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族之劫》-第907章 都不閒着(萬更求訂閱)熱推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此刻,苏宇迅速跟上了死灵之主,前方死灵之主跑的贼快。
而苏宇,却是飞速跟上,有些埋怨:“为何要斗出真火?”
演戏而已!
“关你屁事!”
死灵之主冷笑:“本座纵横天地,从未一败,一个空也配让我受伤?不杀他,已经是给他面子了!”
“脾气火爆了!”
苏宇摇头。
败一场又咋了?
咋就这么刚呢!
你看看,再打下去,你得栽大跟头!
死灵之主冷笑,“脾气火爆?搁在过去,早就打爆了他全家!”
苏宇劝道:“气大伤身,想对付这些家伙还不简单?硬拼多不好!”
“本座可没你那么胆小!”
“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苏宇眯眼笑道:“这叫该蛰伏就蛰伏!”
死灵之主也不和他辩,问道:“解决了?”
“差不多了!”
死灵之主心惊,还真解决了?
这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门感受到了吗?”
“不清楚,感受到了又如何?”
苏宇不以为然:“这次你一闹,门内就算知道法出了事,谁敢出来?就算出来了,出来了说话就有人信?你这几天别搞事了,等待禁地之会就行!”
死灵之主忽然怒了:“本座有你能搞事?”
艹!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
说谁呢?
老子在这扎根无数岁月,打了几次?
无赖折花 余雪炎
你这孙子来这几天,打了多少次?
本座只想着安心等待天门开启,回去双天彻底融合,你倒好,你是天天搞事情!
先杀了落魂谷主,弄死了魂主,干死了魔祖,现在把法都给搞死了,还盘算着七天后的禁地之会,你这孙子,你说,到底谁在搞事?
苏宇辩解:“我是有目的的,不是逞英雄!”
“滚蛋!”
死灵之主暴怒:“滚!”
苏宇也不在意,看了一眼永生山那边,盘算了一下时间道:“我差不多得走了,赶时间,七天后再见,见机行事,到时候我会露面,不露面不合适……就这样!”
他说着,腾空就要离开。
死灵之主微微皱眉:“我他么答应七天后要去了吗?”
苏宇没理,瞬间消失不见。
“……”
你祖宗!
死灵之主暗骂一声,什么意思?
……
苏宇没管死灵之主,再说。
来不来的,该做都得做,何况,苏宇相信他会来,在这大乱的时代,作为霸主,死灵之主不会坐看风云的。。
这一次,也许来的人超乎想象的多。
从未出现的石,不下山的穹,刚被击退的空……
还有,谁是人门在天门中最强的代言人?
黑月这边还没来得及处理……何况,黑月知道不知道?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黑月还不能贸然杀,杀了,那位人门的代言人也许就知道了。
谁才是人门在这的老大?
石……这位没出现的顶级存在,倒是嫌疑很大。
苏宇一个个念头浮现。
快速飞行了一阵,他已经看到了永生山,此刻的永生山很安静。
当苏宇落下,六大脉主人人带伤。
看到苏宇回来了,几人急忙躬身,苏宇沉声道:“法主回来了?”
回来了。
六大脉主同时接话,很快,雨脉主急忙道:“法主说,他受了伤,还需要镇压天地,等待几日后的禁地之会……所以山内一概琐事,都交给日月脉主负责!”
“那三个家伙呢?”
“已被击杀!”
苏宇有些意外:“动静不大,我还以为没死逃了呢。”
“多亏了法主!”
雨脉主急忙道:“拳圣差点逃了,是我们实力不济,还是法主刚好回来了,万法域一出,锁定了对方,击杀了对方!”
文王受伤不轻,不过对付拳圣这位也受伤不轻的家伙,还是轻易格杀了对方。
此刻,六大脉主,欲言又止。
苏宇皱眉,“有事要说?”
雨脉主想了想传音道:“日月兄,文钰已经被镇压……同时被镇压的还有武王。另外,法天也被镇压……之前我们禀报了一番,法主的意思是,一切不需要我们操心,全部交给日月道友来处置……那法天这边……”
苏宇看着她,疑惑,你要求情?
也不像那种人啊!
