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362,雪鴞:第三章(6)讀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罗菲道:“因为我认识很久的一个朋友失踪了。她失踪前的境况,跟两宗雪鸮案中的女孩的情形差不多,我担心我的朋友也卷入了雪鸮案。”
付斐露出遗憾的神色,说道:“你的朋友收到了雪鸮的死亡信息?”
罗菲道:“那到没有,我只是有些担心。你爸爸的照片给我一张,上次你找我帮你寻人,你疏漏了,没有把你爸爸的照片给我一张。”
付斐道:“我以为你自己会去当年报纸的寻人启事上去找。”
罗菲道:“当然是直接问你要——会更简单一些。”
付斐道:“麻烦你留下你的名片,我会把我爸爸的详细资料和照片发到你的邮箱。”
5
袁芙芙已经一个星期没有音信了,家人焦急地像在火苗上被烘烤。
由于袁母拜托罗菲不要把袁芙芙醉酒后的事情声张出去,所以就这点他们没有跟例行公事寻找袁芙芙的警察说,警察自然就没有循着这条线索去寻找袁芙芙。
警察按照常规程序,加大力度寻找袁芙芙,虽然一直没有进展,但他们一直没有放弃。警察是明地大张旗鼓地寻找。罗菲暗地里寻找,他认为找到在酒吧灌醉袁芙芙的陌生男子,打探到袁芙芙的下落就有希望。虽然他没有十足把握,他循着这条线索找下去,会有答案,但这是他推想环节中的一环,他得行动证明这一环的对错。
当初袁芙芙说她怀了在酒吧搭讪她的陌生男子的孩子,要跟他结婚,维护她的名誉,保住小生命,当时他只觉得荒唐和可气,根本没有想到事后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当时就没有问她去的那家酒吧?这样的话,他就只有一家家去排查了。
烽火男儿行 锋利的柴刀
袁芙芙说她是到桃花山庄看到顾云菲在亭子里给他捏腿的那天,她去的酒吧。
罗菲向顾云菲确认了那天的日期,是两个多月前,六月十日。
罗菲和顾云菲拿着袁芙芙的照片,分头去酒吧询问,六月十日这天,袁芙芙究竟在那家酒吧喝酒。确定是那家酒吧,相信就会有目击者那天看到什么样的陌生男子,跟袁芙芙在一起。
不过,都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了,酒吧里的人还记得袁芙芙和陌生男子,罗菲是不抱希望的。但近乎大海捞针的工作,还是得去做。什么事想到了,只有去做了,才会有结论。
当然他不能肯定,袁芙芙的失踪跟那个陌生男子有关,可能找到也是无济于事。但找到那个陌生男子狠狠地揍他一顿,竟趁芙袁芙醉酒,占有她的身体,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找到陌生男子也很有必要。
不过,一种不祥的预感占据着罗菲的心扉,那是就袁芙芙的失踪——跟那个不负责任的陌生男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不好的感觉一直盘亘在心上,不能挥去。
所以,寻找到这个陌生男子的工作无论多么繁重,都要去做。而且,还要竭尽全力找到他。
深圳大大小小有六十多家酒吧。如果袁芙芙那天没有去离桃花山庄最近的酒吧,那么她去其它酒吧,都有可能。
袁芙芙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若是要去酒吧,应该会去有点档次的酒吧,所以他们先挑选有档次的酒吧去询问,这样可以减少奔波,节约时间和精力。
他们行动之前,天真地以为,查询袁芙芙银行卡的消费记录,可能知道那天她在那家酒吧消费。在袁父袁母的协助下,查了袁芙芙没有带走的银行卡的消费记录,没有查到银行卡在任何酒吧消费的记录。这样就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她自己付的现金,要么是带走她的陌生男子付的费用。陌生男子付费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袁芙芙说他离开酒吧时,已经不省人事。
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了,罗菲和顾云菲通过电话联系,都沮丧地说没有进展,酒吧的人的说辞都差不多,都过去两个多月月时间了,就算当时见过袁芙芙,也都忘记了,毕竟他们每天要接待三教九流的各样人,他们不会一记得,除非特别熟的熟客,他们才会有印象。要说单独去酒吧喝酒的女孩,被陌生男子搭讪,也是常有的事;最后闹出纠纷,也不足为怪。
有几家酒吧,装有监控设备,在他们一再的请求下,查看了六月十日左右酒吧的监控,没有找到袁芙芙的行踪。
他们只得继续调查,直到把酒吧调查完,他们才会死心。
临海有一家叫中凯的酒吧,给了罗菲一丝希望。
中凯酒吧的一个大脸年轻男服务员看了袁芙芙的照片后,思量了一下,告诉他,他的同事好像认识照片上的女孩。因为女孩有一次来酒吧时,他那性格豪爽的同事,见到他认识的年轻时髦女孩,会热情到上去一把把人家抱住,说些甜言蜜语,他很受女孩们欢迎和喜爱。女孩顺势小鸟依人地倒在他的怀里大哭,好像遇上了天要塌下来的大事,他的同事不知所措,任由那个女孩在他怀中哭泣。问她怎么啦?女孩一味地哭泣,不答话。
至于发生这事的时间,大脸服务员说是六月初的时候,具体日期不记得了。六月十日差不多是六月初,大概跟他说的时间吻合。
当时,他的同事还示意他拿纸巾给照片上的女孩,他赶忙拿出自己的手帕,给了那女孩。女孩用手帕擦脸的时候,他看清楚了女孩的容貌,非常漂亮,令他记忆深刻。他还以为是他同事勾搭上的新女友,还跟他开了玩笑呢!他的同事说他们只是认识,叫他不要瞎说。
罗菲急切地要见见他的那个同事,不想他刚好轮休。休假两天,得两天后,才会回来上班。
——真是令人沮丧!
罗菲迫不及待地要了他同事的联系方式,联系他同事之前,他具体问了那个大脸务员,袁芙芙那天前来酒吧喝酒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