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owu人氣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線上看-17必須都抓起來鑒賞-o1orb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托尼见状便转头问瓦克:“你还愣着干什么?”
瓦克立刻咬着牙对朱迪道:“我们结束了,你这个一吵架就去找其他男人的表砸。你让我受到了羞辱!”
朱迪惊呆了,她呆呆的看着瓦克,又看向托尼,这个时候她的手其实还无意识的拽着塔帕萨。
这显然让瓦克更火,他的目光落在朱迪的手上:“你准备和他一起同生共死吗?”
朱迪这才反应过来,她慌忙后退,然后道:“不不不,瓦克,你听我说,我没有答应。”
“你特么的天天当着所有人的面陪伴他!我们结束了!”
瓦克说完一把揪住塔帕萨,挥拳打去。
塔帕萨顿时血流满面。
朱迪等女孩尖叫着,现在再没有那种男人为自己打架的自豪了,因为她们感觉今天的气氛不对。
朱迪到底觉得自己漂亮,她很明白自己的优势。
她也知道拉不住瓦克了,她找上了发号施令的托尼,她含泪道:“托尼,我真的没有和塔帕萨怎么样,我只是可怜总是挨打的塔帕萨。”
托尼冷冷的道:“如果两人争吵,就可以找其他人寻求安慰的话,你确实不配和我的弟兄在一起。”
朱迪。。。
“你可怜塔帕萨的时候,为什么不可怜一下你曾经的男友呢。”托尼的逻辑不能说不对。
这一点上,朱迪的做法确实是导火索之一。
她哽咽惶恐的解释道:“我只是想拿他来气瓦克,我想让瓦克为我吃醋。”
“还有种说法是,你想拿塔帕萨和瓦克比较,看看他们能为你做的怎么样,以满足你这种不计后果的虚弱心是吧。”
托尼站在瓦克的立场上问。
朱迪顿时哑口无言。
“滚开。”托尼冷冷的看着他,然后对谢特道:“办。”
谢特立刻冲过去轮起钢管将已经被按在地上的塔帕萨的腿当场打断。
塔帕萨惨叫着哀求着,谢特冷酷的再度挥舞钢管,并恶狠狠的道:“双枪的后裔,你知道你父辈的叛乱给自贸区的前辈们造成多大的伤亡吗?你们这些养不熟的狗。”
南美的生物链里,查理以下是华人印第安人白人并列,然后是南美各国按着巴拿马巴西阿根廷的秩序排列,最次就是双枪部落,叛徒的地位比小偷还低。
超市主管一听塔帕萨居然是双枪部落的人,他都炸了:“什么?托尼少爷,我不知道他的身份,如果我知道一定早就让他滚蛋了。”
“他说自己来自哪里?”
“他只说自己来自亚马孙而已,我没深究。因为他有南美独立大学的学生证。”
“那是假的,双枪部落的后裔没有资格上独立大学。”托尼门清的说完对谢特道:“这个罪孽的后代还伪造身份,打断他的四肢。”
超市的地上鲜血横流,没有真正罪过的塔帕萨躺在那里痛苦的抽搐。
但谢特毫不在意的擦拭手上的鲜血,然后狞笑着捏起朱迪的下巴:“去吧,那条狗才配你。”
事到如今就此为止也就好了。
但就在这时,瓦克看到朱迪心惊胆战之际竟还看了塔帕萨一眼,反省自己之前做的太软弱的瓦克瞬间暴走,他忽然冲上去,抢过谢特手里的家伙,狠狠砸向塔帕萨的后脑。
然后他回头揪住朱迪将她摁在塔帕萨身边:“你满意了吗?你看到结果了吗?”
澎!他挥手一耳光打在朱迪脸上,揪住她的头发心如刀绞的道:“我们在一起几个月了我天天哄着你,结果一不顺心,你就每天都带吃的给他,还给他擦拭伤口,婊砸,现在轮到你去救治他了,这才是你的男人!”
朱迪趴在那里嚎啕大哭,她其实是害怕,可是这才瓦克看来她居然在为塔帕萨哭泣。
于是。。。
1920年平安夜。
托尼带队杀死了双枪唯一的孙子塔帕萨。
这个消息在当晚就被警署闷了下去。
但消息最终还是传递回了矿区,整个双枪部落嚎啕大哭,十年了,想不到查理的报复还在继续。
【新书-这个机师挺坏的,已经上传,请帮忙收藏,谢谢啊】
他们看不到任何希望了,当晚双枪部落试图暴动,但被驻军凶狠的镇压,矿区血流成河,死伤三十多人。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终于瞒不住了。
1921年新年刚过。
韩怀义就从马莫耶那里得到了详细的情况。
事无巨细。
从起因到结果,包括二代目以下那些家伙是怎么签订攻守同盟,长辈们怎么帮他们遮掩的。
韩怀义看完冷笑起来:“怪不得这个畜生平安夜到现在都有点躲着我呢。”
然后他问:“那个女孩的情况呢?”
他注意到马莫耶什么都说了,就是没提那个朱迪后来的遭遇。
马莫耶叹了口气:“她被她的父母打断了腿,还有很多的女孩都聚集在她家门口骂她,她的父母已经准备将她送去巴西表叔那边了。”
“你同情她?”
“是。”
“我不同情,这虽然只是恋爱的把戏。但是我们又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考虑,那就是假如我是瓦克,我能不能忍受?我不能,这个女孩的做法确实不对,并引起了后果,但这件事要是没有我的儿子参与其中,不会这样剧烈。”
“。。。”马莫耶能说什么呢。
“要是我的话,我会重新泡个妞,睡给她看,也会揍双枪的孙子一顿,但是不至于杀了他,因为他在这件事里相当无辜。唯一的罪过就是学生证吧,但那是基于见识文明社会的,可以原谅的小瑕疵啊。”
“是的。”
“可是现在账算在我的头上,因为是我的儿子带队杀了双枪的孙子。那些印第安人都看着呢,就算没有这个关系在内的话,我问你,我们这一代什么时候敢这么做事的?”
韩怀义说完下令:“正式逮捕所有参与此事的人,包括我的儿子,并在法庭上公开问询和取证,全部现场直播。”
“查理,他还是个孩子。”
“正是你这样的叔辈让他膨胀,我死之后,走出国门之后谁来惯着他?何况他在摧毁他父辈辛苦建立的文明秩序!托尼如果有凌驾于法律上的特权,我呢?我是不是还该拥有瓦坎达的初夜权!”
“是,阁下。”
“初夜权?”
马莫耶顿时疯了,忙道:“不不不,我去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