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5ohz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江湖梟雄 起點-第一三五五章 人呢?!推薦-23ajh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
荒芜的山沟里,随着雀哥身边的一个青年发出一声惨叫,另外一人也将手电筒照进了面前的木箱子里。
“呼呼!”
狂风乍起,三人看见里面的景象,齐齐懵逼。
木箱子里面,有一张沾满血迹,散发着恶臭的床单,掩映之间,将里面的东西漏出来了一角。
通体泛黑,生有长毛,看起来异常诡异。
“雀哥!你弟弟是不是尸变了!我这几天看林正英的电影,里面说僵尸就长黑毛!”那个被异相吓坏的青年,此刻已经带有哭腔,如果不是感觉一个人跑更危险,估计他早都撩了。
乱世小民 样样稀松
“去你大爷的!别他妈瞎说!”雀哥看了一眼箱子里的东西,也感觉有点渗人,随即一步上前,猛地掀开了床单。
“哗啦!”
随着床单被雀哥撤掉,一只已经不知道死了多久的野狗暴露在了三人面前,这条狗的脸部已经腐烂,露出了森森白骨,同时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
“雀哥!你弟弟是妖怪!”那个整天看鬼片的青年精神崩溃。
“人呢?!”另外一个青年也觉得头皮发麻。
“去你妈的!事不对,快跑!”雀哥看见箱子里面压根不是小鱼的尸体,心里咯噔一声,目光扫动了一眼远方的无尽黑暗,转头就跑。
“踏踏踏!”
随着雀哥迈步,旁边的两个青年也跟在了他身后,三个人直接跑冒烟了。
不双
爱你不过一场游戏
雀哥跑,是因为箱子里没有小鱼的尸体,这事肯定有问题,而另外两个青年跟着跑,纯粹就是吓坏了,感觉这是挺他妈灵异。
“砰!”
就在三人迈步的同时,一声枪响陡然在夜色当中泛起。
“刷!”
枪声激荡之间,山谷两侧的山坡上,登时亮起了数盏强光手电,将山沟内照的亮如白昼。
“哗啦啦!”
脚步声泛起,两侧的山坡上人群涌动,至少有二十多人将山谷的前后两侧封死。
“妈了个B的!这是个套!”雀哥看着前方的人群,伸手就奔着后腰够了过去。
“砰!”
枪声再起,子弹在雀哥脚尖前方几厘米的地方溅起一抹烟柱。
倾城草包:邪王绝宠妖孽妃 楠随
“都别动!对方是茬子!”雀哥看着自己脚尖位置的一处弹孔,心里咯噔一声,对着旁边两人喊了一句,同时侧目一看,发现跟自己来的两个小青年压根没跑,而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就服服帖帖的抱头蹲在了地上。
“雀哥!我们来这边,一天就赚两千块钱,端枪行,但真不值得卖命啊!”一个小青年看着周遭逼近的人群,语气尴尬的开口。
“艹你妈!你们这俩篮子!”雀哥听见这话,牙关紧咬,同时也呼吸急促,在如今这种形势之下,深夜在这堵他的人是谁,他用脚丫子都能想出来。
“踏踏!”
与此同时,蒋宝成和赵茂华已经各自带着十几个人将众人的前后两侧堵死,张晓龙和汤正棉也在灯光之下,迈步走到了雀哥身前。
“你就是大雀?”张晓龙打量了雀哥一眼,笑呵呵的问道。
“我是你爹!”雀哥看见自己都已经被人指名道姓的认出来了,犹豫了半秒钟左右,伸手就向后腰的仿五四抓了过去,雀哥本身不是什么有名的悍匪,但既然跟在了肖凯身边,就已经做好了死保着他的觉悟,这种想法,是随着人的身份地位提高,在潜移默化中做出的改变。
“砰!”
张晓龙在雀哥有所动作的同时,甩手一枪过去,子弹落下,雀哥的胳膊也随即迸出一股血线。
“小兔崽子!你挺猖狂啊!”赵茂华助跑两步,一脚蹬在了雀哥后腰。
大荒截靈傳
“咕咚!”
雀哥被一脚踹倒,随即被赵茂华身边的几个小兄弟按在地上一顿圈踢。
“你们俩是干什么的?”蒋宝成拎着私改猎,大步向另外两人走去。
“大哥!我们俩就是底层的小篮子!这个人就是大雀!剩下那个叫朴灿宇的,在双庙村呢!”一个青年看着周遭乌泱泱的人群,一点没装逼,把知道的情况全给吐了。
“就你们这个B样的!出来混你妈呢?都整走吧!”汤正棉鄙视的看了一眼两个蹲在地上的青年,翻着白眼摆了摆手。
……
二十分钟后,双庙村民宅。
“咣当!”
剑徒之路
朴灿宇推开房门以后,快步走到了阿炳的屋子门口,拍了两下房门:“阿炳!开门!”