“你什么想法?”
“日月兄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圣地……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想法?我永生山是否要回归天门?日月兄接下来会不会……在永生山扎根,或是……”
苏宇摸着下巴,思考了一番,笑道:“你们是怕,我在这的时候,弄死了法天,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不管了,你们要倒霉?”
对!
就是这意思!
怎么说,这也是法主的儿子,现在被镇压了,虽说是苏宇干的,可大家知道,他身份不一般,他要是走了,法主迁怒他们怎么办?
这一次法主回来,和之前也有一些不同了。
还有,这日月实力不一般,恐怕有31道之力,也是一位顶级存在,否则,哪怕法天草包了一点,那也是30道强者,被他一掌拍的吐血!
到了这时候,其实六大脉主想法很多。
很多很多想法!
比如,日月是圣地的高层?
比如……这日月压根就不是什么圣地的人,而是……不敢去想的存在!
又或者其他!
总之,这些事,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解决范围,所以几人都不去想,包括镇压了文钰就可以了,为何要镇压武王,而不是击杀?
给自己留后患吗?
文王是死是活,也没任何交代。
还有,法主受伤……这个伤势到底是重还是不重?
如此种种……几人不敢去猜测。
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行了!
到了这地步,永生山的局势,其实几人看不透了!
真的看不透!
哪怕他们就是永生山的高层,可法主回来了,二话不说,大权全部交给了日月……又是什么情况?
法,可不是那种人!
此刻的他们,还没去想法都换了人,因为毕竟是禁地之主,强大无比,真出事,动静不会小,不过被死灵之主他们一闹腾,这边动静不大。
法要是死了,大家觉得还是不可能的……也许法主是有别的心思?
反正,无论如何,这一刻,几人都是有些慌张和着急,不知未来如何。
苏宇笑了笑:“怕什么?等法主融合了文钰,一切自然都不是问题!”
说到这,苏宇幽幽笑道:“你们管那么多干嘛?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找麻烦的,几位放心好了!”
苏宇笑了起来:“只要这一次禁地之会成功了……法师叔成了门内最有权势的存在……什么大势力……都无需担心什么!”
他的话,几人越来越难理解了,但是听出了一点意思,这一次成功了,永生山可能会成为一方超然的存在!
“属下知道了!”
几人急忙点头,此刻,也是人人带伤,这一次为了击杀三大强者,还有之前为了对付文钰他们,他们受伤不轻,而且还死了一些人!
六大脉主倒是没死,一等存在,却是死了两三位,一等之下的,死了一二十!
对这些,苏宇不关心。
死了就死了!
在门内,他天地中续接大道的存在都死了一些,上次他寂灭,有人承受不住大道瞬间寂灭的代价,被冲击的自爆了,苏宇也没在意。
这里就是如此!
规则就是如此!
这里就是个血淋淋的世界,末日!
所以,苏宇一点也不喜欢这里,而他,也不希望万界成为这里,哪怕万界也有无数丑陋甚至是丑恶,可比这里好多了。
在万界,哪怕万族,这些敌人,其实也讲感情的。
友情,亲情,种族情。
天古他们为了种族,可以下跪求饶,可以远走他乡。
仙皇这些人,为了维系反抗力保存最大,可以为了平日勾心斗角的存在断后断道。
而在这,只有自私!
完全没有任何感情,日月算是苏宇见过的,最讲信仰的存在了,其他人……谁强谁是爹,甭管这个强者,是不是杀了你之前的主子!
就算现在,苏宇告诉六大脉主,我把法给杀了……这些人大概率是这样的,“爸爸,收下我吧,杀了就杀了!”
当然,剑尊那边,其实还是疼儿子的,也算是少数了。
天穹山也算异类,天穹山主因为剑尊的事,几次默认了苏宇借力,对剑尊,还算不错了。
……
苏宇看着六大脉主,也没再说什么,开口道:“收拾一下,还有几日就是禁地之会了,别让人看了笑话!”
苏宇淡淡道:“还有,所有战死的存在,大道之力全部击碎了,填入禁地!法师叔受伤了,恢复一些算一些!”
“诺!”
