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lqy精华都市异能 無限血核-第208節:我是一頭怪物!!!閲讀-mo551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替身少年凝视着众人:“现在的情形,不需要我多说了,其实大家心底都清楚。”
“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痂沙、针金他们来拯救你们,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众人仍旧戒备,但目光闪烁,显出微微的犹豫。
少年的说到他们心里去了,痂沙和他们相处的时日很短,表现也越来越不堪。痂沙对神器占有欲望太强烈,很不可靠。
但这时,第四层传来痂沙的笑:“呵呵呵,替身,你一个人想要冲上来送死,也就算了。你还想蛊惑他们也和你一同来送死吗?他对局势都是猜测,所以你不能肯定。你就像撺掇他们,让他们为你分担风险?”
“不要上当了,诸位!闪电无序,会要了你们的命。就算你们冲上来,难道你们要杀了我和针金不成?杀一位神父和圣殿骑士?你们这是在和帝国为敌。就算你们胜利了,活下来,也会被圣明帝国通缉,你们今后就只能活在四处流窜,担惊受怕的生活。而一旦被抓捕,等待你们的是比绞刑更加残酷的惩罚!”
痂沙当然不会坐视少年鼓动其他人,他的这番话,让众人更加犹豫起来。
替身少年便看向鬃戈,他需要获得支持,而鬃戈显然是当中最具威望的人。
但是此时的半兽人眉头紧锁,没有任何表示。
针金哈哈大笑,嘲笑道:“替身,你还以为是我?你根本不是圣殿骑士,也根本不是贵族,你体内流淌着卑贱的血,你凭什么让他们去跟随你?你只是个替身,一个工具。你居然想一呼百应,想领导一群人,来对付我们?是刚刚的闪电把你劈傻了吗?”
针金效仿痂沙,嘲讽了少年一通后,又继续对其他人呼喊道:“他就是想利用你们。他能活,你们不能再受骗了!”
“我以贵族的名誉法师,你们都能得救!”
“相信我,我是圣殿骑士,而他不过只是个替身,一直在欺骗你们!!”
人群骚动起来。
替身少年在心中叹息。
紫蒂曾经在第四层的时候说过,她对局势的理解一旦都没有错。当针金暴露了身份,损失非常巨大。人们不会信任针金,同时更对替身戒备。现在他们看向替身少年的目光都在闪烁,都怀疑他居心叵测。
“在过去的同行时光里,你一直在欺骗我们。你到底是谁?”
“究竟想怎么样?”
鬃戈终究开口,他眉头深深紧皱,声音低沉。
人群安静下来,都在等待少年的回答。
曾经他们对少年遵从,乃至狂热,但现在脸面上皆是冷漠和怀疑。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
他仍旧是针金的模样,金发碧眼,相貌英挺。但他很狼狈,他身上有伤,带着血迹,还被闪电劈中,衣服和皮肤都有许多漆黑之处。
“痂沙、针金他们说的没有错。”少年说出第一句话。
众人都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少年又重复道:“他们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他以一种低沉、略带沙哑,但坦诚的姿态徐徐道:
“我不是针金。”
“我也不是天才。”
“我的身上没有高贵的血统。”
“我不是圣殿骑士。”
“我的身边曾有一个美貌动人的女子,我以为她是我的未婚妻。但她并不是我,本质上她是一个阴谋家。”
“我也不是你们的领袖。因为我没有资格来领导你们。”
众人更加安静。
如果少年否认或者躲避这些事实,他会得到更多的怀疑和戒备。
但现在,众人开始认真聆听他的话。
少年接着露出苦涩的笑:“我是谁?我曾经不断地问自己这个问题。”
“然而直到现在,我也根本无法回答我自己。”
“我原本的记忆都被清除了,现在的记忆都是被他人灌输的,并且仍旧是残缺不堪的。”
“诸位都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不如你们,因为我连自己都名字都不知道。”
少年悲怆的语气,让众人都凝视他。
“甚至连我自己的这副模样,都是别人的,我应该是受到了战贩的调制和改造。”
“事实上,如你们所见,我是一个兽化人,顶多算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兽化人。”
说到这里,替身少年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鼓起勇气。
“我是一头枪蝎。”
说着,他催动心中魔核,涌出红光,异变出暗金色的坚硬蝎壳。
沙漠的夜晚,枪蝎少年吃着金麻石,心中雀跃:“好吃、好吃!”
这番异变让众人惊呼,大多数人猛地后退一大步。
“我是一头酸液绿蜥。”
森林中,绿蜥少年苦练甩尾。结果受伤,第二天臀部尾椎生疼。
少年忽然变出尾巴,众人再次惊呼,许多人又不禁退缩一步。
“我还是一头蝠猴。”
少年长出了蝠翼,还有蝙蝠的耳朵。
那一晚,月光如水。蝠猴少年第一次听到无数美妙的声音,感受到大自然的邃的动人至极的美!
