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4a3c爱不释手的小說 妖女請自重-第一百九十六章 自作孽不可活分享-m7e0r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夜,江云鹤给油灯添了灯油,坐在椅子上拿出一本书翻看。
“这是?”刚拿出来就发现这书中竟然夹了东西,一张类似于书签的小纸条,上面画着一只纤纤玉手。
纸的背面还有几个字:素手添香。
刚要将纸条放在桌面,江云鹤目光露出疑惑:“好像不单单是纸条。”
这纸条上竟然有灵力反应,而且颇为隐晦,差点儿就被他忽视过去。
“这是什么?”
将书放在桌面上,江云鹤拿着纸条开始研究。
用真实视界扫了一遍,发现这纸条的数据构成竟然很复杂。
而且其数据的字节数量,是普通纸张的万倍以上。
其数据的复杂程度,也绝不是一张纸上几个字一幅画所能比的。
“不知是什么人夹的这纸条,又有什么作用。”江云鹤看着桌面的书仔细回想了一下。
《幽游记》,似乎是仙市里的书店买的鬼故事合集,一个书生误入各种鬼地的广大百姓喜闻乐见的故事。
自己当时翻看了一下,应该没有纸条才对,或者是老板塞进去的,或者便是真的见鬼了。
江云鹤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不管是老板弄的,还是这书真的有怪异之处,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继续翻弄了纸条片刻也不得要领,干脆将灵力注入其中,转瞬间便有了变化。
只见空气中出现类似漩涡的变换,随后一只手突兀的出现在他手中。
江云鹤先是疑惑,随后诧异,这纸条变成手都是在他眼底下完成的,他竟然没看出端倪来。
“一只女人的手……”江云鹤看着这只手,手腕部分似乎是被斩下来的,却看不到骨肉,而且仿佛皮肤一样的截面。
触感微凉,比死人的温度稍高,比正常人要低一些。
凭心而论,这只手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他认识的女人很多,漂亮的女人也很多,然而无论是苏小小还是执月,手都没有这只手漂亮。
“纤纤玉手,果真是纤纤玉手。”江云鹤叹了一句。
他自认不是手控,他只喜欢脸蛋漂亮和胸大的。
要既脸蛋漂亮又胸大。
不过这只手还是让他觉得完美以及惊艳。
他第一次觉得手也能如此有诱惑力,让人想要拿着把玩。
“有魅惑的能力?”江云鹤眼睛开始发亮,觉得更有意思了。
虽然只是一只手,除了刚出现之时,丝毫都不会让人觉得惊悚、厌恶,只会觉得完美。
似乎这就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样。
打开真实视界,确实是手,而且是人手,不过比手的数据更复杂一些,其中大段大段的数据排列是从来没见过的。
江云鹤还在苦苦思索之中,那手突然动了一下,五根手指前后晃动,仿佛是在打招呼一般。
然后努力的从他手中挣脱出来,五指倒扣在他手腕上,那五个指头爬的飞快,爬到江云鹤肩头,然后弹了下他的耳垂。
“???”
江云鹤觉得自己好像似乎可能是被一只手给调戏了?
“嘿嘿,有意思。”江云鹤将那手抓起来,放到桌子上。
掌心朝下,五指张开,如同五只脚。
食指朝着江云鹤勾了勾,又爬到那本书上,将书页翻开。
江云鹤想了想,掏出另外一本书来,“可我想看这本。”
那只手在桌面上爬动几步,又飞快的跑到这本书将其翻开。
“哦?”江云鹤本觉得这只手是想让自己看那本《幽游记》,没想到是不管什么书都可以,那只手似乎就是想想给自己翻书。
“该不会你的用处就是用来翻书吧?”江云鹤失笑道。
手的食指轻轻点了两下,仿佛是在点头一般。
这让他觉得很是神奇。
江云鹤准备尝试一下,便细细看了下去,片刻后江云鹤敲了下桌子,那手立刻知机的翻到下一页。
“啧啧,你到底是什么呢?”江云鹤琢磨明天是不是去仙市走一趟。
……
江云鹤正琢磨的时候,苏小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窗外,从这看过去刚好看江云鹤的背影,似乎是在看书。
“哼哼,蠢女人,你不想让我来,那我偏要来。”
“四个小型炎火阵盘,虽然隐蔽的很好,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拦得住我?昨天我大意了,今天还用这种用烂的招数。”
苏小小嗤笑一声,从纳物袋里拿出个珠子,专门用来破解阵势。
这种珠子的作用便是在短时间内隔绝阵法附近的灵力,用来破解这种小阵盘再容易不过了。
苏小小将灵力注入进去刚刚准备扔出,那四个阵盘突然毫无预兆的炸了。
“轰!”