几人急忙点头。
苏宇想了想问道:“那三个人门强者的具体资料给我一份!”
“诺!”
苏宇点头:“我去看看法师叔……另外,封锁禁地七日,不到禁地之会开启的日子,任何人不得出入,违者杀无赦!”
“诺!”
几人应声。
苏宇很快朝永生山巅飞去。
等他离开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死脉脉主忽然传音道:“几位……”
几人瞬间看向他,死脉脉主沉默一会,传音道:“没事了!希望……法主没事!”
几人脸色微变。
这一句希望……意味深长!
法主……
他们回头,朝山上看去,都没说话。
法主不是只受伤了吗?
吞了文钰,应该很快可以恢复吧?
可死脉脉主的话,却是有些意味深长了。
死脉脉主没再说什么,只是,背后隐约有冷汗渗透,不说了,也没什么可说的。
法主……还是法主吗?
他其实不敢去想!
他算是老资格脉主了,很老的存在了,法主的气息,法主的样子,法主的一切,他都熟悉!
他掌死道!
他比冥土这几位修炼死灵大道的强者还要早,资格还要老一些,死气,对生机感应的其实极其敏锐!
回来的法主,生机不对!
不是受伤导致生机溢散,那不是,而是……生命力的一种体现,显得有些特殊,不再是那种阴气沉沉的感觉,门内的存在,无论多强,其实都有些灭亡的味道!
都有股破灭的味道!
可回来的法主身上……其实没有!
而日月身上,其实也没有,但是之前,他觉得是因为对方来自圣地,是圣地强者,也许有些特殊,毕竟这位看样子在圣地地位不低。
可是,此刻看到法主身上的那股淡淡的死气也没了,其实死脉脉主就吓到了!
他不敢去想!
太可怕了!
哪怕对方伪装的再像,甚至用万法域击杀了拳圣,其他人笃信,他也不敢相信。
……
万法殿。
苏宇进门,大门敞开,文王没有保持法主的样子,恢复了本来的样子,有些虚弱,看向苏宇,笑了笑。
“没和你妹妹多聊聊?”
苏宇意外。
文王轻笑道:“有的是时间,我将万法册给了她……你其实也可以吞噬,但是我没给你,还望不要介意!”
苏宇摆摆手,无所谓这个。
他是可以吞噬,而且吞噬后可能会冲击一下更多的大道之力,可是,他来就是为了救时光师的,吞了天地算怎么回事?
文王叹息一声:“蹉跎数千年……万界过去了十万年,若不是此次你出手……岁月催人老,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苏宇笑道:“不老吗?”
文王顿时笑了!
苏宇在案几旁坐下,丢了一瓶酒过去:“你妹酿的,味道不错,我多要了几瓶,一起喝一点,以前不喜欢喝,现在都是有些喜欢上了!”
文王接过酒,笑道:“她的确擅长这些,你以前见了我们,多少会喊一声前辈……而今,怎么提及她,一直你妹……”
总觉得苏宇在骂人!
苏宇喝了一口酒,笑了笑:“当我千辛万苦地来救她,她在吃羊排的时候,我对她的敬仰就化为一腔怒火了!还前辈……前辈个屁!”
苏宇咬牙切齿:“我能忍着没打她一顿,那是给面子!”
文王失笑:“她一直如此没心没肺,对我也是如此,我在此地盘旋数千年,不也是为了救她,结果刚见面,要走了万法册,就把我赶走了……”
说着又道:“不过她并无恶意,心地善良,从小就爱护花花草草的,连一条狗都舍不得杀……”
苏宇纠正道:“花花草草是星月鼓动她栽的,方便杀了人,杀了万族,把尸体埋了给花草当养料!喜欢肥球,是因为肥球是个能干的狗,可以给她打下手做饭烧菜……我看她就知道吃,死的时候大概都忘不了吃!“
“……”
文王失笑,点点头,喝了口酒,开口道:“我肉身崩碎,靴子破碎,我恐怕无法再接引天地之力过来了,不召唤天地,我现在能维持31道已经很不错了……你接下来的计划,我恐无力参与!”
一声叹息,有些惆怅。
苏宇当初带来的靴子,这次崩碎了。
肉身也受创严重!
