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q6o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真不是大魔王 txt-第253章 殺機熱推-yalgg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啪。
随着叶向佛停下脚步,跟在他身后的楚贤王等人也本能驻足,却没有发现,他们距离马车尚有十几步,此时他们完全沉浸在叶向佛“妥协”的喜悦中,更没有发现,不知何时邹辉已经来到了叶向佛的身旁一侧。包括楚贤王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眼前这座看似普通的马车上。
芈安就在里面?
叶向佛还真是小心,特地用这种看上去最为普通的马车遮掩踪迹。
“倒是便宜了我们。”
楚贤王眯着眼睛,里面全是喜色,似乎已经看到芈安随自己回城,以芈家皇族之力稳固圣威的那天。李云逸看的没错,在楚贤王的心中,的确没有什么东西比芈家掌握皇权大势更重要,这也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追求,从这一点上来说,其实他和斗志全无的芈熊是一类人。
穷其一生,执着一事,这种人是极其可怕的。因为他们必然会将全部的心思专注这一点上,执念远超任何人,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就像,当初芈熊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甘愿舍弃整个虎啸军,也绝不出手相助。但是此时的楚贤王还不知道的是……
李云逸同样是这种人。
叶向佛。
也是!
“请五皇子下车。”
叶向佛直身行礼,没有人觉得他有失礼数。恰恰相反,身为镇楚王,王臣之极,他能对一位皇子如此客气已经算不错了,他人只会说他的好,绝对不会说他逾越常规礼数。
一声起,楚贤王等人的目光更期待了,只是当他们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马车上时,无人注意到,马车后侧方一处,正是楚贤王等人视野的盲区,一道身穿普通骑兵制式铠甲的人影一直在随着叶向佛的脚步变换身位,就在叶向佛朝这座马车拱手行礼,道出五皇子之名的一瞬间。
轰!
如同一颗烟花在大地上骤然爆裂,一声春雷平地起,在所有人骇然地注视下,一道黑影冲天而起,仿若箭矢,又如山崩,以一往无前地姿态,一步踏出,钻入了这辆被众人环绕的马车!
“敌袭!”
“保护楚贤王!”
“保护五皇子!”
邹辉整个人就像是被针扎了屁股,伴随一声凄厉的嘶吼猛地窜了起来,以自身肉躯结结实实挡在了叶向佛身前,一边固守,又是一步踏出,直逼马车。
敌袭?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发生在电石火光一瞬间,直到邹辉挺身而出,半个身子都闯入马车了,另一边,楚贤王身后,只听撕拉的撕裂声响起,足足四道狂暴的气机冲天而起,四道黄影扑来,把楚贤王整个团团围住,罡气弥漫接天蔽日,隔绝一切!
楚贤王背后的皇族一脉寥寥十几人,竟然有四个宗师!
诸葛剑等人在外围看到这一幕哗然失色,尤其当他们想起楚贤王之前表现的坦荡,不由咋舌。
这老家伙,真是阴险啊!
四个宗师,如果全都拼了命的救他出去,他铁定死不了!从表面看去他是为了大局为重,实则也是胆小如鼠啊。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这番安排还真有了效果。只是,这效果是否如他的意,这就真的不好说了。
四大宗师围来的瞬间,楚贤王终于反应过来了,但是第一时间,他想的竟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
“马车!”
“蠢材!不要管我,马……”
楚贤王拼命嘶吼,哪里还有先前的老态龙钟?他的反应已经很快了,只可惜,还未等他把话说完……
砰!
马车,炸了!
狂暴的罡风如海啸般横飞肆虐,刚刚踏入马车半个身位的邹辉就像被一柄重锤砸中,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轰然砸出,倒飞而落,在他飞出的轨迹上,人人可以清晰看到,一团血雾从他的口鼻里喷出,艳红刺眼!
邹辉,重创!
偷袭者是宗师!
连邹辉都被一击而败,那么被对方锁定的马车……
人人骇然,看到整个马车在邹辉被击飞的瞬间轰然倒塌,烟尘弥漫的同时,血水迸溅,白骨纷飞,半颗头颅直接飞了出来,和它一起飞出来的,还有漫天的明黄蟒袍碎片,更有令人眼瞳猛颤的……残肢!
这是……
叶向佛对马车行礼的那一幕依稀还在眼前,声音尚在耳畔,看到这些随着马车炸裂的碎肢残骸,所有人傻眼了。
芈安,死了?!
就在楚京城下,千军万马的固守之下,死了?!
一时间,整个天地仿佛凝固,人人瞠目结舌,如在梦中惊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
砰!
邹辉狠狠摔倒在叶向佛脚下,脸色煞白,脸颊上更沾有血污,他下意识用手一抹,眼瞳狂震的同时,厉啸再起:“刺客杀了五皇子!”
“绝对不能让他逃了!”
五皇子,真的死了?
眼看邹辉不顾重伤拍地而起,再向已是残垣的马车冲去,这一刻,无论是楚贤王身边的宗师还是云菲公主等人终于反应过来了,无数罡风扑面,至少二十道散发着强大气机的身影瞬间降临,把整个马车团团围住,人人心神惴惴,无法安定。
太快了!
说时迟那时快,从黑影冲入马车,马车轰然炸裂,再到邹辉卷土重来不过瞬息之间的事,电石火光间,除了楚贤王和邹辉之外竟然没人反应得过来,而当他们回过神来,已经彻底迟了!
