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bqm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起點-第二百四十二章 雪落無聲鑒賞-as0sg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黑夜的雪静静飘落。
雪落无声。
但是脚踩在积雪上,却会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方别平静看着眼前憔悴的中年人,淡淡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方别这真不是恐吓。
他在屋脊上已经看过了两个人的战斗,究竟刘平夜如今的成色如何,他心里还是有底的。
更关键的是刘平夜这次已经被白浅接连挫伤锐气,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时的刘平夜较之刚刚露面的时候,也略有不及。
刘平夜摇了摇头:“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这样说着,他执剑于前,随后笔直一剑刺出,一抹黑色的剑光向着方别刺来。
依旧是黯然销魂剑。
此剑名为形单影只。
即使说方别口口声声说着对方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当刘平夜真的挺剑相向的时候,少年也不敢有着丝毫的怠慢,方别执剑向前,一别一挡,便将那道黑色剑光尽然挡去,随即欺身上前,向着刘平夜再是一剑斩出。
刘平夜格挡,后退,抬头望向方别,眼中满是不可思议,虎口已然沁出了鲜血。
“这是什么剑?”刘平夜问道。
即使是白浅的春江花月剑,也没有能力一剑就将他逼到这个地步。
“没有名字,你可以叫他一剑。”方别笑了笑:“我更喜欢叫他少年宫剑法,毕竟没有比这更加简单直白的剑了。”
刘平夜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后生果然可畏。”
“所以我这次来,最终还是为了取死之道。”
即使以浩然气入魔,再服用罗教的七生散,配合自己新领悟的黯然销魂掌剑双绝,依然不是春江花月剑白浅的对手。
虽然说这一切对于刘平夜来说并不是没有想到的,但是这样的现实,依然让他感到有些遗憾。
哪怕他如今看到了这位师父的极限,可是自己终究,没有超越师父的极限。
“你只是来的时间不太对。”方别笑了笑说道。
他这样说着,抬头看向白浅:“关于刘师兄,该如何发落?”
该如何发落,就是问要不要杀。
刘平夜给白鹭书院带来了巨大的名誉损失,几乎成了禁忌的代言词,而如今他更是一人单剑回到了白鹭书院,想要刺杀白浅。
或者说——他的刺杀已经成功了。
因为白浅确实已经命不久矣。
当初黑无对决空悟的时候,尚且是因为黑无给空悟造成了大量的积累伤势,而空悟又强行催动金刚不坏神功,最终导致的油尽灯枯。
而这一次,事实上刘平夜对白浅的伤只有最初的那一掌黯然销魂。
白浅站在雪中,轻轻咳嗽着,最终摇了摇头。
流光倒影 欲安
方别点头,看着白衣的刘平夜,同样收剑:“虽然说白院长说暂时不用杀,但是你恐怕也暂时离不开这里。”
刘平夜摇头:“我原本就没有想过离开。”
他抬头望着白衣如雪的白浅,望着他手中的寒光:“老师,我已经不知道对错很久了。”
白浅摇了摇头:“如卿是怎么死的?”
“伤势本身就已经积重难返,我曾想去取舍利子来救,最终却失之交臂。”刘平夜看着白浅就像是在给老师交代功课:“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如卿死在我的怀中。”
“为什么不去求那个人?”白浅看着刘平夜问道。
那个人就是那个人。
那个人就是丁苦雨。
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应该救如卿的人。
即使退一万步说——西域距离天竺,要比中原距离天竺更近。
“如卿不愿。”刘平夜看着白浅说道。
白浅幽幽叹了口气。
……
……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本身就是流言蜚语。
尤其是当那些流言蜚语所叙说的都是事实的时候。
那天当如卿重新回到白鹭书院,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但是其实一切都已经改变。
白鹭书院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收留眼前的魔教妖女。
除非这个魔教妖女是他们大师兄的妻子。
事情就这么简单。
两个人更希望能够回到从前。
回到舒庆还没有来的那些岁月。
但是这个世界上,永远是曾经得到又失去的才最撕心裂肺。
追悔莫及。
骗婚101天 百面狐狸
如卿依旧每日还在家中洗衣做饭,吟诗作画,她只想做一个安安稳稳的平凡女子,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此时的白鹭书院,已经容不下她了。
刘平夜依旧想要每天教书读书,评写文章,但是整个书院看他的目光也全然不同了。
他最终还是变成了那个被妖女所惑的歧路之人。
“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
终于有一天,刘平夜对如卿这样说道。
这里再也不是那个避风之港,反而成了风暴的中央。
如卿摇了摇头:“如果那样的话,就遂了那个人的愿了。”
当初她几乎万念俱灰地回到罗教,回到父亲面前的时候,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向来冷厉威严的父亲,居然愿意和她打一个赌。
打赌如果放她回去的话,她就能够将刘平夜给带回罗教,让他成为罗教的一把利剑。
她当然不信。
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
她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刘平夜加入罗教。
她喜欢刘平夜就是因为对方的古朴正气,让她感觉值得依靠。
十四公主
可是如今事情的发展,却一点点向着当初父亲所说的那个方向推移。
这一切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因为她是丁苦雨的女儿。
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事情。
最终,如卿瞒着刘平夜找到了白浅,对着这位院长,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并且希望院长能够给她指一条明路出来。
