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起點-0359 這特麼叫做驚喜推薦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我们四个人走到“地”字岔道洞口的尽头,没想到其他三个洞口竟然在此处相互连接。看着这三个洞口,我们停下脚步一时间不该走向那个地洞。
“燚哥,走哪个?”
方胖子瞅着深不可测的洞口,问道。
猴咂站在我旁边,整理整理衣物,恍若犯了精神分裂一般自己跟自己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啊石头剪刀布!哎呀卧槽,你赢了!你赢了你就快点选一个吧!哎呦卧槽!你不知道我有选择恐惧症啊!你选吧你选吧!”
“我不选!”
“今天就让你选!”
“那咱俩就继续石头剪刀布!”
“行,我肯定能赢你!”
“赢了我就给你一个惊喜!”
“妥妥滴!”
疯子司令 我爱123
“石头剪刀布啊石头剪刀布!”
猴咂自己跟自己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如同吃了炫迈似的停不下来,也不知道赢不赢有啥意思。
于香肉丝自动屏蔽发疯的猴咂,但似乎深受猴咂感染,自认机智到非比寻常的用手指挨个点着洞口,说道:“要不数一数二数老三,数到老三就是他吧!”
数到三,手指正好指着“风”字洞口。
“那就这个?”
失去的记忆被找回,彼岸花仍遗留些后遗症,致使我脑袋转弯速度有点清奇,堪比猪撞树上,我撞猪上了。
“就这个吧!”
方胖子抹了一把脸,欲哭无泪回应我。
我大手一挥,大步流星走向“风”字洞口。
等我们一行人全部进入“风”字洞口,发现这个地洞与我们之前走过的“地”字洞口大有不同。
致命纠缠:总裁,我不约 宫墨兮o
这个地道更像是天地自然形成的峡谷,只不过不是露天的,峡谷两侧种植有长春山最常见的枫树。但是这里的枫树因为长时间不被耀光照射,导致一片叶子没有,可树干又粗又壮宛如经常在健身房锻炼的壮汉胳膊肌肉。
我们站的位置对准正前方有两个出口。
其一有球体散着幽绿的光芒可以看清前路,是返回来时路的路口。其二漆黑一片,也是个通风口,呼啸而过的阴风风力至少得八级,吹得我们衣服飘舞,连张嘴说话都费劲,并且吹久了让我们有点心烦意乱。
“燚哥,你看!”
方胖子灌了一肚子风,指着不远方一棵枫树。
枫树有个特别有意思的特点,每棵枫树都被写上了号码牌,方胖子指着的这颗枫树是八号枫树。
八号枫树粗壮的树干上挂着个似曾相识的物体。
娇宠小兽妃:冷血暴君,你好坏! 澹台镜
定睛一看。
沃特发?!
是阴差团伙中的一个。
只不过他挂在树上的只有上半身,下半身不知去向。
并且古怪的是这阴差双眼自然闭合,面容安详,肉体没有魂魄,却彷佛死前没遭受太大的罪。
尼玛怎么能被挂树上呢?
这到底经历了什么?!
“咣当……咣当……咣当……”
正当我们错愕之际,第一个出口突然出现十六匹套着铁锁的白马,十六匹白马用铁锁拉着三节火车车厢强行在没有铁轨轨道的路面上颠簸移动。
速度奇快无比。
眼瞅着就要从我们身边开过。
“大风起兮云飞扬!大炮开兮轰他娘!”
第二节火车车厢窗户被拉开,从车厢里面一个身穿民国时期衣服的中年秃顶男子左手手持两根长木筷,右手捧着个金碗,兴高采烈威风凛凛吟诗作对。
“咣当……咣当……咣当……”
火车开始减速,发出的声响像是在特意踩着我们心脏节拍,连同我们的呼吸律动也跟着火车行驶的节奏。
“咣当……咣当……咣当……”
火车停了,十六匹白马四处寻找水资源饥渴。
“卧槽!”
我猛然间意识到一个剧情。
这中年秃顶男子实在让我太熟悉不过了,我再瞅瞅挂在树上只剩上半身的阴差,瞬间明悟他是怎么死的。
是被炸死的!
想到这儿,空气中莫名其妙弥漫**味。
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引线燃烧的“嘶嘶”声。
我连忙扑倒离我最近的猴咂:“卧倒!快卧倒!”
于香肉丝和方胖子没搞懂我为什么会如此紧张的卧倒在地,但下意识听从我的安排,直接倒地蜷缩保护脑袋。
“轰!”
