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kn3火熱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txt-第十一章 爾虞我詐鑒賞-wixov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仔细地想了一下贺洁的话,她这是要釜底抽薪啊,是通过抛出万众的股票,来博取贺家人的信任,然后再开始做手脚。
贺洁接着说道:“贺东已经彻底被贺天打进了冷宫,贺北是迫不得已才出来接管。但她的办事能力,显然也没有令到贺天满意。从芯片的事情上,就知道贺北是斗不过你的,她失算了,她虽然知道了芯片的价值,却不能把它利用上,而且她和贺天一样都有一个毛病,就是无法做实业,他们根本就不懂!盈科要怎么样能运营起来,这是十分关键的,盈科运转不起来,就一切都是虚的,再多的利好消息也无法改变,盈科在市场上没有产品的现实,这一点很致命,所以,这才需要我。
贺天找到我母亲,通过我母亲来说服我,说到底他始终是我父亲,我得帮他。可他却高估了我和他的亲情,我们之间除了血缘关系外,没有任何的关联。我其实也说不上恨他了,只是他这种赚钱的手法,不知道逼死过多少人,我怎么可能还帮他害人呢?
于是,我就用万众的股票,立了一个投名状,这让他深信不疑,我是要回到贺家,帮助他的!”
我啊了一声道:“深宫宅斗大戏啊?他真的信了?”
贺洁反问道:“你信了没有?”
我点了点头道:“废话!你连我万众的股票都卖了,我怎么可能不信呢?”
贺洁补充道:“我还拿出了自己的整副身价来帮助盈科,抬高股价。你不会真以为,一个芯片消息,就能令股票翻一番吧?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持这么多盈科的股份了!按着现在发展的势头,很快我就能让贺家的所有人相信,盈科的股价至少可以升到20块以上。”
我想了想问道:“你用什么方法啊?就算你盈科真有新产品上市,短期内也不可能占领市场的,新产品可没那么容易被消费者接受。你们又是收购中京,又是合并春华的,现在还放出芯片的消息,也不过是涨到5块多,还能有什么好消息出来啊?黔驴技穷了吧?”
贺洁神秘地说道:“这就得靠你配合了!”
我哼了一声道:“怎么配合?我也去买盈科的股票啊?就算我想买,我也没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补你的窟窿,我这点积蓄都花光了!再说了,我凭什么相信你啊?”
贺洁笑着说道:“你没钱?没钱还会又买地,又建大学的?你的新芯片估计也快研制出来了吧?一旦出来了,万众的股票可就是点石成金了。”
我惊了一下,望着贺洁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贺洁哎了一声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现在的商业市场,就是战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啊!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你每天早上起来从家出来,干什么,到了晚上肯定都在我桌面上放着。”
我怒道:“你这是犯法!你在侵害我的个人隐私!”
贺洁笑着说道:“我这算什么犯法,我又没伤害到你!你也没有证据说我监视你啊?”
我哼了一声道:“那你叫监视我的人小心点了,我可不敢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贺洁笑着道:“我才不担心呢,又不是我要监视你的,打!随便打,不过呢,我劝你不妨将计就计,而且呢,就装作不知道!反正你买地的事,迟早会被人知道,这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你还和绿水园的杜诗阳达成了某种协议是吧?我们都知道,你们要在那块地上做文章的!现在那里可是香饽饽了,你都不用宣传,很快就会有人争抢那边的地了。”
我哦了一声道:“那样最好!不用我们炒,自己就升值了,一升值我就出手!”
贺洁皎洁地望着我道:“骗我有什么用?反正我又没打算买,你是打算大展宏图的对吧?我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水上乐园的投资方,同意增资,继续修建了。”
我听到后,压抑住内心的狂喜,说道:“你不会骗我吧?”
贺洁笑着说:“千真万确的!不过,有个坏消息是,他们新增了一个投资方!”
我哼了一声道:“不会是你们华西集团吧?”
贺洁摇着头道:“他们现在哪还会有这个闲钱啊?是卫华集团。”
我啊了一声道:“他们啊?财大气粗的,又是最喜欢搞旅游项目的,不过这对我来说,好像也不是什么坏消息啊?”
贺洁切了一声道:“你的那点事,我早知道了!你不是很讨厌卫华的吗?”
我摊开手道:“你听谁说的,没有的事!”
贺洁撇了撇嘴道:“你说什么就没有吧!不过,我可提醒你,卫华的胃口可不小,我相信很快他就会让人找到你,你的地可是要握紧了啊!”
我心里是不担心自己手上的地,我怎么可能卖给卫华呢,就算要卖,估计我开个价,他也得知难而退。
可一下子,我心里又没底了,毕竟还有很大一部分在兰毛爸爸手上啊,我这才刚刚稳定住他的情绪,再来个卫华,不知道会开出什么条件来,他们的立场可没我这么坚定!
我突然又想到了芯片的事,就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芯片的事呢?”
贺洁神秘地说道:“你自己猜吧!不说废话了,我来你这儿,是很多人看着的,我来是告诉你,我现在是盈科集团的总裁,华西集团的副总裁,我将要把所有盈科和万众合作的项目的资金,全部抽出来!”
说完,拿出了一张清单,说道:“清单上的所有项目,我将全部撤资,如果你有兴趣就自己收回去,如果没有,我将全部变卖。”
我看了一下清单,淡淡地笑道:“除了和绿水园一直合作的项目外,其他的,都是你向我们采购原配件,你随便就是了!绿水园合作的项目,我想你得征求下杜诗阳的意见吧?我倒是无所谓,我反正是穷的叮当响,不会去收,你要是想卖给绿水园,就去卖吧!我也没指望那个项目赚钱。”
贺洁笑着说道:“你够狠!我反正是现在通知你了!”说完,低声地说道:“希望你还是能想以前那样的信任我,我不会和你保持联系了,我的电话和你的电话都可能被监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我们也只能在公开的场合上见面了!”