面对这位罗教的山门护法,白浅看着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当初他问我驱逐你出白鹭书院是对是错。”
“我的回答是,你没错。”
“正邪本身就不两立,模糊之间的界限没有任何的好处,只会让人心生疑惑。”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用对错来区分的话。”
“那么当初你主动离开白鹭书院,是为我们解决了这样一个大难题。”
“你在白鹭书院的这三年,我们所有人看在眼里,你确实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好姑娘,并且没有对白鹭书院有过什么恶意与不轨。”
如卿看着白浅,欲言又止。
白浅摇了摇头:“但偏偏你是丁苦雨的女儿,血脉至亲原本就是这个世界最难割舍的东西,而如果你的身份不曾暴露,那么白鹭书院当然可以收留你。”
三國第壹將
“但是如今一旦暴露,白鹭书院就将承担各种各样的风险,如今的舒庆是其中的风险之一,而江湖正道的责难则是另一方面。”
“我同样不认为你有什么错。”
“平夜也没有什么错。”
“但是有些时候,江湖不看对错。”
“留你在白鹭书院,百弊而无一利。”
“送你出书院,大家彼此眼不见为净,是最好的选择。”
“天下男女千千万,从来没有什么非谁不可的道理。”
偶戀
“平夜终究还是会认识其他喜欢他的女子。”
“而你的姿色身世,天下间也大有男子会为你倾心。”
“到了我这个年纪,本身就不相信所谓情爱。”
“如果你们的情爱会为白鹭书院带来祸患,那么你们就不应该在一起。”
白浅这一番话下来,即使是如卿,一时间也讷讷无法言语。
是的,喜欢本身没有什么错。
但是如果因为自己的喜欢给太多人带来困扰,那么,对错就很难分辨了。
“院长。”她忍不住轻轻出口。
“是的,如今一切都已经发生。”白浅叹了口气:“你回来了,是丁苦雨放你回来的。”
“平夜那个孩子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你接亲,因为他心神不定,已然半入魔道。”
“这座书院已经没有办法再给你们庇护了。”
“如果你要我说的话,我希望你们二人都脱离书院。”
“江湖之大,以平夜的本事,找到一处容身之地本身就不算难。”
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就真的没有继续的必要。
如卿拜谢而退。
……
……
“我知道你会恨我。”白浅看着眼前已经无路可走的学生。
曾经他是白鹭书院最值得骄傲的弟子,如今却已经穷途末路,入魔已深。
“当初如果我愿意站出来,替你们遮挡那些风雨,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你可能是以为我爱惜羽毛,或者说是害怕江湖同道的那些流言蜚语。”
“但事实上,真正的原因在于,这一切都没有用处。”
“不要再说了!”刘平夜大声喊道:“已经过去的事情,还有什么讨论的价值!”
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就好像所有人都在讨论丁如卿究竟是一个怎样颠倒天下魅惑众生的女人,能够让白鹭书院的刘平夜为她倾心入迷,从而堕落迷失。
但是丁如卿已经死了,她自己并没有从这场棋局中谋得任何的好处,所以很多阴谋论也就无从下手。
白浅看着弟子,摇了摇头:“那天选择刺杀如卿的人,并不是书院中的学生。”
“我知道。”刘平夜没有丝毫的意外:“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舒庆已经将大多数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如卿真的即使死,也不愿意去寻求那个人的帮助。”
两个人一时间有些相顾无言。
“所以故事终究要有个结局,今天的我,就是为这个结局而来。”刘平夜继续说道:“您也知道,今天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再重回白鹭书院,而如卿临死前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我不要因为她而选择入魔,加入罗教,遂了他父亲的心愿与诅咒。”
“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寻求一个结局。”
“或者我杀了您,或者您杀了我。”
“都可以作为这个故事的结局。”
白浅看着刘平夜,摇了摇头:“我是不会杀你的。”
“那么就只能让我来下手了。”刘平夜缓缓说道:“虽然说您还有六式春江花月夜没有传世,但是普天之下,恐怕连您前三剑学会的人都没有,所以,您的希望与寄托,这些弟子们或许根本继承不来。”
这样说着,刘平夜握剑在手,向着白浅一剑刺来。
不过刹那之间,一道雪亮的如线剑光从两人之间刺来,刘平夜吃了一惊,回身避开。
这道竖直的剑光,贯穿向前,直接切开了最近的那座房屋。
方别收剑,笑了笑:“谁说的,你看第一剑,至少我就会了。”
春江花月剑的第一剑,春江潮水连海平。
刘平夜眉头一皱,刚想开口,却看到方别径直走向人群,从中拉出来一个人:“其实别说是我,你看我随便找出来一个,照样也已经学会了白院长的春江花月夜。”
“你不信让他施展一二。”
刘平夜看着方别拉出来的那个人,似乎是他离开书院之后才入学的新人,所以完全就不认识。
“你是?”刘平夜不由问道。
“晚辈,晚辈谢长风。”谢长风支支吾吾地说道。
他看向方别:“方兄,别胡闹了。”
方别笑了笑:“但是你真的会了不是吗?”
“可不许说谎哦。”
方别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讶看向方别面前这个新生,很快也有人将他认了出来:“是他,他就是那个被商前辈举荐来的弟子。”
毕竟当初谢长风入白鹭书院的时候书院的入学时间已经结束,所以作为插班生,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
而最关键的是,他入学之后,无论是学问文章还是说武功进度,确实是同期入学中新生的佼佼者。
被人这样围观,谢长风不由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看着方别,最终才开口道:“只看懂了一点点。”
“那就把你学的那一点点给用出来吧。”方别这样说着,把手中的黑剑递到了谢长风的手里。
然后将他推到了自己的面前。
看向冷眼旁观此处的刘平夜。
“他就是你的新对手,不知道你敢不敢和他较量一下?”
雪落无声。
无数双眼睛同时望向了刘平夜与谢长风。
白浅愣了一下。
不由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