紧接着只听见一道响彻云霄的爆炸声。
火车车厢顷刻间被炸裂成两节,十六匹白马一飞冲天,血肉散落满哪都是。车厢中原本吃着火锅唱着歌的中年男人被余威和火光吞噬,连个皮毛都不剩。
蘑菇元冉冉升起。
“呼……”
我喘息一口气,等将近一分钟才敢抬头:“肉丝!肉丝!胖儿!悟空!你们都有没有事儿啊!”
“没事……”
于香肉丝灰头土脸,弱弱回应我。
方胖子心有余悸坐在地面上,看着满地鲜血,很是失神:“这是咋回事啊?!咋还能爆炸呢?!”
“哦吼!”
猴咂兴高采烈起身张开双臂欢呼着:“解释解释什么是惊喜,这特么的就是特么的惊喜!这特么的惊喜可真是特么的惊喜啊!接下来我要海贼王里的路飞!”
“你要个……”
我刚想出口阻止猴咂发疯。
没想第一个出口走过来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身穿红色坎肩,腰上有根黄色腰带,穿着黑色打底裤。长得不算帅气,给人一种积极向上,坚韧不拔,永不放弃的感官,左眼眼角下有道伤疤,微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牙齿显得他特别开朗乐观以及活泼。
头戴着一顶与猴咂无异的黄色草帽。
“我……我操!?”
方胖子大吃一惊到魂不守舍。
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就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或者依靠吗?!他怎么被召唤到这里了!?
说好的鬼呢?!
把一个虚拟人物实体化是闹哪样?!
等等……
刚才火车爆炸是猴咂臆想的“惊喜”,阴差团伙的死与猴咂没有关系,那又是因为什么上半身被挂在树上了!?他们臆想出来的又是什么东西呢?!
“啊!”
猴咂瞅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偶像,顿时收敛不住本就发疯的心神,狼嚎着起身,活动筋骨跃跃欲试要与年轻人拼个高低胜负。甚至主动卸下旅行包,从仿佛百宝囊的裤兜里掏出一张符纸,而这符纸所刻画的正是路飞图像。
“骷髅啊~”
猴咂扎个马步,面目狰狞宛如拳皇里头爆豆的样子,压着嗓子唱着他那古怪的调调,居然整个“风”字岔道地洞的阴气受猴咂调遣依附在猴咂身上。
阴气依附在猴咂皮肤,致使猴咂有些白皙的皮肤开始发黑,拳头在阴气幻化下变大三圈。
猴咂竖起右拳大拇指送到嘴中吹了一口气,拳头再次变大一圈。随后猴子攒足力气往前蹿两步来到年轻人身边,一拳头砸在年轻人额头。
年轻人不避不闪保持微笑,任由猴咂全肉砸碎他额头。他似乎完成了某种使命便化零为整重新汇聚成一道白色信仰之光趁机祖钻进猴咂口鼻,从而依附到猴咂身体里,让猴咂拥有百分之二十的信仰之灵。
“啊啊啊!”
然而猴咂崩溃了,一屁股坐地上嚎啕大哭,像极了没吃到棒棒糖的孩子:“呜呜呜~骗人,你们骗人!能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咋会这么弱呢?!你们欺骗我的感情……”
“悟空,别动!”
我看见阴差团伙中唯一的女性飘到猴咂背后,手中拿着一把短剑逼住猴咂的喉咙。
“欺骗我的感情……呜呜呜……”
猴咂依旧顾我孩子式的哭着,一点没把喉咙的冰冷放在心里,不理不睬视如无物。
“把我的夫君还给我!”
女孩此时此刻披头散发,满脸血渍,衣衫褴褛满身灰烬如同从山坡滚落下来一样,眼神中除去疯狂和不安,再无其他情绪。
时间往回倒退五分钟,女孩和郑臣互相是有心灵感应,如果有一方遭受到不测或者因为意外身亡,则活下来一方找寻回死亡一方的尸体下葬。
没想到,女孩对郑臣的心灵感应猝然拉闸了!
不管女孩怎么感应也感应不到,正好我们进入“风”字岔道地洞,她以为是我们杀了郑臣。
郑臣死了。
她必然要生生世世,致死不休为郑臣报仇!
“呜呜呜……欺骗我的感情!不是人啊!你们都不是人啊!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我还是个孩子啊!”
猴咂额头贴着的符纸没有消散,阴气向他靠拢的越聚越多,甚至到现在他每个呼吸都能操控此地的阴气。
“我的夫君是不是被你们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