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x8f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正德崛起》-第一千一百一十章怎能沒有問題呢鑒賞-h8xvh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石报奇一脸迷惘。
在听闻到朱厚照的话语之后。
重掌六道 会飞的蜗牛
更是开始陷入到了迷茫当中。
神藥牧師
一时之间真以为自己之前误会了朱厚照。
可是在静静思索了片刻之后,石报奇忽的恍然大悟起来。
一双厉目瞪着朱厚照,顿时就像疯了一般,朝着朱厚照迎面撞去。
可是朱厚照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稍稍后退之后,一旁的兵丁就已经将胡乱挣扎的石报奇按在了原地。
而向前冲撞不行的石报奇,更是仿若泼妇一般,咳了一口浓痰之后,就要朝着朱厚照唾去,朱厚照看到他的动作,一边后退,更是一边将谷大用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原本站立在旁的谷大用,突然被太子殿下採过来充当盾牌,神情一晃的同时,也注意到石报奇动作的他,下意识的就是伸手一耳光扇了过去。
狠重的耳光,顿时一下子扇在了石报奇的脸颊上,原本想要唾朱厚照的动作,更是因为这突然的力道,而转到了他处,谷大用见到这般情况,神情变得凶厉的他,更是戾声喝道:
“石报奇,不要给脸不要脸,信不信咱家在这里给你趴了裤子!”
嘶!
谷大用脱口而出的话语。
我的夫君是判官 魑魅魁魃
顿时让现场的众人陷入到了沉寂当中。
期间一些知晓谷大用是如何审问这石报奇的人还好,毕竟之前已经见识过谷大用的行事方式。
可是此言对于那些不明情况之人,却无异于惊天霹雳,就连原本一直担心关外隐藏着强军的朱厚照,都瞬间被谷大用的这番话语吸引。
對不起,愛上妳 檸檬羽嫣
战神联盟之挽救月神 四叶钥匙
尤其是当他看到对面一脸羞愤,终于消停下来的石报奇后,心中的好奇更是忍耐不住,怀疑审视的目光,不断在石报奇和谷大用的身上来回乱窜着。
而这边挡在朱厚照身前的谷大用,对于身后的异状自是丝毫没有察觉,在看到对面石报奇开始变得老实之后,谷大用就继续苦口婆心的劝慰道:
“石报奇,太子殿下问你事情,你就别找那么多的不自在,乖乖回答就是,难不成还非得吃点苦头之后,你方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
若是到了那般地界的话,你受的那些皮肉之苦还有何意义,还是说,你是真的想尝试一下锹把的感觉?”
谷大用出言劝慰,站立对面的石报奇,在听到谷大用的话语之后,神情在愤怒癫狂之余,一种悲愤的情绪,更是在其脸上开始浮现起来。
站立在谷大用身后的朱厚照,听闻到谷大用的这番言辞之后,神情顿时变得越发好奇。
满面疑惑的他,更是忍不住转头朝着身旁的陈远望去,见到他也是在那里一脸苦笑,神情满面莫名的时候,朱厚照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直接对着站立在其身旁的陈远轻声问询道:
“陈远,怎么回事?”
陈远听到朱厚照的问询,瞬间明白朱厚照所言是为何意,眉宇之间露出一丝尴尬神情之后,目光更是下意识的朝着谷大用望去,看那模样似乎言语之间还有一些忌讳一般。
朱厚照看到陈远这般模样,神情开始变得越发好奇起来,出言对着陈远催促道:
“本宫问你话呢,快说!”
此刻站立在朱厚照身前的谷大用,听闻到身后传来的话语,有些不明所以的他,转头朝着身后的的朱厚照和陈远望了一眼,尤其是当他看到陈远那一脸莫名的神情之后,心中更是万分不解。
神聖巨龍吸血鬼
不明白朱厚照在问询陈远什么的他,干脆也懒得再去趟这浑水,直接走到石报奇的近前,瞪着他厉声喝道:
“殿下刚才问你的话你忘了吗?答还是不答,再不回答的话,咱家可就想办法让你开口了,不过到时候出来的是什么动静,那咱家可就说不好了!”