之前还能和32道较量一下,现在真遇到了……大概率没办法匹敌了!
“无所谓……文钰吸收了天地,哪怕法消耗掉了七成天地之力,但是都可以快速补充回来,不说36道,恢复到了巅峰,35道还是有的吧?”
苏宇笑道:“那时候也不需要你了!”
文王苦笑一声,有些无奈。
娇妻如梦行 快乐的小二
继续喝着酒,喝着喝着,笑道:“你之前录制的那影像……”
“什么?”
文王一声叹息:“何必呢!”
“啥玩意?”
“……”
文王无奈,很快又笑道:“罢了罢了,我不承认是我,那也无所谓,没人会相信的!”
苏宇点头:“一般人说出去,没人信,可我不一样,我是有公信力的!”
“……”
文王再次失笑,也不说什么,喝了几杯,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联手各大禁地,文钰当老大,带领咱们杀人皇,屠文王,灭万界……”
“想的简单了!”
文王还是开口道:“其他人不好说,但是,空这些存在,你觉得会听话吗?”
“那你的意思呢?”
苏宇看向文王。
文王思考了一下道:“而且最后还是要经过门那边的,不搞定门,其实冒充起来,迟早会被戳破!这次禁地之会,我的建议还是不要打持久战,而是捞一笔就走!”
双龙战纪
苏宇微微皱眉。
文王又道:“另外,摸清楚天门的实力,也是关键!还有一点,别忘了另外两门的存在!”
他看向苏宇:“我的想法是,最好还是给三门制造一点冲突!”
“三门开启在即,你不是拿下了那黑影吗?”
他沉声道:“若是能收服他,冒充人门使者……其实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苏宇眼神微动:“你的意思是?”
“文钰冒充法,天门的代言人!你冒充人门的代言人……人门在这应该有一位真正的代言人,但是,对方未必敢冒头,真冒头了……谁肯定他就是人门的代言人?谁规定人门的代言人只有一个?”
苏宇皱眉道:“可我和死灵之主现在冒充一家人的,我再说我是人门的人……”
“那又如何?”
文王不以为然:“死灵之主和人门有一些瓜葛,那也是正常事!”
文王又道:“我们的目标,其实现在不单单是消灭天门中的一些强者,还有一点,让三门对峙!尤其是人门,天门还不能受损太重,损失太大了……人门你理解吗?强者有多少?超等有多少?人门其实也有些忌惮天门的……但是咱们把天门的强者给霍霍完了……那人门倒是开心了!”
文王继续道:“此次的禁地之会,我看,少不了人门中人!还有,天门这边,我看未必只有法一人!”
苏宇点头,也有可能。
日月倒是没说太多,实际上他对这个层次的存在,了解也不是太多。
文王又道:“还有一点,这次能化解一下死灵之主和大家的矛盾,其实是最好的,死灵之主被排斥,主要一点,是和万界有一些纠葛……但是,若是他也成了人门中人,大家一起对付万界,那反而没太大的冲突了!”
至于之前杀的人……废话,杀的又不是他们,人都死了,谁还在乎?
苏宇摸了摸下巴,笑了笑:“人门……也是,人门太神秘了,到处安插人手,文王觉得,这些禁地之主中,有多少是人门的属下?”
“不好判断!”
文王叹息:“我对人门了解也极其少!”
三门中,人门最神秘!
就没听说,谁是真正的人门中人,大多都是代言人,被人门蛊惑的,或者给出了一些好处,为人门卖命,但是,人中真正的存在,谁见过?
两人正说着,地下,一人冒了出来,武王看到苏宇,哈哈笑道:“苏宇,我摆脱你了!”
苏宇看了他一眼,也没在意,随意道:“你彻底摆脱了再说!现在……有点类似于时光长河的纳道入体罢了!还有,你和文王现在难兄难弟,都是刚入31道左右的实力,我看,也许大战都用不上你们了!”
两位老人对视一眼,有些无力。
31道……用不上我们了!
这话,太扎心了!
