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大清隱龍討論-4870 你敢騙朕?讀書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载淳一愣紧接着就冷冷的笑道“宝鋆还没到?他们就主动找来了?呵呵,这肯定是有了十足的借口能过关了啊!”
“让他进来,朕要看看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太和门说是一道门,其实里面也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平日里这里是不开的,仪式感要强于实用性。
在清朝早期,顺治年间还有乾隆朝时期,紫禁城由于破坏一直处于修缮的阶段,那时候也为了显示皇帝亲政,所以就有太和门议政的传统。
其实这个传统明朝就有,皇帝定期在乾清门、太和门等等的门户大殿内,等百官递上折子,折子里面是这一段时间国家要处理的各种大事儿。
各种国朝政策都写在上面,百官还要写上自己的新的意见,或者给皇帝几条备选的方案,最后让皇上圈定拍板!
这样的地方,肯定是政务场所了,绝对不会是简简单单的一道门。
不过太和门内大殿很久没有人进入了,太监打扫也是很偷懒的,此刻里面收拾的尘土飞扬,根本就没法子主人。
载淳干脆让人搬了一把椅子就坐在门口三层御阶的最高处,望着前面黑漆漆的金水河和后面的午门,陷入了沉思之中。
“到底哪里出问题了?朕究竟哪里做错了,为什么朕能修铁路,建工厂,跑远洋,打造海军……却不能让这些人效忠于朕呢?”
“人心怎么比搞工业还要艰难复杂?师傅啊,徒儿究竟要怎么做?到底要怎么做啊……”
载淳如同沉思着一样,在黑暗的太和门前静静的坐着,身后忙碌的太监们也都不敢发出声音,天地之间如同一场哑剧在表演。
英国武官德莱尼在宝鋆的带领下过午门来到金水桥,抬头就看见了御阶上坐着的同治帝,不管他内心有多狂妄,有多少大英帝国的傲慢。
面对清帝国的皇帝,他也不敢不敬,赶紧低头快步小跑,来到载淳面前,脱帽谦卑的鞠躬!
“尊敬的大清帝国皇帝万岁,万万岁!臣,英国武官德兰尼,祝您……嗯……”
传奇族长 山人有妙计
到底是说早安呢?还是晚安呢?都已经过来十二点午夜了,好像说早安也可以啊!
“嗯……臣祝陛下早安,希望陛下健康快乐!”
“呵呵……哈哈哈哈……早安?还要朕健康快乐?朕到现在已经超过20个小时没有合眼了,你说我怎么健康?”
“快乐?你们把庆亲王和醇亲王藏在使馆里面去,你还想我快乐?今天你必须给朕一个解释,否则别以为朕不敢关掉你这个大使馆!”
面对天子之怒,德兰尼也有点紧张冒汗了“陛下!请……请您息怒,我们没有包庇谁啊!这是非常平常的政治避难啊!”
“我们欧洲是有这个传统的,当一个国家的领导者或者高等贵族,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任何一个文明的国家都要伸出援手的!”
“庆亲王和醇亲王今天傍晚向我们求救,说遇到生死一线的危险,恳求避难一段时间,我们处于贵族精神,所以给予了避难!”
“当危险解除后,二位王爷自然可以随意离开的,我们不敢扣押任何大清国的贵族,更别说亲王了!”
太極 魚
“政治避难?”载淳冷眼看着他“当朕是傻子吗?什么狗屁的政治避难,朕刚刚释放了他们自由,继续享受亲王的荣华富贵,他们哪里来的危险……”
“不不不……陛下您要讲道理啊!”德兰尼摆出一脸委屈的样子“恭亲王办出这样的事情来,那么朝廷内一定有人会疯狂的攻击庆亲王和醇亲王的……”
“没有理智的人,恐怕会威胁二位王爷的安全,所以二位王爷提出政治避难一段时间,等局势缓和了,大家都冷静了之后,再向陛下您来认错……”
“等等……”载淳突然一抬手“你刚刚说什么?前面的话……恭亲王怎么了?你那句话什么意思?”
德兰尼一脸震惊的说道“就是那件大事啊……陛下你现在移驾太和门,不也是为了解决这件大事吗?”
“太和门靠近午门,处理军情效率会更高一些的,指挥打仗更方便……”
“操!朕问你发生了什么……”载淳再也受不了英国这群大鼻子说话的啰嗦劲儿了,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呵斥。
德莱尼这才恍然大悟“上帝啊!难道……难道陛下您不知道?我的上帝,我们以为陛下已经知道了……”
“就在……就在今天傍晚五点多……我们使馆突然收到一份标明恭亲王身份的电报……”
“嗯……恭亲王……已经在易水河畔起兵了,通电全国要……要推翻陛下您的统治!”
“他自称自己为光绪大帝……号称拥有百万大军……”
“啊……你丫的敢骗朕……”载淳当时就疯了,攥拳头冲上去就是狠狠的一拳。
啪的一声闷响,载淳的拳头砸在德兰尼的鼻梁上,鲜血砰的一声就喷出来了,载淳可不是历史上哪个病弱的小皇帝了,跟着华族新兵营里也打熬了几年身子骨,军体拳还是会打两套的。
德兰尼猝不及防,或者说也不敢防,挨了这一拳打的他是眼冒金星,倒退两步靠在了汉白玉栏杆上。
他用手捂着鼻梁痛苦的说道“哦上帝啊……我的鼻梁断了,鼻梁断了……”
宝鋆吓的赶紧跑上来,拦住皇上“陛下……不能打啊,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更何况咱们和英国没有发生战争啊……”
“事出突然,我们仔细的问问……遇到大事要有静气,陛下冷静啊!”
“你要朕冷静?朕怎么能冷静,这个王八蛋空口白牙胡说八道,诅咒我大清内战……朕刚刚赦免了六叔,此刻恭亲王正在易县养病,他怎么可能造反?”
“晚上九点,朕还批阅了易县发来的请安报病情的折子……一天两份早晚各有电报发来!朕每天都要看啊……”
“朕每天都能看见易县来的电报折子……县令、西陵总管甚至还有满顺……他们联名的电报啊!联名的电报,怎么可能会错,会错……”
载淳疯了,吼声中带出了哭腔,可是他又眼睁睁看着德莱尼从怀中掏出一份皱巴巴的电报纸。
捂着鼻子的德兰尼瓮声瓮气的说道“陛下……真的有电报的,我没有骗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