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第三百五十七章 終於成功了相伴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地上的七盏琉璃七星灯在林清婉结印的最后一瞬,在极短的时间内,骤然熄灭。
七星灯熄灭,就意味着她失败了,失败也就意味着她有可能会因为术法的反噬而死。
就在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
突然眼前一道黑色的身影闪过,她整个人身体便是一轻。
在这最后一刻的关头,苍穹突然飞身掠起,一下子将林清婉抱了起来。
“别灰心,用你的眉心血将所有琉璃七星灯点亮,然后用心结印,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苍穹抱着林清婉飞到了祭坛的半空之中,那朵红色的彼岸花坐台也跟着飞到了半空之中。
林清婉来不及多想,闭上眼睛专心致志的快速的双手结印,然后用尽所有的灵力专心的使用术法。
她感觉到苍穹将一只手放到了她的后背之上,然后苍穹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的传入了她的体内。
她只觉得全身仿佛有用不完的灵力,没错,她之前就是因为灵力的缺乏才一次次的失败。
而苍穹渡给她的灵力,正好弥补了她缺失的那一部分灵力。
在她结印的那一瞬间,那些熄灭的琉璃七星灯,在一瞬间突然亮了起来,光芒四射。
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满天星空璀璨耀眼。
“婉儿,这术法最后一步,就是吸取天地灵气,汇聚满天星空的星海之力,记住了吗?”
苍穹说着,便带着林清婉飞到了神庙的苍穹顶上,漫天星空的光透过苍穹的顶直直的照射了进来。
无数的星光如同漫天的雨点,一点点的透过穹顶落了进来,林清婉闭着眼睛,双手飞快地结印,那些落下来的星光。
萦绕在林清婉的周身,她仿佛穿着一件闪耀着白色纱裙的仙女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道红色的星光骤然出现,仿佛闪电一般凌厉的朝着林清婉落了下来。
她感觉到异样,不由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这一道异样的红色星光,不由的眉头一皱,不惜冒着元神俱灭的危险。
比较老人与海
还是直直的朝着那道红色的星光飞掠而去,当她手中的一道光芒射出去的时候。
那道红色的星光骤然熄灭,她感觉到全身撕裂般的剧痛袭来。
那一刻,林清婉用力的拿银针刺破自己的眉心,鲜血从她的眉心处飞了出来。
她抬起手,用眉心之血涂染手指,飞快地画出了一个极其复杂的符咒,同时从唇齿之间吐出了绵长的咒语。
漫天的星斗在她的眼前旋转,渐渐纳入了她的力量范围,她张开了双手,用出了天玄宝典里最高奥秘的术法。
星空之下,属于她的那颗红色的星辰骤然闪亮了起来,发出了红色耀眼的光芒,照耀大地。
以那颗红色红色的星辰为中心,四周的星辰也开始微微晃动。
所有的星辰都散发出强烈的光芒,那些光点一点一点的朝着她汇聚而来。
这一瞬间,林清婉终于成功的使用了天玄宝典里最高奥秘的术法。
她感受着从星海之上传来的强大灵力,如同澎湃的海水一般从天空中不断地朝着自己涌来,灌注进了她的身体之内。
她通过自己的心魂操控着这一股强大的灵力,让自己的命星焕发出了巨大的光芒。
那一刻,天空中的星辰突然发出了巨大的光芒,天空被星辰的光芒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与此同时,苍穹的一只手已经变得漆黑,漫天星辰的光芒,骤然从天幕之上坠落下来。
当那些坠落的星光落在林清婉和苍穹的身上之时,那些星光在一瞬间骤然黯淡下来,瞬间熄灭。
林清婉和苍穹双双从半空之中下跌,如同坠落的流星一般。
在林清婉下坠的时候,她看到无数星辰在她的眼前旋转,飞舞,夜空中的星海之力,仿佛无数坠落的流星飞快地滑落下来。
然后又悉数融入到了自己的体内,她知道那便是苍穹所谓的星海之力。
那颗暗夜中发出耀眼光芒的天魔星,在停留了片刻后,便骤然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父亲,你看到了吗?我终于做到了,我终于成功了。
九华山神庙大殿里,琉璃七星灯的光芒骤然大亮,绽放出流光溢彩的光芒。
七道红色的光芒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掌控着,迅速变成了一架红色的光之桥,飞快的在夜空中凝聚成型。
将坠落下来的林清婉和苍穹稳稳地托住。
星象轨迹已变,天命逆改成功。
从此后,林清婉的宿命已改,所有的一切都将变得不同!
当九华山上空的星象改变的时候,望星阁顶端的神庙里,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正认真仔细地凝视着这一切。
当他看清星象更改的一瞬间,再也无法抑制地露出了惊喜交加的表情。
“那丫头竟然真的成功了!灵溪,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女儿长大了,她竟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天玄宝典里所有的术法。
甚至用了天玄宝典里面最高奥秘的术法,为自己更改了命星,成功为自己更改天命。”
国师君离澈看着漫天星辰,有点不可思议,他本来以为林清婉至少也要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才能成功。
她面色狂喜,低呼道:“只用了二十二天……这个丫头果然不一般,竟然只用了二十二天就成功了。”
在他身后,突然有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哟!不知道是什么成功了?让国师大人,您这般兴奋开心?”
国师君离澈霍然回头,看着身后的九皇子,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除非有我的命令,否则没有人可以擅自闯入。”
“国师大人,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现在整个南渊国的兵权可都掌握在本殿下的手中,我若是一声令下,便可以让你身首异处。”
九皇子声音冰冷的开口说道。
“就凭你也想杀我?殿下你仿佛忘记呢,你的术法都是我教的,你应该知道,除非我愿意,否则没人能抓住我。”
国师君离声音平静的说道,眼神却是充满了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