苏宇不管他们,摸着下巴道:“还有,这一次,最好把天穹山主给搞出来!我要和人皇那边沟通一下,他实力下滑的太厉害了!看看能不能捞点好处,让他恢复……这次杀了不少人,看看能不能给他补补大道。”
“大哥那边,其实不用太担心。”
文王倒是不太在意:“他既然回到了万界,那恢复实力,问题其实不大,他在地门中也有一些安排,地门那边,也会为他输送一些资源!”
说着,文王又道:“他现在一天到晚开着门户,和天穹山主唠嗑……天穹山主最好小心点,别着了他的道,还有,你觉得天穹山主几次借力给你,真的只是意外?”
苏宇一愣。
“有可能是大哥的影响!”
文王笑道:“潜移默化的那种,其实很可怕!大哥的道……哪怕我,也不愿意过多招惹!天穹山主要是傻乎乎的一直让他开着天门……那等着吧,迟早要出事!他的大道,润物无声,不是强制性的影响,而是一点点地去渗透!”
苏宇微微一惊:“别说,我还真听人说,最近天穹山主一直开着天门不说,还抱着一个大印……嗯……”
苏宇吸气了!
我去,不会是人皇印吧?
若是人皇印,我的天,这可是人皇天地核心啊,全是责任大道之力,我勒个去!
要是如此,哪怕天穹山主强大,可一天到晚地都接触,还是最浓郁的核心部位……这迟早会受到影响的!
说实话,苏宇对人皇的大道之力也含糊的很。
文王更是怕的不敢说自己天地藏在哪!
如今,有个傻子,一天到晚地给人皇输入这种力量影响,那天穹山主这几次没对苏宇出手,也许真不是单纯的因为剑尊,还有可能是不知不觉地被影响了!
此刻,文王也笑了:“以大哥的性格,现在虽然无法插手门内的事,但是既然对方给了方便之门,那他大概也有心影响一下他……我看,这天穹山主这么下去,自己有些悬!”
苏宇笑了:“那还真是……无话可说了,怪不到谁,他自己非要开的,不过我想,他拿的应该不是人皇印吧?”
敢拿这个,才是真的找死了!
“人皇印其实影响不大的……”
苏宇摇头:“别提了,人皇印都成人皇天地核心了,你说影响大不大?”
“……”
这下子,文王都有些抽抽了,半晌才道:“那天穹山主要是接了……还真是……真是找死了,大哥的实力很强,力量本质很高,哪怕受伤了,也能影响到对方的!”
这一刻,两人对视一眼,都默默同情了一下穹!
不会真的拿人皇印在玩吧?
这个,真不好玩!
……
与此同时。
天穹山。
天穹山主继续把玩着人皇印,最近他和这枚大印,那是形影不离,一直在研究。
此刻,又研究了一阵,开口道:“我觉得,这大印可能真的是万道石打造的,你从哪弄来的?还有,这大印中的力量,不太像气运之力……”
说着,他有些疑惑道:“你这人皇印,不太对劲!”
人皇好像在忙别的事,过了一会才回话道:“什么不对劲?”
天穹山主皱眉:“隐约有股特殊力量影响我……”
人皇不在意道:“一直就有,人族的气运之力和使命之力,你用久了,就自然产生一种感觉,人族和我是一家人……这也是人皇的责任!要不然,你以为谁都能当人皇?”
“原来如此!”
天穹山主了然,有些意外道:“我说呢,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持有这枚人皇印时间久了……会自然对人族产生一些好感?”
“那我怎么知道,我一直深爱人族……我这大印只有我用,别人又没用过,我怎么知道你对人族有没有好感?”
说着,人皇急切道:“你少废话,万道石我夺来了,你把大印还我,我给你万道石!”
“急什么!”
天穹山主不乐意了,“本座难道摧毁了此物?”
天穹山主说着,淡淡道:“再盘玩几日,过些时日还你!对了,你这大印之中,好像还蕴含了不少大道之力,是你自己的大道之力,还是万道石自带的万道之力?”
“废话,我能告诉你?快点,换回来!我之前和你说好了……”
“不急!”
天穹山主淡淡道:“你一直这么着急,是怕被我发现了什么秘密?”
“……”
人皇好一会才回话道:“我现在忙,没时间理会你,我忙完了,你和我交换回来!”
