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七章:底線 有還是沒有展示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混乱城。
零落微光 琉璃冰火
城主府之中。
陈六合还有多宝两个人,此时这个坐在大厅之中,安静的喝着茶叶。
而云霄和赵公明二人,则是在城主府的宝库之中起了争执。
“师妹咱们真的要把这些东西给外面的那两个人吗?”
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师妹云霄,又看了看那满库的宝物,赵公明一脸不舍的说道。
毕竟这些东西,可都是他这几千年的时间里一点一点收集出来的。
本来他还想凭借这些东西回截教之中,多换点修炼物资呢
结果现在自己的师妹竟然说要把这些东西要送出去。
倒不是赵公明不舍的这些东西。
要是自己这个师妹说要用,他肯定二话没有的送出去。
别说是这些了,就是再多他都不心疼。
但是要送给外面那两个不认识的人。
赵公明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到了现在为止,他连两个人的身份都不知道呢。
就这么送出去,他是真的有点不舍。
而云霄看着自己这个大兄满脸心疼的样子,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心说咱们截教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对面要是真的拿了,她也有方法找回来。
“大兄你放心吧,这些东西不会白给出去的…..”
下一刻云霄看着自己的这个大兄解释了起来。
…….
另一面
大厅之中的陈六合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看着自己身边的多宝,一脸笑意的说道:“多宝刚才血河老祖那里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多宝和血河老祖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陈六合敢肯定的是,那血河老祖肯定是和多宝说了些什么。
毕竟刚才多宝明明就能一招制敌。
结果非拖了这么长的时间。
要是不说点什么,陈六合都不信。
总不能是这两个人惺惺相惜吧。
要是惺惺相惜的话,多宝最后也不会打死对方。
“前辈您是怎么知道的?”
而多宝在听到陈六合这句话的时候,则是瞬间愣在了原地。
他记得当时打血河的时候,自己和前辈中间不是被大阵给遮盖住了吗。
怎么自己这里还没说呢,前辈就知道了。
他本来还想给前辈一个惊喜呢,结果现在惊喜没了。
看来第二本经书的计划泡汤了。
那可是自己的机缘啊,等前辈下一次给自己经书,又不知道要拖延到什么时候了。
想到这里,多宝的脸色瞬间灰了下去。
“我当然知道了。”
而陈六合在听到多宝这句话的时候,则是瞬间露出了笑容。
同时心说自己其实就是想诈你一下。
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说了些什么,既然这样就继续说下去吧。
“那说一下,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吧。”
下一刻陈六合撇了撇茶盏之中的茶沫,声音低沉的说道。
“是,前辈。”
而多宝听到这句话之后,瞬间的站了起来。
“前辈据这血河老祖说,他和一位叫冥河老祖的有着很大的关系……”
“冥河老祖?”
陈六合在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
这个名字他好像在那里听说过一样。
好像是上次见到玄都的时候,系统提到过这个名字。
想到这里,陈六合猛地摇了摇头。
心说管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反正和自己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这血河人是多宝杀得,封印也是之前多宝封印的,就算算账也应该算在截教之中。
对,就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陈六合更加坚定的点了点头。
而且他关心的可不是血河老祖的人际关系,他关心的是多宝后面说的宝物是什么宝物。
…….