站立在后面的陈远,见到谷大用开始上前逼问石报奇后,一脸纠结的他,看着朱厚照那探寻的目光,想了想之后,还是开口轻声奏报道:
“启禀殿下,微臣之前将这石报奇和阿隆古两人捉获之后,诸般刑具已经全部用遍,但是这两人口舌之硬,真乃微臣平生罕见,所以万般无奈之下。
滇蜀古记
微臣忽的想起,这东厂在审讯方面,乃是天下一绝,可是天津卫却不比京师,纵使有东厂之人在此落脚,但是其行踪也非吾等可以获知。
故而微臣想到了谷公公,在打探到他的踪迹之后,前去找他帮忙联络东厂之人。
可是谁曾想谷公公在听闻到,这两名女真余孽意图对皇上不轨之后,直接亲自出马,到了微臣的刑讯之地后,石报奇和阿隆古两人辱骂谷公公的残缺之身,也正因为此举,方才惹怒了谷公公,他……”
陈远说到这里,下意识的朝着一旁的谷大用瞄了一眼,见到他还在那冲着石报奇厉喝后,心中暗暗对谷大用说了一声对不起之后,对着一脸期待的朱厚照轻声讲述道:
“然后谷公公就让手下去准备了一些香油,接着更是拿起一支锹把,将那锹把涂满香油之后,就准备对着他们两人的……他们两人的……”
陈远说到这里,后续的话语也越发的说不出口起来,面露难色的他,更是呲牙咧嘴,仿若遇到了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朱厚照听到这里,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朝着谷大用看了一眼,接着收回目光之后,看着面前还结结巴巴的陈远,干脆也不待他说完,直接开口问询道:
“屁股是吧?你就告诉本宫,他成功没成功吧?”
陈远听闻到朱厚照的话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是快速摇头答道:
“没有!绝对没有!
微臣当时就在旁边,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谷公公也只是因为他们出言侮辱,所以怒火攻心之下,想找些办法报复他们一下罢了。
结果谁曾想到,这办法居然还挺有效果,仅仅只是几下,就将微臣半天都未审问出来的事情,全部问了出来。”
朱厚照听闻到陈远的话语,露出一丝惋惜神色的他,抬头朝着对面的谷大用看了一眼,接着更是喃喃自语道:
“本宫就说嘛。这些人怎么可能一点问题没有呢!”
陈远站立一旁,听闻到朱厚照的这句话语之后,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眉宇之间露出一丝不解神色的他,想了片刻也没有想明白朱厚照方才这句话的意思。
而就在两人在这边轻声窃语的时候,站立在前面的谷大用,也正在冲着石报奇厉声嘶吼着。
此刻的石报奇,任由谷大用如何嘶吼怒喝,如何棍棒相加,这石报奇都不曾改变自己的想法,依旧满面恨意的朝着朱厚照凝视着。
就这般僵持了片刻之后,谷大用看着面前不发一言的石报奇,心头的怒火也渐渐开始控制不住,直接冲着一旁的兵丁厉声呼喝道:
“来人,给咱家拿锹把和香油过来!咱家叫你不开口,明告诉你,等你真正想要开口的时候,就什么都完了,香油和锹把,快点拿过来!”
石报奇正一脸恨意的朝着朱厚照张望着,忽听得耳旁传来厉喝的他,顿时神情就是一滞,接着一脸羞愤的朝着谷大用看了一眼,沙哑着嗓子厉声呼喝道:
“屠戮我们族人的,就是大明太子麾下的那支火器卫所!”
走私大明
“不可能!”
石报奇话语方才出口,听闻到他这般答复的朱厚照,直接就一声高喝,打断了石报奇的话语不说,更是出言反驳道:
“那西苑千户所根本就没在关外,你们又怎么会相遇!”
石报奇听闻此言,神情在愕然之后,原本愤怒的情绪减消不说,眉宇之间更是开始充满了悲呛的情绪。
而刚刚说完这句话语的朱厚照,在稍稍疑惑过后,瞬间也想到了某种可能,望着对面的石报奇开口问询道:
“你们是不是跑到了高丽境内,继而碰到了本宫派去高丽的西苑千户所?”
