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io7i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196章 景毅的抗劉三策分享-zpvll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骂归骂,景毅也知道谴责解决不了问题。
眼下的关键,还是守住凹腰山的关隘,尽快弄清敌情。毕竟他是被偷袭的,要搞清楚的事情太多了。
对于刘备南征收服南中四郡的可能性,景毅原先也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国渊在僰道与朱提之间屯田、整治,都已经搞了半年多了,即使再道路险远,景毅也不至于一点消息都得不到。
只是,景毅没法看清刘备和李素的战略布局,景毅也不知道“通过建宁郡打通前往永昌郡的道路之后,后续还有巨大的本地贸易利益,以及由永昌那些流往印度洋的大河、与身毒国发展贸易”的可能性。
在景毅看来,他并不是处在一个国际贸易枢纽的位置,而是处在“边陲穷地”,他脑子里也没这根弦。所以就算刘备要动武,也该先打越嶲郡或者牂牁郡——再考虑一下国渊屯田的位置,西边的越嶲郡被害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至于牂牁……除非哪天宜都太守赵云南下把零陵郡都占领了,那刘备倒是有可能把收服牂牁的事情提上日程。因为犍为郡与零陵郡之间,还有一条狭窄难行的南方商路,叫“牂牁道”,打通牂牁之后,才便于益州政权更好更全面地遥控荆南。
(注:历史上刘巴一开始在零陵,赤壁之战后受曹操之命招降荆南四郡,但因为荆南四郡立刻被刘备收复了,刘巴无法完成曹操的使命,畏惧逃跑避祸,就是从零陵翻山走牂牁道入蜀抵达犍为。)
因为从地图上看,越嶲郡与犍为郡接壤的郡界线非常长,而且还跟蜀郡属国(三国时刘备改为汉嘉郡,现在还没改)都有接壤。而建宁郡与刘备的势力范围,就只有从犍为拆分出来的朱提的最南端接壤。
如果不考虑国际贸易因素,怎么看刘备都不该优先对付一个孤军深入的偏远郡。
甚至哪怕是21世纪那些稍微不太懂地理的普通人,都会觉得“越嶲郡不是川南山区吗?建宁郡不是云南腹地了吗?一个四川割据军阀要平定南方,不该先解决本省尚未兼并的地区吗?为什么千里迢迢去打昆明?”
更何况,景毅是汉灵帝熹平年间任命的太守,而如今的越嶲郡守则是蛮王高颐自封的,是原来朝廷封的太守被杀了好多年了,刘备要是杀蛮王夺地盘,道义上也更站得住脚。种种迹象,都让景毅把北军调动的蛛丝马迹ꓹ 误读为越嶲蛮王高颐要遭殃了,而他自己可以隔岸观火。
天杀的刘备关羽李素!不按套路出牌!
事已至此ꓹ 最初的狂怒之后,景毅也算有执行力,花了一两天工夫ꓹ 就摸清了关羽部队的规模、后勤路线、己方的动员是否顺利。
稳住了阵脚,景毅就招来了自己手下的幕僚ꓹ 包括长史苏允、郡丞李瑁、都尉蔡飞,紧急商议退敌之策。
建宁毕竟是边郡ꓹ 本来就要提防蛮夷ꓹ 所以参谋和军官系统还是配得很齐全的。要是完全安定太平的内地郡,还不一定常设长史、都尉之类的官职。
蔡飞驻守当地多年,又跟蛮兵打过仗,对军事还是比较了解,他率先从纯军事角度劝说:“府君,道路险远,关羽翻山运粮定然不易ꓹ 最持重之法,便是死守凹腰山关隘不战ꓹ 而且沿山道层层设防。
就算敌军突破一关ꓹ 此去味县还有三五十里险要山路ꓹ 处处可以迟滞ꓹ 不出数月,关羽粮尽自退。”
不过ꓹ 景毅毕竟看事更全面一些ꓹ 目光也更深远ꓹ 他琢磨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劲:“粮尽自退?若是关羽来得慢ꓹ 我军有时间坚壁清野以待时清,倒还有点把握。
但现在关羽出兵梁天之内偷袭拿下了存駬县,我们还怎么等他们粮尽自退?如今刚刚八月底秋收结束,关羽不会直接拿存駬的新粮补充军粮么?难道我们要一直守到关羽把存駬全县的粮食吃光?”