血污遍地,残骸纵横,更有明黄蟒袍碎片证明着他的身份……人人心头一片冰寒,如坠冰窟。而当他们惊惧的目光重新落在已是残垣的马车附近,眼底已尽是暴怒。
谁!
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皇城之下袭杀皇子?!
轰!
足足二十余位宗师瞬间降临这方寸之地,爆发的威压是分外恐怖的,就像是一座山岳压下,人人心口沉闷,别说说话了,连呼吸都异常艰难。残垣之上,连烟尘都停止了坠落。而就在这是,他们讶然看到,这片升腾不坠的烟尘中,站起了一个人影。
是一掌拍死五皇子的凶手!
“杀了他!”
有人咆哮声音未落,众人突然看到,烟尘里的人影突然举起了一只手,人人心头一颤,片刻犹豫之时,只听狂笑声如雷响起。
“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痛快!”
“太子殿下!当年恩情,岳某人还给你了!”
恩情?
还?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齐齐脸色一变,心起诡异预感,只是还不等他们想到这诡异的预感从何而来,听到邹辉沙哑而急促的咆哮声再次响起:“拦住他!”
“他要自杀!”
一个宗师,怕是穷其一生才能达到这一境界。他要自杀?
邹辉的提醒已经很及时了,但还是晚了一些,当众人反应过来,只看到烟尘里那道身影高高扬起的手如闪电般挥下,只有个别几人是邹辉的死忠在第一时间扑了上去,但是迎接他们的,只有满天红白浆液,如雨纷飞!
砰!
一颗头颅轰然炸裂,就像是一个熟透的西瓜,望着这一幕,就连周围平日见惯了各种生死的各位将军都忍不住了,脸色煞白如雪,差点直接呕吐出来。但除了恶心之外更多的还是……
震撼!
惊悚!
什么鬼?!
一个宗师潜伏在大军之中,击杀了五皇子,最后竟然选择了自杀?!
呼。
随着烟尘坠落,一尊无头尸体映入眼帘,所有人望着面前这具残破无法辨认的尸体,懵了。
这究竟是……哪一出?!
没人能想到堂堂皇城之下,竟然还蕴藏着这等杀机。更重要的是,他的目标不是叶向佛,也不是楚贤王,竟然是五皇子!
这是为何?
难道说……
正在众人瞠目结舌,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一切时,突然,这刺客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闯入心头,人人精神一凛,不约而同齐齐望向旁边一人。
被麻绳捆缚的人。
芈虎!
这刺客,是他的暗手?
正在这时,他们看到了一张茫然的脸,似乎在问:
“姓岳?你是谁?”
可是下一刻,似乎注意到了众人视线的凝聚,芈虎身体一颤,猛地醒来,望着身前残破不堪的马车和满地的尸骨残骸,他的脸上突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潮红,在众人讶然的注视下,只见他猛地用力,竟然把封住他嘴巴的布帛生生吞了下去,根本不顾自己差点因此憋死,癫狂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报应啊,报应!”
“这就是告密者的代价!”
“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谁都别想得到!”
“苍天有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哈哈哈哈!”
芈虎双目猩红如血,整个人扑倒在地,就像一个疯子一样扑腾着,众人皱眉间,更清晰闻到一股腥臭味从他的身下传出,后者却像丝毫没有察觉,依然在狂呼着报应二字,沉浸在自己的狂欢中,眼球明显已经失焦涣散。看到这一幕,人人心头一震。
芈虎这是……疯了?!
一日兵败,兵临城下,自己的家族背叛……对于芈虎来说,今天必然是绝望的一天。这一点,从刚才他看叶向佛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而现在,五皇子身死,他大仇得报,悲喜交加之下,竟然疯了?!
这不是不可能,因为它是意志的崩溃。
所以说……
人人望着在地上撒泼不止的芈虎,陷入了沉默和苦思。
那岳姓宗师,真的是他派来的?五皇子的死,他就是幕后真凶?
或许是因为变故太大,太过突然,足足许久,整个四周竟然没有一人说话,人人脸色凝重,又似乎不敢打破这份宁静。君不见,楚贤王的脸色难看的就像是冬天霜打的茄子,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芈虎,还有这一道暗手?
虽然没人说话,但显然,因为那岳姓宗师临死前的自爆,全场大部分人都认定幕后主使者就是已经疯了的芈虎。但就在这时,没人注意到,就在刚才周围陷入无尽混乱,各方宗师接连出手之际,唯有李云逸所在的虎牙军这边安静如山,福公公江小婵脸上尽是诧异惊骇,看上去和别人表情一样,但无人知道,他们惊诧的根本不是五皇子的死,而是李云逸刚才那声提前叮嘱。
杀机将起?
千万别动!
李云逸是如何知道的?
只可惜,起码现在他们无法从李云逸口中得到答案。并且就在所有人都一脸凝重地望向疯癫的芈虎之时,李云逸却没有。
他的目光始终滞留在地上那些断肢残骸上,反复打量,眉头紧锁,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直到突然,他的眼瞳蓦地一缩,,眸子突然抬起,径直落在了前方同他人一样面色煞白的叶向佛身上,一抹摄人心魄的精芒闪过,如能洞穿一切,看破人心!
“绝!”
“好一手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