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jsgf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農夫兇猛 線上看-第379章 誰還不是個穿越者了?相伴-24zd6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
大傻盘旋下降,到了距离地面五十多米的时候,李斯文纵身一跃,大傻则瞬间冲天而起,不会降落,以防有什么陷阱。
“轰!”
铁木盾重重砸在地上,李斯文卸力跃起,再轻盈落地,胖爷同步落在他肩头,此时大傻已经飞上千米高空,而大黄,二黄,三黄,四黄四只小黄鸟则一直藏在大杀器羽翼之中,轻易不会出来。
毕竟这年头,不会玩套路的,早晚要被淘汰。
李斯文没有忙着去查看都快枯死的水稻,也没有去看已经被豹爷封锁住,就躲在一处石缝山洞里的三个野怪,而是开启29级天赋灵视,绕着这附近的面包山查看了一遍。
这不是为了防止有埋伏,因为豹爷行事谨慎,与它随行的王铁锤,许致远,猪大,猪二,都早已搜查过四周。
李斯文此举,主要是寻找这三个野怪在此地生活的细节,是生活了几个月,还是几天,还是几年,这很重要的。
毕竟幕后黑手狡猾诡异,什么事情都得防一手。
不过这一看,李斯文就放心大半。
他首先找到的就是一处用沤肥的土坑,就在一处低矮的悬崖下,里面有尚未腐烂的茅草,已经淤泥,旁边还有一处简陋却隐蔽,最主要是很干净的茅厕,茅厕旁边还移植了几株野花,但目前已经枯死了。
从这一个细节来看,李斯文就自愧不如,同时也略好奇,做了野怪还要在茅厕上下这般工夫的,这——啧啧啧。
沤肥的土坑旁边还有两棵树,很好的隐蔽了土坑的特征。
而在另外几棵树木旁边,李斯文还看到了一处只有两米宽的菜地,同样很隐蔽,却又不耽误阳光的照射,看得出来是很费了一番心思的。
可惜由于大旱,这菜地都干裂了。
菜地上方应该有一条小溪的,溪水并未被拦截,只是由几根被掏空的木头做成的水管,藏在草丛与石头堆下面,巧妙的把溪水引过来。
可惜,还是由于大旱,这溪水也干涸了。
小溪的旁边有一棵野生的大树,好像是橡树,如今叶片发黄,上面连一个果子都没有,还是干旱弄的。
橡树树荫下,有一块被打磨得很光滑的大石头,可见有人经常在此休息或者洗衣服?
光是这块石头,就说明此地的野怪在此至少生活了五年以上,真不容易。
在小溪的对面,还有几棵不知名的果树,都是叶片发黄,但没有了果子,看来都是被吃掉了。
走过那几棵果树,又有数百米,就是另一座面包山,这里很普通,普通到了没人会相信此地藏着野怪,毕竟这里距离曾经的野猪小镇只有不到二百里的。
而顺着小溪的走势,两岸小块小块的稻田还真不少,但最大的也不过是三十多平米,最小甚至只有两三平米,都是很巧妙的用石头堆垒成梯田,四周有掩护,别说从远处看,走到进处都未必发现。
若是往年水草丰茂的时候,从天空飞过都看不到。
这里的主人,可真是够苟的啊。
李斯文心中油然而生知己的感觉。
看完这一圈,李斯文又瞅瞅胖爷,胖爷摇头,没有诅咒的气息。
“情况如何?”
回到那裂缝石洞,他就问。
“是这样,领主大人,我们跟着豹统领巡视西岸,顺便也巡视了一下铁索运河与西山湖,本来我们是没有发现这三个野怪的踪迹,不过豹爷却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所以一边给大傻发信号,一边沿途追踪,于是就逮住了。”
许致远回答道,言语之间都是对豹爷佩服的不行。
“这三个野怪是什么样子,人族吗?”李斯文再问。
“是,都是人族,但我们没有看清长相,其中一个还想拿弩箭射我们,但被豹爷一记电光就给打飞了,所以就吓得躲在石洞里,豹爷不想伤害对方,已经让我们喊了好久的话,可惜里面的人就是不吭声。”
“这样吗?那就强攻好了,时间不能浪费在这里。”
李斯文冷声道,同时唰的一下,拉下面甲,抽出开山斧,擎着铁木盾就要往石洞里冲。
“且慢!”
一个有些粗糙沙哑的妇人声音在石洞里面响起,“你们是什么人?”
李斯文心中暗笑,这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典型。
“出来说话!”
