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x2n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的人生模擬器-第三百七十三章 大將軍之路,從砍倭寇開始展示-4sfyp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陆离沿着山林,一路朝前方赶了过去。
在山林外面,前面一片芦苇荡子边上,陆离看到了所谓的“倭寇”。
人不多,只有二十多个。
这些倭寇的装束乱七八糟,有的身上穿着短袄,有的披着蓑衣,还有几个身上披甲的。
甲胄也乱七八糟,有些是明军的棉甲,还有个别似乎是倭国武士,身上穿着倭甲。
除了每个倭寇的发型很一致,都是地中海式样的“月代头”之外,他们的武器装备也是乱七八糟。
有夹在肋下的短刀,有握在手中的武士刀,还有扛在肩上的野太刀,更有长柄大薙刀。
只不过……陆离还看到了两杆火绳枪,应该是倭铳,或者叫“铁炮”吧!
火枪还是有一定的威胁。
挨上一发铅弹,就算陆离的身体素质再强,医术再精,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很可能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
所以……埋伏偷袭是很有必要的!
陆离可是当过特种兵的,潜伏突袭这种事,已经轻车熟路了。
在山林边上的树林里藏了起来,陆离等着倭寇送上门来。
这些倭寇很嚣张,狂妄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完全没有任何侦查,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穿林而过。
这也怪不得倭寇嚣张狂妄。据历史记载,曾经有几十个倭寇一路转战千里,从泉州打到了南京城下,还把拥兵十几万的南京城吓得紧闭四门,不敢冒头。
只不过……这一次就不同了!
当倭寇冲进山林的时候,陆离眼中爆出了一抹冷冽的寒光。
身形猛然窜起,陆离纵身冲进了倭寇队伍中,在倭寇猝不及防之中,抡起拳头重重的砸在一个扛着野太刀的倭寇颈部。
咔嚓一声,颈骨断裂。
陆离顺手夺过这名倭寇的野太刀,身形一晃,连续两刀劈下,将扛着火枪的两名倭寇剁翻,消去了最大的威胁。
这时候,倭寇终于反应过来了。
“沙吉吉!”
一个似乎是武士的家伙,举起武士刀指向陆离,嘴里一声大吼。
周围的一群倭寇,连忙挥起刀剑,朝陆离杀了上来。
一名倭寇纵身而起,抡起武士刀对着陆离一个跳劈。
玩跳劈?你的刀没我长!
陆离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双手握住野太刀,旋身一刀劈下,雪亮的刀光如同电光闪耀。
“噗”的一声,血光飞溅。跳起的倭寇被陆离迎面一刀,脑袋都劈成了两半。
下一个,三个手持长柄大薙刀的倭寇,举起长柄大薙刀,如同长矛一般朝陆离捅了过来。
陆离身形一矮,贴地一个翻滚,手中的野太刀横扫而出。
血光飞溅之间,一刀剁下了四条大腿。
前方两名倭寇倒地哀嚎。
陆离脚下一挑,将一柄跌落地面的长柄大薙刀挑了起来,伸手握住,如同投矛一般,对着前方冲来的一名倭寇投了过去。
“噗”的一声,长柄大薙刀将这名倭寇穿透,直接钉在了地上。
脚下不停,陆离双手紧握野太刀,使出黑道剧情中学到的高田氏秘传剑术,迎着这群倭寇一顿猛砍猛杀。
以陆离的身体素质,再加上极快的神经反射速度,以及耳聪目明,配上高田氏秘传剑术的发力方式,那真是刀下无一合之将。
片刻之间,二十多个倭寇,被陆离生生的砍翻了一半。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用我们的剑术?”
一个似乎是首领的倭寇武士,举着武士刀朝陆离喝问。
“中国人!”
陆离一声大吼,脚下一踏,纵身而起,抡起野太刀杀了上去。
中国人?不应该是明国人吗?
在倭寇首领武士愣神的一刹那,陆离又砍翻了好几个倭寇。
“八格!”
倭寇首领满脸暴怒,朝旁边的几个披甲武士一挥手,举起武士刀朝陆离冲了上来。
冷兵器战争中,有甲和无甲,差别很大的。
三个身穿倭甲的武士,再加上两个身披明军棉甲的倭寇,还有其他人配合,对付一个没有甲胄的敌人,胜算还是很大的。
这也是倭寇被陆离杀了一半,竟然还没逃跑的原因。
“杀!”
