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l4v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第十二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 在我面前你不會輸分享-book5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马叮当谨慎的不断向前突进,眼看就要冲进树林,耳麦里突然响起了金鹏的声音:“老板娘,注意左侧,雄叔冲出来了。”
马叮当闻言一惊,往左侧看去,果见雄霸动如脱兔般自林中冲出,向一条战壕奔去。
此时他突击步枪背在背后,手中持着模拟匕首,想干什么似乎很明显。
条件反射的,马叮当调转枪头,对着雄霸就扣下了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咔……”
雄霸虽然没用修为作弊,但他在移动时也用上了一些步法,那步法并未增加他多少速度,却让他移动时变得左右不定,进退无章。
用现代专业术语来说,他的步法让他处于无规则运动状态。
这样的移动状态别说瞄准,连预判都做不到,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往哪个方向位移。
一个弹匣打空,却不见雄霸冒烟,他顺利跃下了战壕。
马叮当也是颇有决断之人,当下将枪往背后一甩,同样拔出了模拟匕首,冲出掩体,主动迎了上去。
对面况天佑正想向她开火,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咧嘴一笑,又放弃了开枪,依旧压制着任羲。
雄霸跳下战壕后,迅速顺着战壕往马叮当所在位置奔去,跑了大约二十米距离,在一处T形路口纵身而起,单脚在土壁上一蹬,整个人就窜了上去。
而就在他跃上战壕的瞬间,一道红影便对着他削了过来,雄霸目光一凝,不及站稳,上半身就往后一仰。
马叮当这一削被雄霸完美避过,原本马叮当还以为,这种情况雄霸多半要被逼回战壕内,导致站立不稳,她只要随后跟着跃下,一刀就能解决战斗。
谁知雄霸后仰的同时,竟然身子一转,生生于战壕边缘绕了一道弧形,手中模拟匕首反而向她腰腹间刺了过来。
马叮当不得不后跃一步,避开这一刺,雄霸趁机往里面跨出一步,彻底站稳,与马叮当相隔两米对峙。
“呵,腰力不错嘛!”马叮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赞了一句。
雄霸嘴角微弯,用正经的语气说着不那么正经的话,“没有女人的男人,腰力总是要好一些的。”
娇柔千金爱上我 独步天辰
马叮当失笑摇头,“不知道你的身手是不是也像你的腰力那么好。”
雄霸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请老板娘指教。”
马叮当脚下微微挪了挪位置,调整了一个适合发力的动作,下一刻,脚下一蹬,霍然前突,手中模拟匕首向着雄霸左胸刺去。
雄霸见状不退反进,向着右前方斜跨一步,模拟匕首在手中一转,已瞬间变作倒持,避开马叮当一刺的同时,反手扎向她腹间。
马叮当左臂外拨,格在雄霸手腕上,化解了这一招,右手匕首再度划向他颈侧。
雄霸左手上格,以手背挡在她小臂上,随即迅速反掌抓她手臂。
马叮当反应同样不慢,在他反手抓她小臂时,手腕一卷一转,不仅避过了这一抓,反而使得自己持刀的手到了雄霸左手内侧,突进了他的防御之内。
但她想就此刺中他却也不易,雄霸变招很快,迅速回防,马叮当的匕首想落到他身上,却也极为不易。
两人便在这近身状态,以双手施展小巧的擒拿手法,配合匕首刺杀之术在这方寸之间迅速交手。
他们不使拳脚指掌,因为那样一来就成了真正的武斗,而非游戏了,他们的目的始终只是在对方身上留下一道红印。
仙誅 悟宅
如此一来,短时间内两人谁也奈何不得谁,要分出胜负还有的纠缠,这种看似动作不大,实则凶险无比的近身交手,需要精力高度集中,就看谁先出现疏忽了。
那边琳琳救起金正中后,两人就隐蔽在灌木丛中,趴在那观看马叮当和雄霸的交手。
况天佑和任羲也暂时停下了交火,兴致勃勃的观看这场高水平的近身缠斗。
虽然两人斗得并不激烈,但其中紧张刺激处,却也让围观众人看得屏息凝神,大呼过瘾。
那边金未来和王珍珍也是一样,只有远离这边的马小玲和金鹏依旧在进行着耐性的比拼,无暇他顾。
当然了,无暇他顾的是马小玲,金鹏躲在掩体后却可以从斜面看到雄霸和马叮当的交手,虽然他们相隔百余米,但以他的目力,自然看了个清清楚楚。
两人这一场缠斗,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终于,马叮当一个不慎,被雄霸拿住了持匕首的手腕。
雄霸抓着马叮当的手腕举过她头顶转了个圈,就像是国标舞中的经典动作,马叮当身子转过半圈,变成了背对雄霸。
雄霸手臂往回一收,马叮当的手臂被他的手抓着压到了自己锁骨上,而她的身子几乎等于是被雄霸拥入了怀中。
雄霸握匕首的手施施然放到马叮当颈侧,斗到这里,马叮当已经算是输了。
“嘘”
那边,金正中吹了个口哨,琳琳也兴奋的大声叫道:“雄先生威武,拿下老板娘,哈哈……”
叫完之后,她忽然一愣,拍拍脑袋,爬起身用鸭子步往一旁移动了一段距离,靠在一颗树下,看着场中。
马叮当不由啼笑皆非,这死丫头,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琳琳的一语双关她自然不会听不出来。
“你赢了,可以放开我了吧?”