“我……”苏小小目瞪口呆,随后暴跳如雷。
她刚刚在那一瞬间隐约感应到有灵力的波动,是有人在故意激活阵盘。
自己被人算计了。
“我、我……”苏小小脑门直跳青筋,眼睛发红。
那四个阵盘爆炸威力倒是不大,但足以惊醒程家的所有人。
几乎一瞬间,执月便出现在空中。
看着江云鹤窗外的苏小小,执月眼中有一抹疑惑。
自己本来是做了别的准备,只要阵法被破解,立刻就能察觉。
可怎么也没想到苏小小竟然又踩了。
她是没长脑子?怎么活到今天还没被人打死的?
执月疑惑了一瞬间,便冷笑一声:“蠢货!”
苏小小眼珠子都红了,“蠢女人说谁?”
“呵!你在这丢东西了?天天往这跑,而且还瞎,那么大的阵盘都看不到。”
“是啊,我丢了个男人,你看到了么?”苏小小暴怒之下也不忘了怎么戳刀子。
下一秒执月的剑和纸符一起飞了下来。
转瞬之间两人就从窗外打到天上,又打到城外。
江云鹤站在窗前:……
那只手从桌上跳到地上,又顺着他的腿一直往上爬,最后老老实实的停在肩上。
“师弟……”裴音本是面无表情的飘在窗外,结果看到江云鹤肩膀上的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个不得了的秘密。
一扭头追执月去了。
江云鹤还看到了徐浩清三人,从房间一出来看到执月和苏小小打起来了,一扭头又回房间了。
“这俩人……”江云鹤摇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小小连着两天来找自己,不知道是有事,还是和执月较劲呢?
一道预料之中的身影直接从窗户翻进来,随手将他肩膀上的手扫到地上,直接抱住脖子,笑个不停。
“什么事那么好笑?”
“在笑那两个蠢蛋,你没看到苏小小刚才的表情,笑死我了。”卓如梦嘻嘻哈哈道。
江云鹤本没多想,不过听她这话,突然想到,如果这么简单的陷阱都能让苏小小踩两次,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那妖女得罪那么多人,就是行事谨慎才能到处活蹦乱跳。
“你做了手脚?”
“你真是聪明。”卓如梦笑嘻嘻道。
“我记得你说过苏小小要杀你。”江云鹤想起之前卓如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是啊,那妖女凶狠着呢。”
“原本我以为是牧青雀冒充苏小小,后来却发现牧青雀的相貌与苏小小并不相同,就算是伪装,以你的智慧也不可能上当。
因此我一直疑惑,苏小小为什么会对你下手……现在我知道原因了。”江云鹤叹口气。
卓如梦的笑容一滞。
“连我都能想到是你做的,苏小小早晚会想到。毕竟能将她的行踪拿捏的那么准,刚好她在我窗外的时候将阵盘引爆,除了你也没别人了。”
卓如梦也突然想到这个原委,顿时无语了。
梦见能力最大的问题便是不可控,运气好就如同去青楼抓江云鹤,一抓一个准。
或者就像梦到苏小小对她下手一样,没头没尾,也没个时间,她都不知道苏小小为什么动手。
卓如梦顿时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你该不会看着那个妖女把我打死吧?”
江云鹤:……
到底忍不住开口:“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这是活该。”
“我咬你啊!”卓如梦突然跳到江云鹤身上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啊!”卓如梦一口刚咬下去突然惊叫一声,俏脸先是发红,随后暴怒:“它掐我屁股!”
“别打,别打坏了,这个挺好玩的。”江云鹤连忙制止卓如梦接下来的动作,从她裙子上将那只手拽下来,随手扔到桌子上。
“你要不要也掐一下?”卓如梦惊声过后,突然又媚眼如丝软声软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