石洞里沉默了一下,随后脚步声响起,豹爷抬头瞅瞅李斯文,主动后退了几步。
李斯文却不动,灵魂力场其实已经探入石洞深处,里面的情况不说一清二楚也差不多了。
很快,三个人影走了出来,为首是一个非常高大健壮,皮肤黝黑,圆脸,年纪约四十许的妇人,从她那鼓起的手臂,手持的木盾,走路的姿势来看,这绝对是一个凶悍的战士。
第二个,也是个妇人,不算高大,但同样结实得如豹子,手中一把强弩,背上一把砍刀,弩箭上弦,目光凌厉,年纪大约五十岁左右。
第三个,还是个妇人,较为高挑,手持一把铁枪,难得的穿着一套破损的皮甲,矫健得如一头老虎,年纪大约三十许,就是脸上有一道自左而右的可怖伤疤。
然后——
嗯,没了。
好像是真没了。
……
李斯文的目光在这三个妇人手上扫过,基本都是粗糙得像麻石,而且骨节粗大,一看就是经常劳作所致。
不过她们的实力都不强,也就精英水准吧,不然若是能进阶英雄级,怎么也能比现在更好看一些……
哎,想什么呢。
在心中腹诽一句,李斯文就掀起面甲,微微一笑,
“我们是谁其实对你们来说并不重要,至少在你们还保持警惕的时候,我就算说我是神仙你们也不信对吧,收拾一下,把种子都带上,一粒都不能少,冬天的时候就指着这玩意活下去呢。”
三个妇人沉默,目光里的警惕之意依旧。
“我见过你种树,在湖边,你是德鲁伊?”
那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忽然开口,正是之前那粗糙沙哑的声音。
李斯文则听得很诡异,差点没咬住自己舌头,但面上他仍然很平静,德鲁伊,这个词,至少野猪人是不知道的,梁晋也不知道。
“我几年前也见过这头土著大鹰,但那个时候它没有这么强大。”
“二十四天前,野猪人的小镇被烧成白地,那一晚喊杀声一片。”
“几天后,居然降雨了,洪水在那边形成了一座大湖,接着,你就来种树了,而且可以让小树瞬间生长,所以你是动用了生机值?”
“别惊讶,我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如果你是邪魔,算我们倒霉,如果你是第九代君候,算我们幸运。”
“什么意思?”李斯文这回是真的惊讶了,这老太婆怎么这么牛逼?
“第八代君候,就是我丈夫。”老太婆简单一句话,再次惊得李斯文眨眨眼。
“十年之前,希望之城就已经被黑魔王给包围了,在那之前,我劝过他撤离,前往下一个净土区域东山再起,但我丈夫他自持传奇实力,自持城高墙厚,物资储备极多,兵力充足,所以不听我劝阻,我只能带着几名亲信逃离。”
“这一逃,就是十年,我本意是想前往这个世界仅剩下的三大净土之一的大雪山,可是五年前却在这里被野猪人给拦阻下来,前方大河滔滔,又有小夜叉巡逻,我无法渡河,这才藏匿于此,一藏,就又是五年。”
“等等!”
李斯文早已被这老太婆辉煌的经历给震慑了,“你为何不追随你丈夫,却舍弃他逃走,不内疚吗?”
“明知必死,为何不逃,当时希望之城因为采伐过度,周边卫星小镇沙漠化严重,这已经是失了天时——”
“等等,卫星?穿越者!”李斯文瞪大眼睛,不能置信。
但对面那老太婆却只是神情冷漠,“这个世界除了土著之外,谁不是穿越者?可惜我未能提前一步抵达雪山净土,不然,第九代君候应该是我才对。”
李斯文不说话了,他觉得他需要静静。
“不用想静静了,东西我都已经收拾好,此地不宜久留,带我们去你的领地!”
“她们两个是谁?”李斯文岔开话题。
“一个是厨娘,另外一个也是厨娘,是我救下的人族野怪,死了心吧,我没有女儿,这个世界没有这种套路。”
李斯文终于忍不住呲牙笑起来,笑完了,就重新落下面甲,对豹爷道:“带回去,按战俘管理条例处置,先隔离十五天再说!”
“刺啦!”
电光落下……
——
这个世界上的土著很少,剩下的都是外来者,而外来者自然也就包括了穿越者。
甚至在去年冬天,李斯文就终结了一个穿越者,他穿越成了邪恶领主,所以最终也没能解脱。
所以现在对于这个老太婆自称是穿越者,李斯文是一点都不意外,他唯独担心的,就是对方是不是幕后黑手派出来的间谍?
真的,幕后黑手那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因此,这一边他让豹爷把三个妇人带到大河西岸隔离,另一边他就开始在西山湖这边逐一测试水稻种子的安全性。
顺便,那一棵橡树,三棵果树也统统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