而此时。
多宝口中的冥河老祖正在和圣人后土对坐于冥河之中。
冰冷而又空旷的大殿之中,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身影。
“冥河,你刚才说我大兄共工还活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下一刻作为圣人的后土直接表情冰冷的说道。
往日里她看冥河老祖是冥界之中的先天生灵。
又没惹过什么事情,所以就不是太愿意搭理对方在冥界的行为。
但是今天对方要是敢用共工大兄的事情骗她,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虽然自己是用天地宏愿的特殊方法成圣。
但是在这地下的世界,她就是货真价实的圣人。
只要六道轮回不毁,她就永远的存在。
这冥河真拼实力,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到时候就算冥河被打没了,她也能再创一条。
抗日之雪 沧月傲
这就是作为圣人的底气。
而冥河老祖看着对面的后土,则是暗笑了一声。
心说自己要的就是对方的这个状态。
其实自己那个傻弟弟死了,他根本就不是很在意。
他要是真在意的话,在几千年前感受到自己这个弟弟被困的是时候,他就出动了。
现在死了就死了吧,就当是少了一具分身。
而且要是今天和后土把事情谈好了。
那什么分身不分身的,就不重要了。
自己到时候本尊出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这次洪荒之中的大机缘他也是感觉到了。
“后土圣人你可知道,祖巫共工和妖皇东皇太一的关系不一般。”
下一刻冥河老祖抬了抬手,一壶茶叶瞬间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身前。
随后一团白色冥火出现,瞬间将茶壶给架了起来。
而后土在听到对方这句话的时候,瞬间愣住了。
大兄共工和东皇太一的关系不一般?
要是在巫妖大战刚结束的时候她听到这句话,绝对会将面前的人给一巴掌拍死。
毕竟要不是和东皇太一对战,自己的大兄也不会战死。
要是自己的大兄不战死,巫族也不会这么快的战败。
后来更不会死那么多的同族。
但是现在她却是冷静下来了。
这到不是她不计较了。
而是当年在巫妖大战的前夕,共工曾经单独和她嘱托过一些事情。
大体上的意思是。
要是巫族战败的话,可以去找东皇太一求情。
到时候对方会给巫族一条活路的。
但是当时大战结束的时候,她正在气头上,而且东皇和自己的大兄共工一起陨落了。
这也就导致她最终都没能明白大兄共工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今天这冥河老祖又一次提到了东皇那个人。
这让她尘封已久的记忆,再次的被唤醒了出来。
“你是从哪里听说这个事情的。”
下一刻后土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对方这句话,而是反问冥河是从那里知道的这个事情。
毕竟这件事可没有多少人知道。
弄 清 風
至少巫族里面就她一个人知道。
她相信即使是妖族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
毕竟这件事情,在当时是不能被宣传出去的。
可这在冥界之中的冥河老祖,是怎么知道的。
而冥河老祖看着后土的那个反应之后,则是在心中默默的点了点头。
虽然对方什么都没说,但是他心里也是有底了。
毕竟有时候不说话,比说话更有说服力。
看来他得到的情报没有错。
“或许这两个人都没有死。”
下一刻冥河老祖继续又说了一句话。
听到这句话之后,后土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降临到了冥河之中。
在圣人的威压之下,整条冥河的水位都是降低了不少。
“你知道骗我的后果。”
许久之后,后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圣人你心中这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了吗?”
而冥河老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则是抿了一口手中的茶水不再说些什么。
毕竟话不能说太多,说的太多了反而会让人不相信。
既然后土已经相信了,那他也不用说什么了。
下一刻冥河再次翻滚了起来。
无尽的威压瞬间降临了下来,冥河旁边的那些修士此时一个个都是爆体身亡。
而没有爆体而亡的那些人,此时都是疯了一样逃离了冥河的范围。
这一刻冥界开始乱了起来。
……
而此时在混乱城的大厅之中。
