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hx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愛下-第182章 嚼舌根被抓包熱推-6irq4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顾谨遇刚开口,话还没说出来,房门轻响,许铎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顾总,来谈谈那块地。”
顾谨遇:“……”
接着,许言的声音响起:“顾总,我等的犯困了,快来看看冬季新品。”
苏慕许默默的想:“大表哥会不会也在门外?”
顾谨遇以最快的速度下了床,坐在之前被许言搬到床边的小沙发上,也不知道他们都怎么坐的,他觉得有点挤。
“开门,再不开门我告你私闯民宅。”许辰敲门,声音冷沉。
錯點鴛鴦譜
三國之桃花運
苏慕许噗的笑出声来,一边笑一边催顾谨遇去开门。
顾谨遇抬高声音:“没反锁!”
许铎第一个开门冲进来,见顾谨遇衣衫整齐端坐着,想想他走的时候,顾谨遇的手在被窝里,也不知道有没有摸到小妹,心里就闷得慌。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当着人的面就动手。
许言抱着一本设计图纸过来,许辰站在门外,敲敲门:“该休息了。”
顾谨遇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十一点,是该休息了,识趣的接过许言递来的厚厚的图纸本,拉着许铎,一起离开。
轻轻带上房门,顾谨遇说:“晚安,我的许许公主。”
苏慕许:“晚安,我的谨遇王子。”
许铎深受刺激,他还记得小时候和小妹过家家,说好了以后生好多好多公主和王子,他们住在城堡里,一直很幸福很幸福。
“你特么最近有点飘!”许辰重重的拍上顾谨遇的胳膊。
顾谨遇的腿弯了弯,笑道:“并没有,我是被逼无奈。”
许辰:“我可以帮你,小妹挺怕我的。”
顾谨遇:“不用麻烦许大律师,就当磨练磨练我的意志吧,令妹也没有太过分。”
“我呸!”许铎气得表情狰狞,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他说什么都没意义。
许铎气呼呼回房,许言也回了房,门也没关,方便随时听到小妹房间的动静。
许辰将顾谨遇带到了他的书房,随手拿了本书翻看着,很随意的问:“那三个出国忙什么去了?”
顾谨遇不认为能瞒的住许辰,选择坦白从宽。
最强万界降临系统
仙路之蹤
许辰对唐乾的印象是很深刻的,因为顾谨遇咨询过他外籍华裔转国籍的事。
他没有帮忙去办,不是办不成,而是对唐乾没那么放心,还需要观望观望。
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他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最好继续治疗,他现在的状态具有太多不稳定性。”许辰严肃的劝道。
顾谨遇重重点头。
先前没什么太大的危机感,就当他是个孩子,可在车上听到的有关嫂子和饺子的言论,让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唐乾必须成长!
三千光明甲 刘建良
他的一辈子还很长,不能总跟在他的身边,总要正视过去的一切,战胜心魔,才能更好的迎接未来。
“有信得过的心理医生介绍吗?”顾谨遇问。
许辰沉默了一会儿,扶了扶眼镜:“我帮你问一问,有答案了告诉你。”
顾谨遇:“好。我代唐乾先谢谢你。”
许辰将书放回原位,往外走,指了指书房里的床,淡淡道:“早点睡。”
顾谨遇看了一眼那床,一米一宽,一米九长,还不错。
殺道至尊
将许辰送出书房外,顾谨遇姿态很是恭谨:“大表哥,晚安。”
许辰猛地回头,又冷酷又嫌弃的瞪着顾谨遇:“我求你要点脸!”
顾谨遇只当没听见,等许辰走后,立即跑去找许言。他可以不找苏慕许,可他得洗个澡才能睡的着。
许言知道顾谨遇有洁癖,给他拿换洗衣服时特意强调没穿过,又问用不用再消个毒。
顾谨遇被说的不好意思,拍了拍许言的胳膊,语气特别轻快,就跟聊八卦似的:“我是有洁癖,但没那么严重,你别这么当回事。再说你比女孩子还爱干净,衣服还香喷喷的,又不是许铎那样总在工地上玩泥巴,身上总有一股……”
傾心付:長夜漫漫
“顾!谨!遇!”许铎出现在门口,表情阴森森的,“谁玩泥巴?”
顾谨遇因为许铎的突然发问,话语中断,等许铎说完,他神色自若的跟许言继续道:“青草香搀着泥土的醇厚,很清新,就像是亲自到草地上翻滚了一圈一样,嗯,轻松,惬意,跟回到了小时候一样,清爽自由啊!”
许言憋着笑,算是服了顾总的应变能力。
明明就是背地里吐槽许铎,也能睁着眼画风突变把人夸的一愣一愣的。
许铎站在门口,将顾谨遇说的话听了一圈,不由自主的闻了闻自己身上。
还别说,真有一股青草香。
问题是,他今天下午回来就洗了澡,哪儿来的什么泥土的醇厚?
许铎思考这些的空当,顾谨遇已经冲进了洗手间冲澡,等他反应过来要砸门,想想小妹就在隔壁,这会儿可能才睡着,又死死的握着拳头将胳膊收回来。
“这个顾谨遇,越来越不要脸了!”许铎怒骂,骂来骂去也骂不出什么花样来,在许言三言两语劝说下,回了房去。
顾谨遇冲着热水澡,长吁一口气。
真是惊险。
一定是脑子不够用了,才会在许家跟许言吐槽许铎。
许家跟苏家不一样,晚辈不是跟着自己爸爸妈妈住在同一层,是四兄弟住在上面两层,只不过三个弟弟忌惮许辰,不跟许辰住同一层。
苏慕许在许家的卧室在顶楼,她一向喜欢高层,在他家里也想过住顶楼,他没同意。
许言在苏慕许的隔壁,而许铎的卧室在许言卧室的侧对面,他来时大意了,忘记看一眼许铎的卧室门开没开着。
探灵笔录
总之,绝对是犯了低级错误。
洗过澡,换上干净衣服,顾谨遇抓着自己的脏衣服就走,一句话也没跟许言说。
丢脸啊!
脸皮再厚,也知道尴尬二字怎么写。
以后再跟许言一起嚼舌根,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能再被现场抓包。
回到许辰的书房,顾谨遇刚躺下,苏慕许的微信发了过来,“老公,人家一个人好怕,你来陪人家好不好?”
顾谨遇看着那一面墙和法律相关的书,心想:“我还没活够,也不想吃牢饭。”
顾谨遇:“小祖宗,乖乖睡吧,等你高考结束,陪你三天三夜都不在话下。”
苏慕许本就是故意逗顾谨遇的,不用想也知道他在许家会比在苏家更怂更老实,顺势放过他。
这一晚,苏慕许没有开着灯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