面对此问,日常署理民政的郡丞李瑁出言宽慰:“府君若是忧虑此事,倒也不用太过担心——刘备关羽选此时出兵,更证明他们知道南中群山转运困难,非因粮于敌不可征战,所以他们的行粮肯定不多。
但他们不知我边蛮之地民风彪悍、官府征粮收税迟缓。如今秋收结束不足旬日,若是在蜀郡富庶之地,成都平原上车马舟船往还便利,十日时间已经足够官府把百姓的税粮征收上来了。
而我们建宁哪一年不是折腾一两个月,才能把收税工作完成?即便如此,抗税悍徒依然年年层出不穷。关羽来了,打开官仓一看,定然是几乎见底。我们不妨设法一方面散布流言,说刘备要在存駬行暴政强征,鼓动百姓携粮逃亡山中。
二来就算百姓不逃,刘备爱惜名声,也不敢过分强征。他要真敢乱来,咱就可以趁机诋毁刘备残害虐民,让南中百姓群起敌视刘备——南蛮最吃这一套了。”
都市龙少 傲尊
李瑁此言,可谓深谙南蛮,也就是昆明夷和哀牢夷的脾性。
因为历史上,三十年后孟获煽动这两大西南夷造反,借口也是污蔑“听说诸葛亮要我们进贡螨脑三千斤、三丈长的香木三千根、黑狗三千条,交不出来就要治罪”,然后南蛮就造反了。
南蛮人散漫惯了,生产力又低下,加上民风彪悍,对于横征暴敛是非常敏感的。
刘备敢加重税,对于短期在存駬得到军粮是有好处的,但是被添油加醋诋毁的话,远期民心损失太大。
景毅摸了摸胡子,决定做两手准备:“那就先多派细作,走小路翻山绕到存駬散布流言、并且搜集刘备是否真的有强行多征百姓口粮充军的情报。如果刘备被流言吓住,不忍害民,我们就坚守等他们粮尽自退。
如果刘备真敢害民征粮,我们就去越嶲、永昌散布刘备的暴政之举,添油加醋让他们与咱同仇敌忾、唇亡齿寒。到时候真能集结数万兵马联军,出关决战,在存駬围歼关羽的区区五千兵马还是可以的。”
李瑁接受了使命,但不无忧虑地提醒:“府君,要是真动了借外郡兵马一起抗敌的安排,恐怕就算关羽被歼灭、刘备被击退,那些助战的外兵也不会肯走的,到时候……我们轻则养着他们,重则引狼入室啊。高颐和孟尝都是嗜血的蛮王,不会给我们白白做事的。”
景毅:“你先去安排细作准备!我自会注意分寸。”
这时候,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长史苏允,才跳出来补充了两点建议:“府君,我以为,派遣细作的同时,也能同时派出使者,一明一暗与关羽接洽。如此,无论使者是否建功,都可以为细作掩护。”
长史本来就是参谋类的职务,没有具体分工,所以往往建议不多,但都是要害。
景毅也一贯最信任苏允,便详细追问:“使者?有何可使?”
刀龙小子
苏允:“关羽进攻建宁,借口是我军截杀了益州刺史官营的商旅,前几天守关正酣,双方都不冷静,但现在战事稍歇,正好跟他们分说——截杀商旅之事,我们本就不知情,从事后运来的财货来看,应该是存駬县长郑斗或者存駬县尉马由贪慕私利自作主张。
现在存駬已经被攻下了,就目前信息来看,郑斗和马由并没有被俘的消息,估计是殉国了。府君何不遣使澄清冤情,让关羽冤有头债有主,大不了把那两个死人鞭尸戮尸泄愤也就是了。”
景毅一拍脑袋:“瞧我做这事儿……唉,这两天被关羽攻打关隘太急,都糊涂了,这事儿是该办了。就算关羽是有心算计我们,不可能因此退兵。我们申诉曲直,也便于博取牂牁、越嶲同僚的同情。”
景毅脑子还是清楚的,知道就算求饶也不太可能让有心算计他的关羽退兵,但可以博取“州际同情”。
老婆大人有点冷 笛声悠扬
就好比历史上陶谦摆出“祈求曹操放过徐州百姓”的姿态,曹操也不会走,但陶谦能引来田楷、孔融、刘备这些州际援助啊。
……
景毅麾下三大幕僚的建议,很快被有所选择地执行了下去,几天之内,景毅就充分摸清了敌军的更多动态。
不过,整个过程中,也并非一帆风顺,因为他派去的使者,首先就被关羽驱赶回来了,要不是跑得快,差点就被杀。
关羽方面似乎准备得非常充分,拿出当初商队回去缴纳的“山贼首级”,以及一些从贼人尸首上搜出来的“符传”,口口声声巧言令色证明商队绝对不是存駬县长派的,千方百计攀咬到景毅身上,一口咬定景毅本人要为商队截杀案负责,此番不能让建宁彻底臣服刘备,就决不收兵。
賞妳不壹樣的人生經驗!
景毅听到回报后,思前想后觉得这不可能是关羽这样只懂打仗谋略、却不通律法、文采的人想得出来的借口说辞。略一排查,景毅就断定这事儿背后不仅是关羽的军事设谋,更有李素那个可怕的对手——
全世界都知道,刘备阵营里就李素这家伙的口舌最为可怕,是非颠倒说得生死人肉白骨都有可能。这次的栽赃栽得那么缜密,肯定是李素提前给关羽写好台词了!
至于那些贼人尸首上搜出来的符传,当然肯定也是李素派人伪造的。不然哪有山贼劫道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官兵符传的?那演技也太拙劣了,就好比《鹿鼎记》上那些闯进皇宫行刺的天地会刺客用得是吴三桂的兵器,鬼都知道那是栽赃吴三桂呢!
使者失败后,景毅只能指望细作,但细作的工作也不是完全顺利。
虽然细作打探了好多消息、散布流言挤兑住了关羽军不敢在存駬横征暴敛损失民心,但关羽也因此借机抓住了好几个散播流言的细作,并拷打招供、将他们处死。如此一来,关羽也摸清了景毅想干什么。
龙战都市 龚老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细作如果只是去暗中看听情报,不做事,那还能保证安全。而细作一旦要主动做事,还是散布流言,那就肯定会有损失,被抓被杀。这也就意味着,挤兑住敌军的同时,己方的打算也同时明牌了。
关羽知道景毅想赌他缺粮,便决定按照其中一套战前预案、设计反其道而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