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jnw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官企 txt-第178章 基於什麼這樣考慮看書-lzaar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
组建五个子公司的消息,在远程公司内,被扩展成多个版本。
多数人质疑:这样做,有必要吗?
因爱而埋葬的复仇 陌冷情依
归总了说:远峰这是在瞎折腾。
不少人怀疑,远峰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这不应该是他的思路。
“你看啊,这个人啊。能力可能也就这么大了。到极限了吧。”
“你说谁呢?”
“远峰呗。你看啊,当初,头一次当上总经理,那几个月,把远程公司搞得多好。清查各单位的小金库,把中层都派出去要陈年旧账。还有,生产上的秩序,也恢复到最好。那时,我可是对他抱很大希望的。”
“确实。那几个月,我们看见了远程的未来。”
“这回,他又当上总经理。情况,这就变了。他怎么想起来,要把生产分厂弄成公司。是不是下面的公司多了,他这个官,也就大了。”
“他这样做,确实,让人想不明白。”
家有诡夫太嚣张 醉无欢
浩天圣世 月城夜墨血萧寒
后来,不知道是哪个旮旯里传出,组建五个子公司,是花可南出的主意。
好事的人,又有了议论。
“不会吧。远峰会听花可南的。花可南不懂生产,好吧。”
“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说这个点子,是郑晓海出的。”
“不可能吧。据我知道的,远峰不会听郑晓海的。”
“想想,也是。再说,以郑晓海的能力,不会想出这样的点子。那显的,他多没水平。他抓生产,有好多年了吧。”
“那也不一定呵。假如,郑晓海有意坑远峰呢?”
九域幻界 李三木木君
間諜寶寶:媽咪快跑 小喜
“哈哈哈哈。笑死我的。你们就认为,远峰就这样傻,好糊弄。”
有人,到宫得秉这样的人跟前去打探。宫得秉和远峰走得比较近,这在远程公司,不是秘密。
也有人,去张晓芸跟前去打探。毕竟,这个女人是远峰妻子。夫妻间应该无话不谈。
张晓芸证实,远峰是有这样的打算,要把生产分厂单列成公司。
这一回,远峰没有在张晓芸面前回避谈这个事。为这点,张晓芸很开心。她感觉到,远峰由家满公司回来后,有不小的变化。包括,公司的一些事,也肯在家中说。
有了确信,大家就又有了些议论。
大家关心的,最终目的,变成公司后,自己会被关联成什么样子。
现在,大家混在一个大公司里,日子好过,还是不好过,相互绑到一块,要穷,大家穷,要有油水,大家有油水。
分列出多家公司后,各自的日子,差距就会被拉开。
按说,远峰的这个思路,应该开会征求意见。
远峰没有这样做,就是要让大家多些议论,他好听到来自基层的不同声音。
或许,有人认为,这样的不同声音,会影响到远程公司的生产经营。
其实,即便没有这样的声音,生产经营,已经是这样的一个状况。
远峰想放任这些声音的扩散,好把一些掩盖着的不同声音,全部释放出来。
乱中求治吧。
就像人身上的病灶,不给机会,不把它逼出来,后来有许多事情,不好开展。
程颂来到远峰的办公室。
“远总啊。公司里,有这么多不同的声音,你要引起重视啊。”
远峰给程颂让座。
程颂又说:“这些声音太多了,不利于安定团结。”
远峰提来开水瓶,要给程颂带来的茶杯里添开水。
“有了,有了。我来的时候,才添的。”
“没有满。”远峰提醒。
“我有意不加满的。满则溢啊。”程颂借题发挥,一语双关。
远峰放下水瓶,回到座位上。他听出了程颂的话外音。
有點玄幻的青春 傾婷
程颂这个调研员,确实没有多少事好做。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远程公司呆着。
对于这么多的不同声音,程颂关心的,可不是安心团结。他关心的,是远峰到底想干什么。
程颂在远程公司里,还有不少既得利益。他怕远峰的这个大动作,影响到。想过来,探一个真实的口风。
他拧开杯盖,吮了一口,把盖子拧上,说:“远总。我是担心啊。现在的大好形势,不要因为这些个声音……”
远峰笑笑地,没有接话。他看出来了,程颂慢条斯理,而且带着茶杯过来,是要坐一会的了。
“老领导,最近的身体,还好吧?”远峰岔开了话头。
“还行。我的身体,没有大毛病。”
“到了这个年纪,还是要提前做些疗养的好。”
程颂盯着远峰的脸,这就敏感了。他过来,已经抛出一个话头。远峰却有意岔开。而且,提及疗养的事。
上次,去疗养,远峰搞出那么大的动作。要不是回来及时,可能就要出大的乱子。不是怕祸及远程公司的未来,而是他自身。要是,不及时回来,因为邢仕朋的那张假收条,就可能牵扯出程晓君。
史上第壹無道昏君
疯狂的军团
程晓君出事,身为父亲的,能脱得了干系?
现在,远峰提及疗养,这就是哪壶不开提及哪壶了。
这一回,远峰明显又是要有大动作,程颂已经看出些眉目。他怕远峰这样操作,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今非昔比。程颂手中已经没有权力,只能通过旁敲侧击,来获得一些信息。
显然,远峰就没有打算,给他有用的信息。
花可南进门,愣了一下,收了要进来的脚步。
因为,他看见程颂在远峰这里坐着。
程颂反应倒是快,说:“花副总。你是过来汇报工作的吧。有事,你先说。我的事,不急。”
见程颂这样说,花可南的脸上有一个小小的抽搐。
花可南看了远峰。
远峰说:“花副总。就按你提供的思路,把几个公司的架构,给搭起来。几个公司的管理人员,你先考虑,拿出一个名单。”
花可南说:“我想先听你的总体规划。要不然,我想的,可能会跑偏。”
“没事。既然放权给你。大胆设计好了。”远峰的手背向外弹了弹。
花可南向程颂微微欠身,说:“老领导,你坐,我去忙了。”
程颂可是感慨万端了。他没有想到,远峰对花可南这样的信任。同时,他发现,远峰已经端起了架子。
眼前的远峰,已经不是他认为的那个样子。
确实,现在的远峰,记着华令虎那句评语:柔韧有余,刚性不足
远峰已经下定决心,削长补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