朱厚照此言一出,对面石报奇的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起来,一直以来,纵使他们在逃离的过程中,也听闻到了关于高丽的一些消息。
但是他们尽皆都在回避一个问题,所有人都隐隐感觉有那种可能,但是谁都未曾说出。
所有人都将他们族人惨遭屠戮的缘由,归结于大明视他们为蛮夷,不容他们苟存于世这个理由上面。
直到此刻朱厚照将这番话语说出,石报奇方才恍然大悟,族人的灭亡,除了大明本身对待他们的态度问题外,他又如何能脱得开关系。
盛世薄歡 攜愛再漂流
当初要不是他下令越境,进入高丽境内寻找栖息之地,事情又怎会变化成眼下这般模样。
意识到这一点的石报奇,脸色越发煞白的同时,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的瘫软起来,原本四五个兵丁都难以制住的他,此刻却仿若一团烂泥一般。
要靠着四周这些兵丁的拉扯,方才能够继续站立在众人的面前。
站于远处的朱厚照,见到石报奇的这般模样之后,不用多想,心中就已经明白了这里面的诸般缘由。
原来将这女真一族屠戮一空的,还真的是自己的手下!
听到这般答案的朱厚照,顿时也是哭笑不得,要知他虽然有这方面的心思,但是也知眼下这般严寒时节,并非动手的大好良机。
一个不好有可能就会陷入到弹尽粮绝,继而被对方反杀的局面,结果谁曾想到,自己心中的这么一个难题,居然被西苑千户所爱平定高丽的时候,顺道一并解决了。
想到这里的朱厚照,心中高呼舒坦的同时,脸上的笑容,也开始变得越发控制不住起来。
此刻满面笑意的他,再想起之前自己让谷大用打探的事情,脸上的笑容顿时开始越发的控制不住起来。
建州女真一部,在高丽被姜三千户绞杀殆尽,剩下的这些建州女真余孽,又在天津卫城之中落网,朱厚照没想到这后世大敌,居然在阴差阳错之间,直接来了一个灭族。
这让朱厚照高兴不已的同时,连带着看向石报奇这个努尔哈赤高祖父的目光,也开始变得越发顺眼起来,朱厚照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后,根本就没再此过多停留,直接就转身朝着身后的厅堂折返回去。
此刻的朱厚照,因为建州女真一部被屠戮一空的缘故,虽然满腹喜悦,心中也为之一松。
但是他却并未放弃对剩余女真诸部的警惕之心,要知道大明坐拥中原宝地,四海蛮夷逐鹿中原之心,数千年来根本就没有消亡的时候。
唯一的区别,也只是这些蛮夷念头或强或弱,是否付诸于实践的区别罢了。
所以朱厚照在欣喜之后,神情就又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心中更是感叹想让大明长治久安,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石报奇见到朱厚照转身离去,满面悲呛的他,冲着朱厚照张了张嘴,可是话语还不待出口,眼泪却瞬间流了下来。
要知道当初若不是他看着高丽兵力空虚,动了给族人换一处舒适一点地方的念头,事情哪会演变成现在这般模样,自己一直都说,是大明军伍将自己的族人屠戮干净。
但是实际上,自己下达进入高丽命令之时,和羊入虎口又有何异?
想到这里的石报奇,神情越发悲呛的同时,身心因为这件事情的重创,也开始变得越发软绵无力起来。
现在的他除了内疚之余,心中更是越发的悔恨起来,悔恨当初自己的决定,也悔恨当初自己进入大明的举动。
如若不然的话,最起码他现在还能再给建州女真留下一点血脉,可是现如今,整个建州女真,尽皆毁在自己的手中。
石报奇万万没有想到,成化年间大明朝廷对女真四次坚壁清野的围剿,建州女真都在深山野林之中顽强的存活下来。
可是到了自己作为统领的时候,居然将整个建州女真带入到了深渊之中。
完美战神
而且一入就是万劫不复!
想到这里的石报奇,潸然泪下的同时。
整个人的眼神之中,再无一点精气神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