“你忙你的!”
天穹山主摆摆手,懒得继续和他说什么。
此刻,继续研究着大印。
这一枚人皇印,他觉得很神秘,至于那股特殊的力量,淡淡的影响,他也不是太在意,人皇印拿到手,天然会对人族有一些好感……正常!
要不然人家怎么是人皇?
……
而这一刻,万界中。
人皇真的很忙,当然,忙里偷闲,还是骂了一句:“白痴!”
我让你不给我,你继续拿着吧!
迟早有你哭的!
苏宇那孙子都进入32道了,最近他特别忙,忙着恢复实力,忙着整顿万界,忙着提升所有人,忙着到处乱转。
忙碌了一阵,人皇迅速飞向地门。
地门,隐约有些复苏了。
此刻,当人皇飞的靠近,地门隐约有些波动传出,人皇辨别了一下,笑道:“行个方便,开个缝隙怎么样?老地,三门中,我看你最弱,你很危险啊!而且看你的样子,之前就可能被人伤过,当年我们轻松就打出了裂缝……你太惨了,要不合作一把?”
地门微微波动了一下,人皇笑道:“没事,你没考虑好,那没什么,对了,行个方便,最近我的人要进入一些,我有空的话,我自己也进去看看。你自己开,咱们好说,你不开……咱们也好说!我最近实力恢复了不少,打强者难,打你……也难,但是能让你难受!”
地门好像沉默了一会,很快,再次有股淡淡的波动溢散。
人皇又辨别了一阵,笑呵呵道:“没多少人,三五十位规则之主罢了,进去玩一圈就出来!不要拒绝啊,天门和人门,我打不到……你这边,信不信我一天到晚带人来攻打?”
地门不再传出波动。
伫立在万界,有好有坏。
好处就是开门方便,坏处就是……挨打也方便!
而人皇也没理他,迅速消失,他还有别的事要忙,苏宇那边搞出的动静不小,他可不能闲着,起码在苏宇他们出来之前,把万界这边安排的妥妥当当!
很快,人皇抵达下界。
“蓝天!”
“在!”
很快,蓝天身影浮现。
有些疑惑,人皇找自己做什么?
“交给你一个比较艰巨的任务!”
蓝天笑道:“人皇请言!”
“去找武皇,让他把天门开启,给你捅一下……”
“嗯?”
蓝天一怔,你说啥呢?
人皇解释道:“你去找他,将天地之力渗透进入他的天门中,他的天门就在真天门附近!你没事就去溜达溜达,那边最近乱,没人会贸然过去!你的天地之力渗透过去,就一个任务……骚扰真天门!没事就天地之力渗透一下!还有,可以的情况下,可以冒充一下苏宇……万界的苏宇!”
“另外,一旦那边有剧烈波动,爆发战斗,你就使劲给我渗透天地之力……”
蓝天顿时笑了,“苏宇在里面搞事情了?”
“当然!”
蓝天了然:“放心吧,没问题,我哪怕不降临,也会搞点事出来!”
大概懂人皇的意思了!
人皇又道:“还有,把书灵喊上,真有需要,把书灵给我传输过去!文老二恐怕有些力有不逮了,我看了一下他天地,之前苏宇传输过去的那双鞋,恐怕碎了……”
人皇想了想道:“禁地之会,法可能被干掉了,老二的天地震荡就在那时候……”
他结合内外,别看不在场,也推测出了许多东西,但是现在没人说法被干掉了,那大概率是准备冒充了。
可老二的靴子碎了,实力恐怕不够用了!
得把书灵弄过去才行!
蓝天不断点头,问道:“还有别的吗?”
人皇沉思一下,开口道:“暂时就这些,等有需要我再通知你,还有,记住了,主要目的是骚扰真天门……对方一旦爆发,你就迅速逃离!”
“明白!”
多有趣啊!
蓝天最近除了稳固实力,正好也闲着呢。
人皇也不再说什么,迅速消失在原地,而蓝天笑了一声,也迅速逆流而上,去找其他人了,如今,那些人距离此地也不远了。
这代表,很快三门都要开启了。
PS:最后一天双倍月票,有票的都投一下啦,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