陈六合看着自己面前的多宝,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他就知道多宝肯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没想到这血河老祖还真和多宝说了不少的东西。
甚至连自己的藏宝地址都告诉多宝了,这不是连老天爷都在帮他吗。
他这寻宝的生意不就又来了吗。
“两位一定是久等了吧。”
就在陈六合想问一下多宝还有什么收获的时候,门外云霄的声音忽然传了进来。
下一刻云霄和赵公明两个人从外面缓缓的走了进来。
而门口的那些护卫,则是被两个人给驱逐了出去。
毕竟以陈六合和多宝的实力,要是真的想走的话,门外的这些人也拦不住。
“这申公豹道友……”
下一刻,刚进门的云霞将目光看向了昏厥在一旁的申公豹皱起了眉头。
现在她算是看出来了,申公豹和面前这两个人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要不然也不至于昏厥了这么半天,没有人理会。
在这一刻,云霄甚至有点可怜申公豹了。
毕竟对方这是好处一点都没拿到。
挨揍到是一顿都没落。
刚才在地宫之中,她好像光揍这个申公豹了。
而陈六合随着云霄的目光,也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申公豹。
在看见申公豹的时候,他的心也是抽了一下。
刚才自己光顾着和多宝说血河老祖宝藏藏在哪里的事情了,忘了这申公豹还在这里呢。
这好像有点不太好。
毕竟对方这顿揍,多多少少也是和自己有点关系。
结果现在还昏迷着呢,自己确实有点于心不忍的意思。
“哎,我这申公豹道友实在是太惨了。”
下一刻,陈六合叹了口气对着云霄低声的说道。
“收了这么重的伤,连个恢复的丹药也没有。”
说道这里,陈六合将目光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多宝,似乎是在提示对方说两句一样。
而多宝在看见陈六合的目光之后,也是急忙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是啊。”
“都怪我们太穷困了。”
“是啊是啊。”
“也不知道申公豹道友的伤什么时候能好。”
“是啊是啊。”
“对了云霄道友不知道你刚才想说什么事情。”
“是啊是….对啊你想说什么啊。”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的好像有点不对,多宝连忙改口看向了面前的云霄。
而陈六合差点没有一巴给多宝掌呼过去。
心说自己是让你配合自己的表演。
不是让你来表演傻子的。
还是啊是啊。
是你个大脑袋。
现在陈六合严重怀疑这血河老祖是怎么将藏宝地告诉多宝的。
难不成是关久了脑袋瓦特了。
还是憋了太久神经出问题了。
豪门强宠:做你女人100天
“我可去你的吧。”
而云霄听到陈六合和多宝的双簧之后,差点没讲这句话头口而出。
心说你们两个穷?
有这样的实力还穷的话,那天底下就没有多少人富裕了。
想要赔偿就直说。
自己代表截教说的话,还能不算数吗?
“咳咳,道友这是一枚疗伤圣药,还请代替申公豹道友收下,也是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说完这句话之后,云霄直接从腰间掏出了一个玉制的药盒扔给了陈六合。
而且这里面的药是真的圣药。
毕竟作为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云霄还不至于弄假来骗别人。
毕竟到时候丢的可不是她一个人的面子,而是整个截教的面子。
为了一枚丹药丢脸还不至于的。
“啊?”
而陈六合在拿到圣药的瞬间就愣住了。
心说这云霄这么好骗….
不对,是这么大方吗?
这抬手就是疗伤圣药。
早知道这样,自己还说这么多干什么啊。
直接要不就行了。
看着手中的圣药。陈六合感觉自己这次可能发财了。
他忽然不想把圣药给申公豹了,毕竟申公豹光是靠自己的修为也是可以醒的,撑死是恢复的时间长一点罢了。
但是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陈六合还是将手中的药盒递给了多宝,让他去喂给了申公豹。
毕竟云霄这里才是刚出手,没准大头的还在后面呢。
现在要是贪了这枚丹药,没准就因小失大了。
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事情,陈六合还是不会做的。
而云霄看见陈六合真的将丹药用给了申公豹,也是暗中的点了点头。
心说这两个人还是有底线的。
既然有底线事情就好办了。
她还真怕对方两个人没什么底线,那到时候她就只好叫师尊了。
“那个云霄道友,我们来说说刚才的事情吧。”
下一刻陈六合搓了搓手看向了云霄开心的说道,完全看不出他刚才那悲伤的样子。
“这…….”
而云霄看见陈六合变脸这么快则是直接愣住了。
她好像草率了,这样的人真的有底线吗?
她有点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