“怎么了?”正在屋内泡脚的阿炳听见喊声,起身开门问道。
“叫上你的人,带着薛茜马上走,速度快!”朴灿宇穿着军大衣吩咐了一句。
“啥意思啊!出事了?”阿炳看见朴灿宇急切的表情,面色一凛。
“大雀失联了!抓紧撤,快点!”朴灿宇急躁的开口。
“他们不是说去山里挖坟了吗?这地方的山沟子经常没信号,你别太紧张!”阿炳听见朴灿宇的话,开口安慰了一句。
“大雀拿的是卫星电话!不可能失联!你抓紧穿鞋,咱们去村子后山,那边有备用的窑洞!”朴灿宇语速很快的说道。
“行,我知道了!”阿炳听见这话,也感觉事情不太对,登时呼喝着叫另外几人开始准备。
“嗡嗡!”
两分钟后,朴灿宇带着阿炳和他剩下的几个小兄弟,一行人迅速驱车离开了这处院子。
……
雀哥被张晓龙按住之后,就被带到了山下,嘴里也不知道被塞了两双谁的袜子,然后蒙着头套塞进了一台面包车里,开始坐在车里一顿摇晃,等到车辆到达目的地,雀哥被重新拽到车下,而且摘掉头套之后,霎时眯起了眼睛。
这个地方,雀哥太熟悉了,因为这个院子,就是他上次来兰Z,偷袭杨东失败,却干死了一头熊瞎子的那处建材市场。
“咣当!”
随着车辆停稳,院内看护房的门被推开,李静波出门对张晓龙点了下头:“过来了,龙哥!”
“这么晚不在家陪儿子,你怎么到这来了?”张晓龙笑着点头。
“孩子在酒店,让保姆看着呢!你们对这边不熟,我不跟着,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这个建材市场,是我一个小兄弟开的,今天晚上所有的人都撤走了,你可劲折腾!”李静波把仓库钥匙递给了张晓龙,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哥马上就到!”
“行,先给他包扎一下,带仓库去吧!”张晓龙闻言,对着汤正棉吩咐了一句。
豪門遊戲:罪愛新娘 蜻蜓飛來
“……”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又有几台车开进了市场院内,车门敞开后,杨东、黄硕、腾翔、大河、二河、小蔡一伙人纷纷下车,站在了仓库门前的灯光之下。
“过来了,东子!”站在门口抽烟的赵茂华看见杨东到了,笑着打了个招呼,蒋宝成也掏出烟开始发圈。
“怎么样,还顺利吗?”杨东看着库门紧闭的仓库,接过烟来问道。
“顺利,这傻逼到了坟地之后就被我们盯上了!当时我要直接抓人,但晓龙让我们等了一会,说让他们先扒坟消耗一下体力,你是没看见当时那个情况,他们看见我们到场,还以为坟地闹鬼了呢!特别逗!”赵茂华笑呵呵的点头。
“抓住就好!我进去看一眼!小硕、小腾,你们几个都散开,把外围守好,不能让任何人进这个院子!”杨东吩咐了一句。
“孟辉,你把咱们的人分一下组,跟着你东哥的人走!”赵茂华随即插嘴,对着自己人喊了一嗓子。
“哥,咋回事啊,这里面的人是谁啊?”黄硕听见两人的对话,迷迷糊糊的问道。
“大雀!之前我安排在对方的人递来消息,说这个小鱼跟大雀的关系很不一般,而且大雀晚上要来把尸体带回去,就让龙哥去看了一眼,没想到还真把人抓住了!”杨东随口解释了一句,轻轻挥手:“你们去盯外围吧!”
“哎,好嘞!”黄硕探头向仓库里面看了一眼,随后带着两个青年向院外走去,刚一迈步,就看见肖发伶和吴志远两人,也远远向这边走来。
随着杨东进入仓库,黄硕一行人随即散开,分布在了建材市场周围,其中一个青年趁着其他人不注意,走到一处稍远些的巷子里,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咋的了,大侄子?”对面传来一阵寒暄的声音。
“三叔,我昨天用工行给你转的三千五百块钱,你收到了吗?”青年耐着性子对了一下暗号。
邪魅撒旦的逃婚妻
“出什么事了?”电话对面的肖凯放松了警惕。
“大雀出事了!他被张晓龙抓了!”青年直截了当的说道。
“确定吗?!”肖凯一愣。
“不知道!我们被带到了市郊的一家建材市场,据说大雀就在仓库里面,但是我们谁都没能进去!不知道人在不在,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青年如实回应。
《孝经 钟茂森
“……”肖凯听见这话,随即沉默下去。
“杨东说,大雀晚上去挖坟起尸的消息,是你们内部的人透露出去的!”青年补充了一句。
“内部?”
“没错!今天下午,小鱼的尸体是我去埋的,坟头土都是我给拍实的!按理说,杨东应该没必要死守着一具尸体啊!”青年按照自己的思路说了一下。
“你那边什么情况?”肖凯沉吟片刻,嗓音低沉的问道。
“你别想着抢人,肯定没戏!”青年堵死肖凯的下话,接着继续道:“建材市场这边,张晓龙、汤正棉、肖发伶、吴志远全在!再加上蒋宝成和赵茂华的人,就是个铁桶!在这种情况下,你来多少人都白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