众人被连续惊吓,惊呼声小了,更多人驻足原地,很少有人下意识地后退。
“我是一头猴尾棕熊。”
少年摊开双手,众人便看到红光涌动又消失,然后少年的双手变成了猴尾棕熊的利爪。
许多个深夜,棕熊少年在山洞中哼哧哼哧地挖矿,勤奋不已。
人们没有再退,恐惧和紧张削减了许多,开始有惊奇之色。
苍须则看着这双熊爪,似乎想到了某个问题,陷入沉思。
“我是一头刀锋蜘蛛。”
少年变出刀锋利刃。
森林中,蜘蛛少年陷入苦恼当中:“看来蜘蛛编网也是需要苦练的!”
“天呐。这才是真相!”有人低呼,他认出来了,这是少年和魔兽们厮杀,越来越常用的那柄刀剑。
“我还是一头飞鼠,能够放电。”
少年异变出来的刀锋上开始电光缭绕。
为了能够放出电来,他可是苦练了很久,不惜活捉飞鼠,忍受电击努力去找到放电的窍门。
“没错,我是一个野兽,更是一头怪物。”少年的神情沉重无比,此时此刻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赤身裸体置身冰天雪地。
和他想的一样,人们看着他的目光,流露出浓郁的惊恐、排斥,想要远离。
但也和他想的不一样,除了惊恐、排斥、躲避的情绪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情绪,这让许多人的脸色变得复杂。
第四层没有传出声音来。
痂沙也是第一次见到少年这样的变化,他感到十分惊奇。
怪兽少年接着道:“我虽然是一个野兽,一个怪物,但是我想成为一名骑士,所以我一直用骑士的准则来要求自己。”
“我想成为一名神眷之人,所以我一直祈祷,却圣明大帝一直都没有回应我。”
“我想成为一位贵族,一个大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所以我一直督促自己努力振兴家族。”
“我想成为领袖,所以我努力冲锋在前,全心主持公正。”
“我多么希望我是!”
“我差点以为自己就是了。”
“但我不是。”
“我脑海中浮现的记忆,是别人的。”
“我的名字是别人的。”
“我的未婚妻也是别人的。”
“从我岛上苏醒,我就活在谎言之中。”
少年苦笑:“你们知道吗,当我第一次兽化异变时,我的心里有多震惊!”
“我怀疑过这是血脉觉醒,也怀疑自己误服了某种变身药剂。”
“当我一步步发现我能兽变更多,我饱受煎熬。”
“恐惧、怀疑、彷徨……我问自己,为什么我会成这样?”
“我不想让紫蒂担心,我也不敢说出真相。”
“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但是它们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想遗忘,但遗忘不了,因为严苛的环境总是逼迫我不得不使用这种能力。”
“渐渐的,我发现它们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是我的一部分。我厌恶和逃避它们,就是厌恶嫌弃自己。”
“我同情大个子,因为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我自己。”
“当同伴兽化发狂,我最惧怕。我特别恐惧未来会有一天,我会神智丧失,兽性大发,对身边的人下杀手。”
少年看向鬃戈,坦诚无比地道:“刚刚有人说我骗了你们,是的,我欺骗了你们。如果有可能,我还想骗你们一辈子。如果有可能,我愿意把我自己都欺骗住。”
“因为我不想自己是一个怪物!不想自己是一个兽化人,一个替身,一个工具!我不想被排斥,我不想被厌恶,我不想被歧视。”
众人皆有动容。
少年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苦笑:“其实一路上有很多破绽,但为什么我到现在才发觉?”
“因为我更想骗自己啊。”
“我想骗自己是一位高贵的骑士,有着精致的铠甲,骑着高大的白马。”
“我想骗自己是一位贵族。有自己的城堡,避暑的庄园。还有一位美丽动人,财力不俗的未婚妻。”
“我想骗自己得到了神明的眷顾和赏识,我想证明自己有着坚定的信仰。”
“我失败了。”
“如你们所见,我不是。”
“我什么都不是!”
“我现在只能告诉自己:嗨,你个蠢货,别骗自己,抛掉你那些可笑可怜不切实际的幻想,你不是!认清现实吧,你连常人都不是,你是个被改造的兽化人,一个怪物。”
说到这里,少年眼眶明显泛红。
这是他的真情流露。
众人沉默。
大家都静静地看着少年。
他们脸上的戒备消失了,警惕的神情也在逐渐消失。
“哈哈,你很有自知之明啊,替身。”第四层传来针金的嘲笑。
人们顿时皱起眉头,许多人流露出厌恶的神色。
但紧接着,少年的声调陡然拔高,话锋一转:“我虽然什么都不是,但想都不能想吗?”
“我不是,就不能做吗,”
“我不是,就不能尝试吗?”
人心震荡。
“哼,痴心妄想。”痂沙极为不悦,贬斥道,“人一生下来,就决定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你要认清现实,安分守己,才能得到属于你的幸福。而被贪婪和欲望驱使,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必然下场凄惨暗淡。这就是你最大的原罪,你抱着这样的想法,就是社会动乱的根源。你怎么有脸说出这样的话?现在认罪或许还能得到救赎和宽恕!”
众人眉头皱得更深。
替身不理痂沙,继续道:“如果有机会,我想成为骑士,我想成为贵族,我想成为神眷之人。这些我都想,别告诉我,你们不想!”
