎么看也是本身失去了自由。
“是的,我被困在小岛上不知道多少年,力量也在不停的被削弱。
我积攒着力量,寻找脱困的办法。
我等到了无数年,都没有等到任何契机。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这个通道,我的力量可以一直延伸到这里。
可是这里就是极限了,我只能在这里向外面请求通讯。
或者传输信息。”门对面的声音有些叹息。
陆水坐在椅子上平静的听着。
等对方停下后,他才开口问道:
“那么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或者说你知道能帮你连接外界的东西是什么吗?”
起源石是对方的媒介,如果说碰巧连接到这里,陆水不信。
这个人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封闭,而且难以凝聚力量的地方。
迷都,或者迷雾之都怎么看都不简单。
对方能够连接起源石,没有足够的渊源,是不太可能的。
“是什么?”门对面传来疑惑的声音:
“这里如同我身体的一部分,应该跟我的诞生有关。
哪怕我没有什么记忆,但是只要找到我身体缺失的部分,我就能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那么你是如何向外传递消息的?
在还没有知道有人可以接收到你通讯之前。”陆水问道。
他感觉起源石的由来,可能就跟这个人有关。
虽然慕家说这是他们先祖的东西,但是中途得到也可以是他们先祖的。
毕竟以前这个东西是个无主之物。
而陆水想问的是,门对面怎么选择传递消息的人。
先前有慕家的人,从这里领悟到不少的东西。
可上一世他知道的很清楚,除了慕家的人,其他人基本没有任何作用。
起源石仿佛就是慕家先祖留下来的宝物。
就是为了造福慕家后代子孙。
以陆水目前来看,对方应该不是姓慕。
而且慕家也不是源于远古时期。
或者说现在的所有家族,就没有哪一家是从远古时期延续下来的。
賀 新郎
哪怕是他们陆家。
陆水翻遍了陆家所有文献记载,就没看到陆家发家史有在远古时期蹦跶过。
“一种牵引。”门的后面传来肯定的声音:
“每次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总有机会看到一些跟我有一点牵引的人出现。
这种牵引源自于我的根本,但是很薄弱。
每一次看到的这种牵引,我就会试着去跟对方建立联系。
但是很遗憾,他们根本无法跟我建立联系。
无奈之下,只能试着传递东西出去。
传递的东西很多,我也不知道他们能接收到什么。
就是碰运气。
可是这么多年了,关于我的一切,那些人好像都没有接收到过。
我一次次来这里,一次次的传递消息,可就是没有任何来联系过我。”
听到这些,陆水大致就有了了解。
但是让他有些意外,对方跟慕家确实有一定的联系。
虽然薄弱,但是联系就是联系。
“你口中的源自根本,两者是什么关系?”陆水问道。
这个问题才是慕泽一直关心的问题。
陆水知道老丈人很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
所以陆水自然会问清楚,门对面那个人跟慕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类似同根同源,但是又有一定的差异。
有一定的可能诞生于同一个地方。”门的对面传来了不确定的结论。
陆水点头,也就说对方真就有一定可能是慕家先祖?
或者说慕家先祖,还真的不一般?
“你一直在联系他们,为的也是让他们帮你?”陆水看着发光的门继续问道。
“是的,这是我醒来之后,一直在做的事。”门后的声音又一次小了一些。
此时陆水看向房间,这里的房间也有有了一些变化,小了不少。
不过还能坚持一写时间。
“关于起源石跟慕家关系的事,已经问完了,看来跟上一世没有什么区别。
慕家起源石,并不会给慕家带来什么危机。”陆水低眉看着发光的门暗自想道。
这些东西问完了,他觉得就该问问对方的具体情况了。
好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一是这人跟陆有些关系,二是弄清楚这人是谁,会不会对慕家出手,这样老丈人也不至于太挂心。
虽然他不喜欢慕家,但是也得保证慕家不会遭受远古人物的伤害。
慕家正常兴衰成败,陆水不会插手,但是远古强者插手,属于不可抗力的危害,他需要拦下。
不为啥,就因为慕雪会在意。
三来,对方在迷都,或许能得到关于迷都的准确消息。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陆水对着门开口询问道。
如果对方都不知道要怎么帮他,那陆水就没什么好说的。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直接跨门过去。
“找出我这个地方,或者帮我找到另一部分,我感觉另一部分知道很多事。
又或者找到那个陆。”门对面传出声音道。
听到这些,陆水往后靠了靠,道:
“陆,已经死了。”
这个消息让对面的人愣了下,他好像在思索什么,可最后又思索不出来。
“说说你那个岛的特征,外加另一部分的相关消息。”看到对方沉默不语,陆水就直接问道。
他也想找到那个地方。
按照这个人说的,他在迷都,也在岛上。
岛等于迷都吗?
