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946章 叫人火大熱推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相对而言,龙女虽然没去过千礁岛区域,但毕竟是个固定的地点,又没有笼罩整个区域的禁制大阵,所以找起来十分轻松。
应若璃自身并未驾驭法云或者施展遁术,但自身法力却影响着随行的龙群,一众蛟龙贴着海面急飞,在身后破开一道道激荡的水流。
几日后,在一众龙族的视线尽头,出现了一片海中岛屿较为密集的区域,远的相聚不过几十里,近的可能只有几百丈,越是接近就越能感觉到更多的岛屿,甚至不少岛屿上头隐现灵气之风环绕。
“娘娘,应该就是前头了。”
应若璃脚下的母蛟开口这么说了一句,前者也微微点头。
“嗯,那一片应该就是千礁岛了,尔等都化为人形,我等踩水过去。”
龙女一声令下,众蛟龙身上皆有流光转动,下一刻,十几条或狰狞或神圣的蛟龙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十几名年龄各异但大致不超过中年的男女,而处于中央的正是龙女应若璃。
这一群人就踏着海浪前行,于风平浪静之处是凌波微步,于风急浪大之处则是击浪而走,速度之快只比之前用遁法慢了少许,寻常修士就是施展飞举之功也未必能及。
“那座岛。”
龙女指了指前头,率先前行,身后的龙族紧紧相随,很快,十几人已经从海浪中逐渐走上了一片沙滩。
沙滩上此刻正有渔民在晒网,看到从海中走上来的十几人,都是露出一副稍显惊讶的表情,但反应过来之后,近处之人都向着龙女等人行礼,想来定是什么高人。
龙女只是向着这些渔民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追随龙族如同一阵清风一般迅速离去,在行走之中,众人的外形也略有改变,但大多数是在衣着和配饰上。
众人去的方向,自然是已经落成的玉怀宝阁,而魏无畏仿佛已经收到了消息,早一步就迎了出来,只是恭敬地向着应若璃行了一个礼,但并未说什么夸张的话。
“诸位里边请!”
“嗯。”
玉怀宝阁显然也不似外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在魏无畏的带领下,龙女一行最终到了一间私密的屋舍内,这屋子内只有一张大桌子和几把椅子,除此之外并无他物,椅子背后有一扇镶嵌琉璃的窗户能看到外面的景色,但在外头是看不到这扇窗户的。
这时魏无畏才再次向龙女行大礼。
“魏无畏见过应娘娘,见过诸位前辈!”
“魏家主不必多礼,本宫正是为了你飞剑传书中的内容来的,不知魏家主弄清楚他们是谁了吗,现在又在何处?”
魏无畏表情严肃了一些,转身从这间屋子的一张桌上取过两张画像,上头正是阿泽的模样,以及和阿泽相处时变化的练平儿。
“应娘娘,正是此二人,魏某可以确认的是,这男子名叫阿泽,应该是本来面目,这女子自称宁心,可样貌和名字大概是假的。”
龙女接过画像细细打量,边上的龙族也凑近了一些观望,而边上的魏无畏则还在继续叙述。
“魏某以各种办法伺机接近他们和打探一切消息,可惜怕引起那女子的警觉,都做得十分保守,并未取得太大的成果,但至少在城中拖住了他们几天,只可惜某一天突然失去了那个宁心和阿泽的踪迹,不过这岛上有一个修行世家似乎与那女子有些关联。”
应若璃抬起头来看着魏无畏。
“在哪?”