我骂了一句:“靠,全靠猜的啊?这也很难心有灵犀啊!”
贺洁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懂我的!眼下还有一件事,你必须得帮我做!”
贺洁走了,留给了我一个难题,一个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的难题?
下午时分,我从没见过董总如此的生气,走进我办公室,然后大声地安安吩咐道:“把门关上,什么人都不让进来!”
安安关上了门,董总大声地呵斥我道:“怎么回事儿?她贺洁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这么痛快地就把手续给办了?真当我们这儿是便利店啊?你也是,我问你,她到底给了什么好处啊?还是她有了你的什么把柄啊?这可不是你的脾气啊?”
我不解地说道:“就为这儿,你犯得着大动肝火吗?多大点事儿啊?”
董总这才小声地说道:“不是要演戏吗?我不得演像一点啊?”
我切了一声道:“你演给谁看啊?我还想着,怎么和你闹翻呢?这贺洁的嘴也是漏风,刚刚还和我说,一定不能告诉你,怕你演的不像,这会儿你就全部都知道了!没意思!”
董总随手扔了一个烟灰缸到地上,一声刺耳的响声,传了出来。
我撇着嘴说道:“这办公室隔音很好的,外面根本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也只有安安一个人在外面,鬼会在意你摔不摔烟灰缸啊?演戏不用这么演的,太表面化了,你的深层次的,发自内心的,就你这儿,表演痕迹太重了!”
董总啊了一声道:“那我该怎么办?怎么演啊?”
我笑了笑说道:“著名的俄国戏剧表演艺术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曾经说过,真正的表演就是发自内心,来自灵魂深处的,我永远都不要认为自己在演戏,而是你就是要做你自己,把自己带入到戏剧里面,你就是剧中的人物,剧中的人物就是你!”
董总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无奈地说道:“看来你真不适合当演员,你就配合我就是了,我说什么,你都反对,这你总会吧?”
董总点了点头。
我分析道:“万众只要咱们两个真的有分歧了,那万众就真的完了。我走或者你走,万众的股价肯定跌到史上最低,你到时全都收回来,贺洁也会把她手上的股票都放掉,到时候,万众就真真正正的到了咱们自己手上。我再放出两个利好消息,年底业绩再一公布,所有不利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就让对手把心思都花在咱们股票上面,咱们可以釜底抽薪,拿下盈科,甚至是华西,抄他们老底,打得他们再也爬不起来!”
说完,自己还奸诈地笑了笑。
董总白了我一眼道:“笑得跟个二鬼子似的!”
回家的时候,我想到贺洁的话,就格外留意了一下,有没有车跟着我,结果发现都是自己胡乱瞎想的。
回到家,胜男正和老妈拿着一堆收据,按着计算器,计算着什么。
我好奇地走了过来问道:“干嘛呢?算家里开支呢?”
胜男笑着说道:“老妈这次是真发财了,你看看吧。”
我看了一下收据,是每张都是购买黄金的收据,我皱了皱道:“买这么多黄金干什么啊?给胜男的嫁妆啊?”
胜男打了我一下道:“我才不要呢,现在你看谁戴着黄金上街啊?这是咱们的投资!”
我啊了一声道:“妈啊?你投资?投资黄金?你懂吗?”
我妈瞪了我一眼道:“黄金现在掉价了,去年还是320元一克,现在278元一克了。去年我就想着买点黄金首饰给胜男,一个小姑娘手上一件收拾都没有,你也不关心胜男,啥都不给胜男买,就想着给胜男买两个金手镯。但觉得太贵了,都说香港便宜,就想着你什么时候去香港了,给我带点回来。谁知道,我昨天去逛金店,一问才280元一克,马上就下了定金,我这刚下定,马上就有人来抢了,我一看不能吃亏,就又排队下了定,又买了几个。都是预购啊,没有现货,现在是有钱都没得买啊!”
我哎了一声道:“妈啊,虽然说买跌不买涨,可现在金价跌的这么厉害,你买它干什么呢?等到再降了点,你再买多好呢?”
我妈撇着嘴道:“你懂什么?到时候再跌再买就是了,金子是永远不会掉价的,你看无论什么年代是不是都是黄金无价,到什么时候黄金才是流通货币!美金都是以黄金来衡量的!”
我呦呵了一声道:“你这是听谁说的啊?还有理论知识了?那你到底买了多少啊?”
胜男拿着计算器点了一通说道:“一共买了230克。花了63940元。”
我这才放心下来道:“那还行!就这么多了,别再买了,咱们不贪心,赚点就行!”
我妈摆着手道:“那可不行,我明天还得去,我都和楼下的刘姨约好了,明天起早就是排队!我打算有多少买多少?”
我还想劝我妈,我爸走了出来,拉住我说道:“让你妈买吧,就算以后跌了,咱们也可以给胜男做首饰啊,你妈啊,现在以为自己是金融大鳄了,也会炒卖黄金了,她就那么点钱,你就让她折腾吧!”
我哦了一声道:“我妈不会和人借钱买吧?要是就拿她自己那点钱折腾,就无所谓了!”
我爸笑着说道:“放心吧,我看着她呢?听说,你最近也遇到了不少困难吧?有没什么要爸爸帮忙的啊?”
我看着我爸的眼神,心里暖暖的,笑着说道:“你儿子大了,现在能独当一面的,您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