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8x6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第九十一章 英雄末路看書-2871a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随着两辆警车一前一后的离开。
远坂家的洋馆前,整条街道整片街区也都恢复了之前的安静,两侧的住宅的灯光家家户户依然明亮,在这凛冬季节的夜里点缀出了丝丝暖意,平平淡淡却又带着些许的温馨意味。
——不过这才是属于常识的世界。
寒冷的夜风在街道一阵阵的吹过,之前作为战场而破碎的路面,却是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原样,像是因为外力而被打破的水面不再被干扰,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一般,甚至完全看不出来之前有过被破坏的痕迹。
明明之前才被三个从者的合战,在地面上撕裂出了一道道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的沟壑,也被半神狂战士的巨力狠狠的践踏大地,踩踏出了无数蛛网般四处溅射的巨大裂缝……
再加上后面也被吉尔伽美什的宝具群密集轰炸过了一波,半条街道都被一波炸飞上了半空,可谓是千疮百孔,满目苍痍。
但是就在那些从者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情况下,这一切都仿佛被「倒带」了一般,悄无声息之间就被修正了过来,现在更是一点儿破坏的痕迹都看不出来。
甚至于就连空气之中那因为从者们的激战,而一时间洋溢着的浓郁魔力,也正在缓慢稀释、逸散,充盈到更加广大的大气环境之中去。如果再过上十来分钟的时间的话,只怕后来者就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然,就算是现在直接过来察看,也很难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下子就都不见了?人都去哪里了呢?”
穿着蓝色的紧身盔甲,Lancer的身影出现在远坂宅的门前街道上,他狐疑而又锐利的目光四处打量着,只觉得到处都是疑点,又无法将线索串联起来。
明明之前的声势浩大,远远的听上去就是发生了一番异常激烈的战斗。
但是为什么,现在自己赶到了现场之后,却是发现就连四周的环境都是一成不变的样子?以从者的破坏力来说,不说是超级赛亚人那么夸张,但是在城市之中也是人形暴龙、无情的拆迁机器一般的存在了。
華娛天王
直接将城市一条直线的击穿过去,从一边打到另一边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可是现在呢?根据Lancer的目测,现场根本就是连块地砖都没有打碎,边上的路灯也是好好的,现在也正在散发光亮,照彻夜间的一大片街区范围,给夜间的冬木市带来了明亮与温暖的感觉。
——所以刚刚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公平竞技,以武会友,交流心得?所以大家都表现得非常克制,点到为止,甚至有闲心爱惜花花草草?
别开玩笑了好不好?就算是退一万步来说,其他的英灵或许都有可能这么做,但是唯独那个英雄王怎么可能,他绝对是那种没事也要找事的性格啊,属于那种绝对不可能坐下来好好谈的类型。
Lancer皱着眉头,感觉有些不祥的预感。
未知才是让人恐惧的,偏偏他刚刚并不在现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主要是有某些想法,觉得既然战斗开始了,肯定会有人第一时间赶来现场,也有人会在外围暗中窥伺准备捡漏。
而他的御主巴泽特则是对此做出了判断,那就是让Lancer在更外围,准备针对那些在后面搞偷袭的家伙,试图演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只不过因为本身不是Assassin的职阶,也没有带有气息遮断之类的隐藏自身的技能,考虑到从者的感知力都特别变态,Lancer自然不能够靠得太近。他只能够在远远的绕着大圈子,环绕战场中心隐蔽的来回巡逻,试图逮住在外围的人的痕迹。
所以他也没有能够发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在察觉到战场中心所有动静都突然平息下来的时候,他也不会说贸然冒失的第一时间就接近过来察看,而是非常谨慎又等了一段时间。
“早知道当时就直接过来看看就好了……”
Lancer有些后悔,不过也是无可奈何,他不死心的又到处勘察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接着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洋馆上。
不过远坂家作为代代相传的魔术师家族的大本营,世代加持的各种术式防御也是密密麻麻的,也不是能够轻易打下来的。强攻或许是个方法,不过没有什么必要,现在里面似乎根本就没有人。
“算了,回去直接问一问吧,虽然很讨厌那个恶心的家伙……真不想和他说话呢。”
蓝色枪兵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之下的空气里,果断的准备回去汇报了,同时他心里有些疑惑,那个令人生恶的英雄王真的有回去吗?毕竟就自己察觉到的气息来说,那家伙像是突兀的就人间蒸发了似的。
气息是突然消失的,魔力的痕迹也中断了,完全没法追踪。
……
……
事实证明,Lancer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以身試愛:總裁壹抱雙喜
就在同一时间,就在冬木市警察局里。
武神劫 难忘今宵
“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还有你的那些同伙是怎么一回事,这些都快些老实交代!”