雄霸下巴放到她肩膀上,在她耳边温声道:“你没输,面对我你永远不会输。”
说完这句话,他抬起头,再度举高马叮当的手,将她转了回来,让她面对自己,然后握着她的手腕,让她手中模拟匕首对向自己胸口刺了下去,留下一个红印。
“……”
马叮当哑然,哭笑不得的道:“只是游戏而已,你……”
“不止是游戏。”雄霸打断了她的话,凝视着她的眼睛,道:“也许你会觉得这有些幼稚,但在你面前,我愿意幼稚,我想告诉你,无论任何时候,面对我你都只会赢。”
马叮当没有像年轻小姑娘那样躲避对方的视线,而是不闪不避的与他对视着,道:“比如?”
雄霸正色道:“比如人生,有人说,一个女人选择一个男人,就像是一场豪赌,赌注是自己一生的幸福。”
马叮当心尖一颤,她终于错开了他的视线,半转过身子,看向远方,良久才开口道:“你是个好男人,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雄霸眉头微皱,沉声道:“为什么不肯放过自己?”
马叮当默然,雄霸叹了口气,原地躺了下去,双手枕在脑后,口中道:“能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人,不容易,我不会放弃的,我可以等,等你忘了他。”
马叮当黯然道:“但是有些人,哪怕到死都是忘不了的。”
雄霸猛然坐起,满脸纠结的道:“那究竟是怎样一个男人,竟然可以让你如此刻骨铭心?”
马叮当淡淡道:“我不想提关于他的事。”
雄霸定定的看了她片刻,重新躺下,道:“好,我不提,反正到最后,你一定会忘了他,我早晚能追到你。”
马叮当诧异的看向他,挑眉道:“这么自信?”
三生石之风雪劫 烟火檀心
雄霸施施然道:“没有这点自信,我又岂敢叫雄霸这个名字?就算你当真到死也忘不了他,可你死后还有魂,还会转世,喝下孟婆汤后,再难忘的事也会忘掉。”
“……”
马叮当失神的看着雄霸,这句话不异于许下了来世之约,一种难言的感动自心底涌出。
谁知雄霸又忽然若有所思的道:“不对,忘记一切,转世之后的你,那还是你吗?”
“不行,我喜欢的是马叮当,而不是其他什么跟马叮当很像的人,来世不靠谱,我不求来世,只争今生。”
黑暗的里世界 飞翔的月饼
马叮当无语的看着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默默收起模拟匕首,将背后的突击步枪转到身前,更换弹匣,拉栓上膛,随后陡然举枪对着树林里一个方向打了两个点射。
做完这件事她便纵身跃过战壕,躲到了几个沙袋堆积起来的掩体后,而刚才她射击的方向冒出了烟雾。
琳琳目瞪口呆的看着跟她几米之隔的金正中,不是吧!这都能打中?老板娘果然厉害。
她庆幸的拍了拍胸脯,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暗暗赞了一个。
刚才她就是想到,自己叫的那一声或许会暴露自己的位置,所以移动了一段距离,现在看来,果然是正确的。
金正中无语扶额,他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是刚才他吹的那声口哨,那声口哨暴露了他的位置,他还以为琳琳是为了看得更清楚才跑到那边去呢!