倭寇首领身先士卒,举起武士刀,朝陆离轰隆隆冲了上来。
与此同时,旁边的几个倭寇也在披甲武士的带领下,朝陆离围杀上来。
不得不说,甲胄真的很有用。
陆离全力爆***起野太刀,狠狠的一刀剁下去,将一个身穿倭甲的武士砍翻,但是……野太刀特么断了!
草!
武器质量不行啊!
陆离连忙一个翻滚,狼狈的窜出了倭寇的包围圈。
好在武器不缺。
陆离从地上挑起一柄大薙刀,又杀了上去。
长柄大薙刀威力不错。
又能当长矛,又能当陌刀,能砍能捅,在陆离的强悍力量配合下……谁说刀断了就捅不死人?
是的!长柄大薙刀也断了!
那个倭寇首领手里的武士刀,似乎质量挺好。陆离抡起长柄大薙刀劈下去的时候,竟然被他斩断了刀刃。
但是,陆离马上狠狠的捅了过去。断裂的刀刃,在陆离强悍的力量下,仍然捅穿了倭寇首领身上的倭甲。
不要怀疑长矛的破甲能力,质量好一点的长矛,板甲都能捅穿。
夺过倭寇首领的武士刀,陆离又开始砍瓜切菜了。
这柄武士刀的质量真的不错,砍人很顺手。
最后一名倭甲武士,被陆离一刀剁掉了脑袋,剩下的几个倭寇顿时四散奔逃。
想跑?
奥运会百米冠军,了解一下!
还不等剩下的几个倭寇跑出山林,就被陆离追了上去,一个个剁掉。
“呼……”
陆离拄着武士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得不说,冷兵器战斗,真的很消耗体力。
好在陆离的身体素质强悍,耐力充足,这一场战斗并没有让陆离累倒。
砍翻了敌人,接下来就是搜集战利品了。
一战干掉了二十三名倭寇,陆离从这些倭寇身上,搜集到了不少的金银。
有金银首饰,还有金锭银锭和碎银子。用倭寇身上的一件披风包起来,陆离用手掂量了一下,大概……二十多斤吧?
明朝是十六两一斤,如果按照明朝的斤,那就没有二十多斤了。
至于金银有多少两,陆离还真搞不清。
除此之外,倭寇首领的武士刀不错,虽然经过一场战斗,刀刃还是崩了几个口,比起那些卷刃的,断了的,质量要好很多。
其他两个倭甲武士的武士刀,质量也还行。陆离毫不客气,把三把武士刀取了下来。
另外,在倭寇首领身上,陆离还找到了一柄精美的短刀,刀柄是象牙质地,上面还镶金嵌玉,看起来挺不错的。
收起这些战利品,陆离又把倭寇首领身上披着的一件黑色皮毛大氅取了下来。
这件皮毛大氅,应该是倭寇从那里抢过来的吧?
陆离身上只有一件单衣。这件皮毛大氅也没沾多少血迹,正好用来保暖。
裹上黑色皮毛大氅,收起象牙柄短刀,一手提着金银包裹,一手提着捆起来的三柄武士刀,陆离转身走出了山林。
扭头看了看身后倒毙的一群倭寇,陆离突然想起……好像戚继光的军令规定,一个倭寇的首级能换三十两银子?
二十三个倭寇首级,能换六百九十两银子呢!
而且,一战干掉二十三个倭寇,这也是一份战功吧?
只不过……还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戚大帅在不在都成问题。
先放在这里,搞清楚情况再说。
转身出了山林,陆离朝着刚才被倭寇撵得飞跑的那些人的方向追了上去。
刚才逃跑的那些人,在风雪之中留下了无数脚印。陆离循着这些脚印,一路追了上去。
一路翻山越岭,半个时辰之后,陆离就找到了目标。
在一处背风的山坳里,一百多个逃难的百姓,缩在山崖底下瑟瑟发抖。
让陆离意外的是,他在山谷口看到了那对被他救下来的母女。
此刻,那个脸上涂着一层锅底灰的年轻母亲,抱着小女孩,不停的朝外面眺望,不知道是不是在放哨。
不过……让一个女人抱着孩子来放哨?