坐在明亮温暖的审讯室里,驱散掉了晚上出警被寒意侵蚀的不适感,人到中年的警察依然是非常恼火的瞪视着自己眼前的黄毛小混混,不满的用指关节敲击着桌子警告着对方。
“别给我耍花招,我警告你!”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一天天的静给警察找麻烦,大冷天的晚上都不呆在家里,反而跑出去聚众斗殴,他最烦的就是这些自以为是的不良了。
“混账!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坐在对面的吉尔伽美什的身体都在颤抖,死死的反过来瞪视着这个对王者大不敬的无礼之徒,暴怒的火焰在他那双猩红眼睛里熊熊燃烧着,一旦让他发泄出来,就一定要把这一切都焚为灰烬!
但是却没有办法反抗,毕竟他也不是傻子,一路被一群如狼似虎的执法人员从警车上抓到这里,当然也发现了自己所遭遇的古怪状况。就连迪卢木多都正在隔壁接受审查,那种近战专精的猛男都没有办法挣脱跑掉。
吉尔伽美什目前这个特点就是宝具强大,完全依靠宝具来压人的Archer职阶自然就更加不可能跑掉了。
但是被迫承受这样的屈辱,以他的性格自然不会说轻易的就做到逆来顺受,该暴怒的自然还是要暴怒。
“少来了,你这样的黄毛我见得多了,染了一头奇奇怪怪的头发,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一样……”
中年警察却是比最古之王更为不屑,面露嘲讽的说道,顺便直接起身伸手弹了弹他眼前的染发黄毛混混的那一头毛发根根竖立,好像是打了发胶一般的黄金头发。
“看吧,就是这样,等我们通知你的家人的时候,你就嚣张不起来了……”
“……”
“……”
兽血沸腾在都市
受尽折辱的英雄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身体颤抖的幅度更加厉害了,但是持续剧烈燃烧的怒火已经让他失去理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和这群愚蠢的狼犬多说无益!
等本王恢复自由之后,就直接赐他们一死!以解本王心头之恨!
龙魂至尊 十面鼓
華山仙門
而在最古之王的隔壁的审讯室里,也在上演着同样的事情,被誉为“举世无双”、“光辉之貌”的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也正在愁眉苦脸的接受着对面的审问,可谓是一视同仁。
“姓名?”
“……迪卢木多·奥迪那。”
“性别?”
“……男。”
唯一不同的就是,迪卢木多表现得要配合很多,尽管很多时候他都觉得极其恼火,认为对方是在故意明知故问,羞辱自己,但是沉默再三之后还是忍耐火气的回答了问题。
因为这个战士掌握的情报要更多一些,已经在冷静下来之后,想起了就在不久之前,那位传说之中的骑士王在只言片语之中透露出来的些许信息。
貌似那个骑士王早就已经预见了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在他当时询问的时候,还非常的表示拒绝,说她绝对不会参加这一次的圣杯战争,看上去简直像是避之不及的样子……
降龙伏虎 8难
现在仔细想想,迪卢木多突然就觉得自己明白了过来,如果是那个魔女和那个骑士王,两个强大到超越从者概念的人共同契约的御主,必然是一个境界层次难以想象的魔术师。
如果是这样的人突然发神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一次的圣杯战争搞砸,变成一出闹剧的话,完全就是可以做到的。
而在配合交代了自己的一系列的资料之后,迪卢木多更加确信了这样的事情,对面的警察身上似乎对自己这样的人有一层认知过滤的机制,即使自己如实说了自己的名字、出身甚至是生前住址,这个警察竟然也完全像是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一般。
只可惜的是他现在已经来不及抽身出去了……而且对方用那被扭曲的逻辑,认定了跑掉的Berserker是他认识的同伙,无论怎么样都解释不清,这么三番四次下来,迪卢木多连气愤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除了这两位倒霉的从者之外,还有就是美缀绫子了,说实话,其实做笔录这种事情,并没有怎么费时间,所以她很快就被告知可以离开了。就是这个展开未免太过魔幻了一些,以至于美缀绫子全程都浑浑噩噩的,
美缀绫子有些恍惚的走出了警察局,夜间寒冷的空气迎面而来,让她一瞬间清醒了不少,她头疼不已的长长呼了口气,紧接着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传来:
“美缀!”
“……”
“……”
“……远坂。”
看向快步迎向自己的好友,沉默了一下,少女神色有些复杂的回应道。
她的视线又越过远坂凛的身后,发现社团的后辈正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向着自己乖巧的点头,而在对方身旁的是那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像是个巫师一般的少年。
看样子,她们也不是直接就抛下自己不管了,而是一起跟了过来,一直都在外面等着自己来着的。
这让美缀绫子一下子觉得好受了很多,尽管她直到现在都没有能够真正的接受现实,仍然是有着一股极其强烈的不真实感——
真相是一群古代传说之中的英雄豪杰,过去历史之中伟人传奇,被名为魔术师的神秘人们召唤出来,因为本来并不相交的平行线出现了作为交汇点的舞台,从而得以在现代展开一场超越时空的彼此厮杀,为了争夺名为圣杯的万能之釜?