“应娘娘莫急,容魏某再好好说些细节,嗯,茶水点心也送来了,不急于这一时。”
魏无畏面对这么多条蛟龙和应若璃这一条真龙,却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礼数周全不卑不亢,茶水点心送来的时候开始讲述他送出飞剑之后的事情。
飞剑上送得比较仓促,而且魏无畏神念虽然纯粹却还不算强大,附着神意不多,大致就讲了有女子冒充计先生道侣的事情,阿泽的细节则讲得不多,这会魏无畏的补充描述则让龙女逐渐了解一些前因后果。
在送出飞剑之后,魏无畏以一个变化的女子之躯,“巧遇”阿泽和宁心两次,前一次获赠一枚深海珍珠,后一次的彩儿姑娘已经开开心心戴上了加工过的手链,再次撞见两人后开心地展示成果,又上去千恩万谢。
而既然那宁心做出一副十分随和的样子,那彩儿姑娘干脆借坡下驴,做一个对修仙界不太熟悉又很想要同这个好心仙子姐姐和阿泽亲近的样子,硬是和他们混在一起三天。
魏无畏一度以为自己可以将两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只是虽然没有预感到什么危机,但深知不可过分依赖直觉,所以极有分寸地把握好其中的一个度,这三天中,甚至已经对宁心开始姐姐长姐姐短了。
恐怕就是练平儿某一天突然知道,那个彩儿丫头是个胖乎乎的笑面虎,也会觉得惊愕心态莫名中起一层鸡皮。
不过显然练平儿也没这么简单,竟然在某一天直接消失了,真的就连和“彩儿丫头”打声招呼都没有。
只是,即便如此,魏无畏也心中隐有猜测,毕竟若说第三天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玄心府飞舟重新起航了。
听得魏无畏若无其事的将这几天的事说完,一众龙族全都面面相觑,不少人再次上下打量魏无畏,光是听他说这些事都觉得古怪至极,甚至不乏有龙族起鸡皮疙瘩。
应若璃似笑非笑地看着魏无畏。
“彩儿姑娘?”
“呃,呵呵呵,应娘娘莫要取消魏某,不过是无奈之举,若魏某修为通天,何尝不想一巴掌扇过去呢。”
应若璃微微摇头。
“魏家主误会了,虽然觉得很有趣,但本宫可丝毫不敢看轻魏家主,想来敢看轻你的人,肯定是要吃苦头的,本宫只是觉得,即便魏家主真的修为通天了,不到必要的时刻也不会逞那一巴掌之快的。”
魏无畏还是那标志性的小脸,向着应若璃拱了拱手。
“不愧是应娘娘,看魏某看得真准,不过娘娘过誉了,魏某修为低微,也只能仗着先生提携和这些小聪明了,哦对了,此后的事情,魏某就不方便出面了,还请娘娘自理。”
“嗯,多谢魏家主通报讯息。”
应若璃站起身来,魏无畏也赶紧起身相送。
“娘娘哪里话,先生的事就是我魏无畏的事,反而是娘娘在帮魏某。”
龙女脚步一顿,转头神色莫名地看了魏无畏一眼,后者微微一愣,又笑着行了一礼。
“魏某失言了,以娘娘和先生的关系,自然也是自己的事。”
帝血战纪 小祭司
“魏无畏,你这人若是因为修为不济精气散尽而死,那真是太可惜了。”
“多谢娘娘关心,魏某自有分寸!”
龙女也不再多言,虽然魏无畏的修为看起来实在低得不像话,但正如计叔叔所说的百家争鸣,或许另有出路,再不济,以魏无畏之能,一颗成熟的火枣哪怕是纯粹用来,计叔叔肯定是舍得的。
出了玉怀宝阁之后,应若璃身边的一个女子终于忍不住说道。
我心很小,装一个你正好 心水淼
“娘娘,这魏无畏是谁,以前从未听过,却着实有些手段!”
“只是有些手段吗?反正换成我,是不太愿意面对他的,若迫不得已,最好是能以雷霆手段直接将其诛杀。”
一个男子也这么说道。
应若璃笑了笑。
“无需多想,尔等皆为本宫亲信,只要魏无畏是友非敌,自然是越厉害越好,先去追那两人。”
“娘娘,我们不先去那修行世家之处?”“娘娘是认为对方在那玄心府飞舟上?”
应若璃看了看身后的众人。
步步惊心(桐华)
“那个宁心恐非常人,那世家之处就不去打草惊蛇了,魏无畏会看着的,至于那两人的行踪,那宁心虽说带阿泽去找计叔叔,但想来找不找得到是一说,即便可以,恐怕也不敢真这么做,玄心府飞舟大致显露较为固定,还是比较容易赶上,即便真的错了也好过大海捞针。”
“娘娘英明!”
一众龙族才到海岛,又立刻离开。
龙女表面上平静,实则眼中依然偶现冷芒,反正在听了魏无畏接触对方三天的详细描述时,听到那宁心堂而皇之编造的各种在她心中算得上是近乎玷污计缘的事,真是听得她越发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