就算倭寇不会刻意来追杀逃亡民众,只会烧杀抢劫一阵就跑了。让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来放哨,也过份了点吧?
陆离微微皱了皱眉头,举步走了出来。
“啊!有人!”
满脸黑锅底的女人,看到陆离从山林里走了出来,顿时一声惊叫。
下一个瞬间,山坳里一片慌乱,各种鸡飞狗跳。
“是我!不是倭寇!”
陆离看到这混乱的状况,连忙朝山坳里大吼了一声。
“不是倭寇!不是倭寇!不要慌!”
山坳里,也有人连忙站出来维持秩序,混乱很快就平息了下。
“啊?恩公?您回来了?”
黑锅底女人又惊又喜,连忙迎了上来,“您过去之后一直没回来,我还在担心呢!您回来了就好。”
正说着,黑锅底女人看到了陆离手上提着的三把武士刀,又看到了陆离身上沾染的血迹,顿时脚步一顿,满脸惊骇。
“恩公,您……您这是……”
黑锅底女人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打颤了。
“杀了几个倭寇而已。”
陆离笑着摆了摆手,“不必惊慌!”
“杀倭寇?”
黑锅底女人即使涂满了锅底灰,也掩盖不住脸上的惊骇。
你一个白面书生,见到倭寇不跑就够奇怪的了,竟然还去杀倭寇?还能杀倭寇?
这也太不正常了吧?哪有这样的书生?读书人不都是嘴巴上喊得最凶,遇到事情跑得比谁都快吗?
“你们是哪里的百姓?”
陆离也没有在“杀倭寇”上多说什么,直接向这个黑锅底女人询问,试图搞清楚现在所处的具体位置。
“这里是朱泾乡,我们自然是朱泾的百姓。”
黑锅底女人连忙回答。
“朱泾乡?”
陆离皱了皱眉头,脑海里不停的回忆。现实中的朱泾是沪上金山区。明朝的时候……应该是华亭县吧?
所以,这里是明朝的松江府华亭县朱泾乡?
陆离微微点了点头,“你们这些逃难的人里面,有没有里长粮长之类的人?”
“有的!”
黑锅底女人连忙点头,“我们黄家村的里长,就在里面。您要找里长吗?我带您去。”
“好!”
陆离点了点头,跟着这个满脸黑锅底的女人,一路走进了山坳,找到了黄家村的里长。
“老夫黄正祥,忝为朱泾乡黄家村里长。”
一身皮裘,满脸富态的黄正祥里长,朝陆离拱手施礼,“不知阁下是……?”
“学生陆离,字子明,松江府上海县人氏,见过村老。”
陆离也朝黄正祥见礼。
这个“子明”自然是胡诌的。易经卦辞有云:离者明也,为火,为日。这个“子明”,自然很适合当成陆离的“字”。
上海县人氏……五百年后,我在沪上买了房呢!我也是骄傲的魔都人!(笑)
至于冒充读书人,这也是没办法。
要知道,明朝是有“身份证”的。如果没有读书人的身份,你敢到处乱跑?信不信马上抓你进去坐牢?
“您姓陆?上海县人氏?”
听到陆离报出的来历,黄里长神情一肃,姿态摆得更低了,“原来是名门之后。俨山公德高望重,我等乡野之人也曾久仰大名。”
俨山公?这谁呀?
陆离脸上不动声色,脑子里却转得飞快,不停的思索着俨山公到底是何许人也。
上海县人,姓陆,明朝的……那就应该是陆深了,后世的陆家嘴就是因陆深而得名。
有了这一条线索,陆离很快就想起了陆深的相关信息。
陆深,字子渊,号俨山,生于明宪宗成化十三年(1477年),卒于明世宗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
这就对得上号了!
当初,我还曾戏言,如果翻一下族谱,能跟陆深拉上关系就好了,陆家嘴都是咱们家的。现在……竟然被人误以为是陆深的后人了。
既然黄里长说出了陆深的名号,而且还尊称为“公”,很显然,现在的时间线应该是嘉靖年间,或者是隆庆年间,肯定还没到万历。
“黄里长过誉了!”
陆离脸上浮起一抹自矜的微笑,又施了一个礼。
如果能冒充陆深后人的身份,那就方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