对于一个过往十多年都一直生活在科学的世界观里的女孩子来说,这个就已经足够震惊了,如果不是铁一般的事实就发生在眼前,她是说什么都不可能相信的。而更加让她震惊的就是,自己的好友和社团的后辈竟然也是魔术世界的一员……
完美无缺,实际上经常掉链子的优等生大小姐。
看上去就无比乖巧,文静可爱的美少女学妹。
实际上竟然都是掌握了魔法一般的力量的魔术师,在普通人的日常世界之外钻研神秘,驾驭非常识,像是魔法少女一样的设定……这难道还不够梦幻吗?美缀绫子可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幻想向少女漫的主角,自然无法理所当然的接受这样的设定。
而且最让她觉得离谱不已的还是现在的这件事,超越人类的古代英灵因为私自聚众斗殴,被她报警抓了两个,现在正被关着看守起来,而她自己还被带到警察局来做笔录……
浑浑噩噩,恍恍惚惚,这就是美缀绫子现在的表现,刚刚负责给她做笔录的那个女警还以为是这个女生被吓到了,还在不住的安慰她,并且表现得义愤填膺的,说她也很讨厌那些总是破坏治安的不良混混。
对此美缀绫子只能够勉强的回以微笑,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她甚至禁不住的有些好奇,这些警察到底是怎么得到这种结论的?或者应该说,现在他们眼中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呈现出来的?
——稍微有些羡慕呢,要是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好了。
——今天发生的一切简直就是一场梦。
“那个……很抱歉,把你卷进来了这件事了。”远坂凛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眼前的好友,“你还没有吃饭吧?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找家餐厅……当然,美缀你如果没有心情的话,也可以先回去的,我送你……”
她在这一刻倒是没有掉链子,反而还是心思细腻,既小心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释放出了想要继续做朋友的信号,也立刻就给出另外的台阶,不希望被对方误会自己的意思。
尽管一直都坚持神秘的准则,也在平时想过一些有的没的的“冷酷”事情,譬如说一旦魔术的秘密暴露,自己作为一个合格的魔术师,绝对要杀人灭口什么的……
但是果然,远坂凛根本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哪怕是一个不相干的普通人,她都下不了手,更加别说是自己的好友了。
“那就去吃饭吧。”美缀绫子没有犹豫,而是用力的点点头,很爽快的做出了决定。
“诶?”
这下子,却是轮到远坂凛不能够确定了,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自己的好友,迟疑着说道:“美缀,我、我真的不是在威胁你什么的啊,你不用勉强的……”
“没有勉强,只是我对这件事真的很在意,与其就这样逃避回去,在心里留下一根刺,还不如直接一开始就问个明白,这样子你和我都会心安……”美缀绫子用力摇头,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
“……我明白了。”远坂凛微微一愣,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一下子露出了相当高兴的笑容。“那就走吧。”
“对、对了,还有里面的那个人……不用管他吗?”
美缀绫子突然想起了迪卢木多,有些迟疑的问道,貌似那个从者先生是和樱她们是同一个阵营的,就这样子不管了,真的好吗?
“这个不用担心,很快就有人来接应他了……”夏冉淡定的说道,“他们本身都是没有在现代社会的合法身份的,所以在规则之中,只有真正的御主才能够符合监护人的身份认知,樱只是代理御主,做不到什么……”
機甲觸手時空
“这、这样啊……”
美缀绫子觉得自己似乎听懂了,又似乎完全没听懂,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的问道:“可是,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呢?”
“我觉得这样子比较有趣啊。”魔术师一脸坦然的回答,“而且全世界的吸血种、魔术师、危险信徒,目前正在向冬木市汇聚过来,我请他们过来不是让他们开饭的啊,必须要有绝对的秩序和威慑,才能够确保这座城市不被他们破坏……”
所以他赋予执法者绝对的执法权,让冬木市的警察能够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打击那群超人。
财气逼人之敛财商女 钱菲菲
不过不知道牢房够不够用,毕竟冬木市就这么大,而死徒二十七祖就算是不全部过来,抓进去一半都够挤满监牢了……
——更遑论还有其他的一大群不安定分子。
……
……
山丘之上的教会,今天晚上仍然是灯火通明。
“嗯,我明白了……好的……”
穿着修女服的银发少女一脸冷淡应答着,一会儿之后,放下了话筒,挂断了这通由警察局直接打到教会的电话。
她轻轻歪头,手抵下巴思考了一小会儿,然后走了出去。
外面礼拜堂的巴泽特匆匆走过来:“还是没有回来,Archer好像是直接消失了,我们现在需要考虑一下应该怎么……”
“不用,我知道他在哪里了。”卡莲有些冷淡的打断女人的话语。
“……那个家伙在哪里?”巴泽特被噎了一下,紧接着便是有些惊奇。“该不会刚刚的电话就是他打回来的吧,为什么他不直接回来,是发现了什么吗?”
“我现在就去带那个家伙回来……”卡莲似乎有些不耐的说道,“没有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也没有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后果,应该可以保释,就是需要我这个担保人过去支付保释金……”
说到这里,这个很是不耐烦的少女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眼睛微微一亮:
“要不……不管他了?就这样子让他被关到圣杯战争结束吧,这样子我也能够免去很多麻烦……”
禽天纪
巴泽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