众人身心大震。
“如果你们不想,你们去荒野大陆干什么?!长途跋涉,跨越海洋,冒着巨大风险,去一个充满战争风险的地方干什么?!”
“我是一个怪物,我被排斥,但你们呢?你们难道没有被排斥过吗,难道没有被唾弃、被厌恶过吗?没有被权贵碾压吗?没有被生活欺骗吗?没有被你们的理想,你的梦折磨过吗?!”
少年忽然一连串语速极快的质问,让全场鸦雀无声。
少年深吸一口气,语气变缓,目光深沉地道:“我们其实是同一类人。”
“我们生来平凡。”少年看向白芽,白芽面色泛红,神情激动。
“我们被人排斥厌恶。”少年看向大个子。大个子的眼皮子微颤了几下。
“我们被亲人背叛。”少年看向苍须。老学者眯起双眼。
“我们总是得不到公平对待。”少年看向半兽人。半兽人的呼吸已经变得粗重。
“我们还犯过罪,自己无法饶恕自己。”少年看向蓝藻。自从少年苏醒站立,蓝藻一直在半跪在地上,此刻正仰望着他。
“我们被唾弃,被流放,被通缉,被群嘲。那又怎样呢?”
“我们不应该去想吗?”
“我们不应该去做吗?”
“现实已经让我们如此痛苦,生活糟糕的让我们难以忍受,我们只有去想去做,我们才能变得更好。”
“事实上,我们一直在尝试。”
“一起沦落到这个海岛山,我们并肩作战。我们为了食物和水去狩猎,我们中毒。我们在沙漠中挣扎,遭受兽群的追杀,我们在营寨中打退魔兽军团的进攻,我们长途跋涉,沿途采集物资,我们在小山谷中建造新船,我们起航在炼金工厂冲破艰难阻碍。”
少年在人群面前踱步,复述着这段时间以来的精力。
“我们为的是什么?”少年张开双臂,再次质问。
“我们想活下去。”
“但这还不够!”
“远远不够。”
“我们还想活得更好!”
“我一直这样想,我不信你们不想!”
“闭嘴,闭嘴。你这个魔鬼,你在蛊惑人心,你是如此的大逆不道。你身上的罪太大了,在这样错下去,你将得不到救赎!”痂沙嘶吼,少年的这番话让他愤怒至极。
少年微微一笑:“魔鬼?是,我是!”
他拍着自己的胸脯,大胆承认。
然后,他手指着眼前的人群,掷地有声:“但绝不只我一个。我们每个人都是魔鬼,都是野兽!”
“我们想活,想活得滋润,想有充沛的食物和水,想有人上人的身份和荣耀,想要神器,想要滔天的功劳。所以,你也是,我的神父大人!”
瞬间,痂沙瞳孔猛然收缩。
少年大声呼喊:“在这座海岛上,我们迷失,我们困顿,我们被追杀,像是死狗。我们累到瘫倒,只为新船所带来的希望。无数阴雨连绵的晚上,我们一起祈祷明天能够放晴。”
他接着跺脚,手指着地面。
“这是战贩的迷怪岛。这里有的不只是人造的魔兽,也有魔鬼和怪物。”
“我们看似在我们的人生中迷失了方向,但事实上,我们内心始终明白我们要如何前行。”
“诸位,听听你们内心的声音!”少年激动地拍打着自己的胸膛,“你们究竟想要什么?在这里乖乖等死吗?想要去投降吗?去信任这样一个神父?像是狗一样摇尾,乞求他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吗?然后,他吞掉所有的功劳,就像是主人吃掉所有的肉,将骨头抛给狗,你去啃吗?”
“骨头,大个子不吃骨头,大个子吃肉。”大个子迷迷糊糊睁开双眼,他被吵醒了,他看到了少年,也看到了其他人,但他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没有资格领导你们的。但是我想诸位仔细聆听你们内心的声音,你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是低头而止,还是奋起反抗?”
人群死寂。
但这种死寂又和之前有所不同。
只要仔细听,就能听到人们砰砰乱跳的心声,还有粗重的呼吸。
“爸爸,你还活着!”大个子大叫,他狂喜地站起身来,但因为动作太快,头脑眩晕,没有站稳,又半跪在了地上。
替身对他笑了笑,然后再次看向众人。
他没有再说话。
他在等待。
然后,他等到了!
“主人,不管您是谁,您一直都是我的主人!”蓝藻呼喊着,站起身来。
“我的命是您救的,太多次。我愿意追随你,大人。”白芽大声地道。
“您比针金更适合骑士和贵族的身份,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苍须悠悠开口,擦拭了一下他的镜片。
“您是一位英雄,我们的英雄。”木班拿出了连射弩,他身边的人顿时挪了几步,下意识远离他。
鬃戈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这是我听过的,有史以来,最动人的阵前演讲。就让我们再一次……并肩作战吧。”
大个子站起来,鬃戈走上前来,三刀紧随其后。
蓝藻、苍须、白芽……
所有人汇聚到了。
重新汇聚到了少年的身边。
而这一次。
少年不再是针金,不再是圣殿骑士,不再是贵族,不再是神眷者。
而是……一头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