况天佑对马叮当所在位置压制性的打了几个点射后,急忙位移,他此时也是无语万分。
自己这边的队友自杀一个,金正中那小子又不靠谱,暴露了位置,被随手干掉,现在他要面临二打一的局面,这还怎么打?
如今双方已经靠得很近,老板娘实力强劲,任羲的实力也不在他之下,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后撤,把老板娘和任羲引走。
琳琳救起金正中后,两人自会换位置躲藏,等两人被引走,琳琳就可以去救起雄霸,他们还有机会。
霸道爹地精明娃
不过后面还有金未来和珍珍,不知道金正中加琳琳的组合,能不能打得过这两人。
况天佑一边向后蛇形狂奔,时不时回身开几枪,吸引任羲对他追击。
马叮当摸到刚才冒烟的位置,地上只剩下一个废掉的空烟筒,金正中和琳琳果然转移了。
她也没去搜寻他们的位置,刚才原本是她败了,雄霸的行为虽然幼稚,却也算是让了她一次,就当是还他一次吧!
想到此,她直接向着况天佑追去,不再理会金正中和琳琳。
金正中此时已经跟琳琳摸到刚才雄霸冲出去的位置,这里距离战壕最近,他们可以迅速冲下战壕,靠近雄霸。
没有雄霸的战力,他们必败无疑,师父已经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帮她打赢这场仗,否则就没收他的信用卡。
拜托,那是大鹏哥给我的,跟你没关系好不好。
可他没地方说理,大鹏哥本来就是看师父面子才给他办的白金信用卡,要是师父开口说没收,大鹏哥绝对不会帮他说话。
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必须得拼一把。
两人蹲在树林边缘的一丛灌木后,金正中对琳琳道:“一会儿我出去吸引火力,你看准机会冲进战壕,尽快摸到雄先生那里把他救起来,知道吗?”
琳琳点点头,道:“明白。”
金正中拍拍她肩膀,肃然道:“我能不能保住信用卡,全看你的了,如果你能帮我打赢这场仗,路易十三餐厅,我请客。”
琳琳嬉笑道:“我会全力以赴的。”
金正中举起左掌,琳琳也兴致盎然的跟他击了个掌,随后金正中继续往侧面位移,准备从另一个位置突进。
“砰砰砰……”
便在此时,马小玲那边响起了连续的枪声,看完雄霸和马叮当的狗血对决剧情后,金鹏果断开始行动,他也要去上演自己的狗血剧情了。
他猛然窜出隐蔽点,马小玲那边立刻就是一顿狂撸,连续四五枪打出去,却一枪都没中。
金鹏一边循着掩体向马小玲靠近,一边计算着她的弹容量,终于,当马小玲第十枪响起后,金鹏不再躲到掩体内,直接快速向着马小玲所在位置冲去。
等到马小玲换好弹匣,尚未拉栓上膛时,金鹏已经冲到十米以内,他一把丢掉狙击步枪,掏出了模拟匕首,兴奋的笑道:“哈哈,你来不及啦!让我领教领教……”
“砰”
“嗤”
“呃……”
金鹏满脸懵逼的看着马小玲,手中模拟匕首啪嗒一声掉落在地,目光死死盯着马小玲手中,那跟他头上的烟筒一样还在冒烟的手枪。
而五六米外的马小玲收回手枪,放在嘴边一吹,将枪口那缕硝烟吹散,潇洒的转了几圈,随即插回大腿外侧的枪套中。
“你……你不讲武德。”金鹏悲愤的叫了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还似模似样的抽搐了几下。
看着金鹏在那耍宝,马小玲“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是你傻吧!谁规定我一定要跟你近身搏斗了?这手枪难道是装饰品吗?”
说完她重新端起狙击步枪,拉栓上膛,脚步轻快的转身向着右侧行去。
她隐蔽的位置靠左侧,处于近山脊的位置,距离马叮当雄霸他们交火的位置有百余米。
如今金鹏这个最大的威胁已经被解决,他们几乎可以说是胜局已定。
走出几步后,马小玲又忽然顿住脚步,笑吟吟的回头看着金鹏道:“谢啦!”
金鹏手握拳头,撑着自己脑袋,看着她咧嘴一笑,马小玲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