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kl6精彩小說 低維革命 肥瓜-第410章 死亡之上的恐懼鑒賞-fvpb8

低維革命
小說推薦低維革命
在阴柔男子的照看下,71号的伤势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基金会曾经的一些医疗体系在猎人群体中还是有一些保留的,所以不是大伤,都能够得到极快的治疗。
至于那位老者……他自从被一拳打飞瘫坐在地上后,一直也就没站起来过,他明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就算是自己不会死去,也绝对没有胜算。
经过一些药剂的涂抹,71号已经能够站起来了,阴柔的长发男子扶着她,走到了老者面前。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会反抗,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和那位追击者背后没有任何的组织,他记恨基金会,我也讨厌这个逐渐走向死亡的世界,所以我俩就自发的联合在了一起,这些年,我们杀了不少的人,罪大恶极,我不想为自己申辩,所以……随你们处置吧。”
他的语气没有什么波澜,死气沉沉。
陆远皱了皱眉,他和其余的猎人赶到的时候,也听到了老者和71号的一些对话,至于基金会这个词,陆远更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之所以知道【基金会】,就是那个追击者告诉你的?”陆远问道。
“随便你怎么想吧,我不想再说话了。”老者闭上了眼睛,示意自己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呵呵,感觉还挺倔强啊,你这无所谓的态度,很明显早就已经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个结局了吧。”
“……”老者沉默着。
“emmm,这么说也不太对,你应该是一直就想暴露自己是死体的身份,期望着会有个人来阻止你吧。”
陆远说着,那老者依旧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眉角不易察觉的抽动了一下。
“你之前曾经说过,自己早就不想干了,其实……你说的不是不想再当猎人了。而是你早就不想继续以这种‘人不像人,死体不像死体’的状态存在下去了吧。
因为是死体,所以不敢在人类面前展现真正的自己,但是思维却依旧还是人类的,从内心深处又不想承认自己已经死去,这种两端矛盾的心态,想必很难受吧。”
“你怎么想是你的自由。”老者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好啊,那我就继续想一想,你这个夹在死体和活人之间的物种在长达几年的思考之下,自我认知崩坏了,你不知道应该站在那边,不知道应该如何自处,所以你就妄想着顺从自然的规律,来加速人类的灭亡,你应该是这样想的————反正人类早晚都会消失,因为‘无法死去’这个现象已经渐渐的成为了一种规则,就好像是光速,重力等等,是自然界的一个新的进程。
所以,千百年后,活着的生物总会被死去的生物所取代,因为活着就会死,而死了则会持续到永远,然后再过个几百几千年,死体再渐渐的萌生智慧,这样,世界上就会出现很多很多像是你一样的智慧死体,那样你就又能找回自己的归宿了,是吧。”
老者没有说话,但是却不自觉的移开了眼睛,不在望向陆远。
也就是在这时,陆远话锋一转。
“当然了,这种等待前年,期盼新的物种降生的念头,终究还是太漫长,太孤独了,你根本不可能等那么久的,你会疯掉的,所以你期待的,只不过是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个人来发现你的所作所为,阻止你,让你有一个‘自己已经失败了’的理由。
所以,你才会在见到我和毛利先生后,留住我们,因为你觉得我们是个变数,你觉得我们能发现你就是内奸,你希望我们能抓住你!
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你已经不想干了。”
老者闭上了眼睛:“我还是那句话,随你怎么想,我是个罪人,你们想把我剁碎了,还是把我送到守墓人手里,永远的埋葬,我都没什么可说的……”
他微微坐直了身子,等待着让别人宣布自己的结局……就好像是一个荒唐无奈的游戏,终于迎来了结局。
但是……
“很不幸的告诉你,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是没有救。”陆远突然的说到。
“可笑。”老者喃喃着。
“基金会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会迎来一个代表着希望的神,他会拯救整个世界。”
“呵呵,希望之神么?一个荒唐的谎言而已,基金会甚至连希望之神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只不过是让人类苟延残喘的一种精神鸦片而已。”
陆远点了点头:“是啊,只是一个谎言而已。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希望之神是存在的,起码,那个能拯救这个世界的是存在的。”
“哈哈哈————”老者突然笑了起来:“你觉得?你以为你的感觉能代表什么?你见过希望之神么?他在哪?他长什么样子?难道那个希望之神是你么?哈哈哈————”
老者笑了起来,当然,那不是开心的笑,而是一种类似于荒唐到无法用语言来表述自己的心情,所以只能放肆的笑罢了。
哈哈哈————
可笑。
哈哈哈,太可笑了。
他就那么笑着,直到缺氧了,也没有停下来,反正他也不需要那个玩意。
然而他等待的结局却终究没有出现。
在这没有愉悦感的笑声中,猎人们离开了,没有人想要过来剁碎他,也没有人把他绑起来,押送到坟场。
甚至没有人再多看他一眼。
“喂……你们干什么去?”
“等等,你们怎么了,快来啊,把我剁碎了!”
没有人理睬他。
老者有点慌了,他艰难的爬了起来。
“你们————你们等一下,快回来!我是罪人!我是死体啊!我杀了你们的同伴,我骗了你们?”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快回来!!!!”
月光依旧没有透出云层,黑暗中,大家的背影越来越淡。老者身上的伤不足以让他快速的移动,所以他只能艰难的爬行,用手指扣着地面,试图追赶伤曾经同伴的背影。
终究……那些背景消失了。
老者茫然的趴在地上。
突然间,他感觉到了一种恐惧,一种自己最惧怕,但是却一直没有意识到的恐惧。
自己…..无处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