不见得。
“岛的具体很难说出口。”对面犹豫了下继续道:
“给我一些时间,我能你看到这个岛。”
“哦?”陆水起了兴致。
迷都他可一直没有见过,哪怕不是迷都,也应该是迷雾之都,能看一下,确实难得。
现在的他,不可能开门过去查看,也无法把目光投放过去。
实力摆在这里,还差很远。
但是身在对面的人,跟这个通道有足够联系的人,还真有做到的可能。
“拭目以待。”
……
陆水在等,外面的慕泽也是安静的等待着。
萬 千 寵愛
他把注意力都放在陆水身上。
现在外面他不需要理会,陆水的力量隔绝了一切。
不过慕泽依然有些担心。
隔绝了别人同时,也意味着断了他跟外界的联系。
如果陆水在这里出事,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毕竟他无法第一时间求救。
所以他必须看好陆水。
“希望不会有什么问题。”
慕泽无声自语。
慕泽在等陆水,而外面的慕渊以及慕姜也在等待着慕泽。
他们没有离开,只是站在力量隔绝的位置。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没有一点点消息的他们,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老三怎么突然有了办法?”慕渊好奇的问了句。
此时慕姜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她思考了下道:
“可能一直都有,只是没有行动。”
慕渊转头看向慕姜表示不解。
“今天中午唐依她们出门去了唐家,之后老三就来到了祖地,我刚刚好想到了一种办法,想要过来尝试,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慕姜解释了句。
慕渊点头。
也就说慕泽知道他的办法可能会奏效,也可能会有所危险。
所以才等妻女离开了,过来尝试。
之后他们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在等待着。
希望不会有什么意外。
这一等就等到了深夜。
慕渊他们依然在等。
外面的真武真灵也在等。
“已经凌晨了?”真武问了句。
真灵点头。
这次少爷外出太久,久的让他们有些慌。
他们都不知道少爷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让他们很难受。
不过慕家怎么看也没有什么危险,而且周围也没发生什么奇奇怪怪的事,这就说明他们少爷应该是做了什么比较耗时间的事。
最后两人只能继续等待。
希望少爷别乱来。
陆水的实力,其实已经强的离谱。
在担心陆水是否有危险的时候,真武真灵也在担心慕家会不会又没了。
————
唐家。
慕雪她们到了唐家。
她们径直来到了唐军的住处,也就是唐依父母的家。
雅琳顶着水云兽,抱着火云兽一路跑进宅子:
“外公,外婆,我来了。”
火云兽在雅琳怀里挣扎,它想要自己跑,它有腿。
但是挣扎不开。
水云兽安静的趴在雅琳头上,吐着泡泡,主人乱跑归乱跑,别摔它就行。
“慢点。”唐姨在后面叫了一句。
雅月才不管她这个妹妹,不过雅琳好像很喜欢抱着火云兽。
这下她都不用追着火云兽跑了。
“表嫂还有火云兽吗?”后面东方茶茶轻声的问慕雪。
慕雪看着茶茶道:
“要抱着玩?”
茶茶也不大,喜欢抱着小宠物玩是理所当然的事。
东方茶茶眨了眨眼睛,道:
“想抱着取暖。”
“……”慕雪轻声道:
“到了,别乱说话。”
这时候她们已经走进了宅子,而且唐军也抱起了雅琳。
东方茶茶立即闭上了嘴巴。
在别人家做客,最重要的是礼貌。
也不能给别人添麻烦,不能随便叫别人弟弟妹妹,说话不能太大声,吃饭不能浪费。
“爹。”唐依来到了唐军面前,叫了声。
她好久没看到自己的父亲了。
她在慕家经历了好多。
最近心路历程最为波折,她放下很多。
“舍得回来看看老人家了?”唐军看着唐依说了句。
带着一丝丝的责怪。
不过只是一丝丝而已。
慕雪她们自然也是打了个招呼。
之后唐军就带着人往里面走去。
“你娘是突然病倒的,一时间还没有检查出来。
我已经去岛内找一些长辈了。”唐军说道。
他们一家因为唐依嫁的好,所以在唐家还有些面子。
不然也不会在这里,有这么大的宅子。
“那外婆现在还好吗?”雅月问了句。
“不太好。”唐家脸色有些不好看。
慕雪在一边能够看到清唐军的脸色,她一时间就知道问题并不乐观
“看来很严重。”慕雪心里想着。
不过具体是什么病,她现在也不敢肯定。
看到了应该就能知道。
以她的实力,应该能帮上一些忙。
唐依也听出来了,她没有出声,而是往她母亲住处走去。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陈云养伤的房间。
“雅月,带你妹妹去厨房找点吃的,大晚上的肯定饿了。”进门前唐军开口说道。
“啊?”雅月愣了下,然后立即点头:
“好。”
听到这句话,唐姨的脸色就更不好了。
慕雪也有些惊讶,这比她预想的还要严重。
等雅月带着雅琳离开后,他们就进了屋子。
一进去他们就闻到了药的味道。
接着看到了里面的床铺,床上躺着一个人。
慕雪望了过去。
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那是一个女子,脸色苍白不见血色,皮肤干涩如同身体干枯。
现在的陈云仿佛在靠近干尸,完全没有以往的端庄秀丽。
这….
难怪不让雅月跟雅琳看,慕雪心中震惊。
而且在她的目光下,她能看到陈云身上的生机在快速的流逝,如果不解决问题的根源,最多坚持一个月。
“爹,我娘她….”本来有心理准备的唐姨看到这一幕,也是愣住了。
唐军没有说话。
唐姨立即来到床边。
慕雪跟东方茶茶也跟着过去。
“现在你娘睡着了,醒着就是受苦,所以别吵醒她。”唐军低声道。
就几天,几天就变成这个样子。
他也手足无措。
请了多少人,可是没有丝毫作用。
只能去找最厉害的一些人,可是他们也不能第一时间来。
“唐姨,能让我把脉试试吗?”突然间,慕雪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很小声,但是没有人听不到。
唐姨错愕的看向慕雪,就是唐军也有些意外。
据他所知,慕家慕雪唯一的特殊就是陆家未婚妻。
她本身已经是普通人了。
******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诸位姥爷还有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