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ar精华言情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討論-第一百八十四章 當官的也會撒潑打架?鑒賞-uzi8i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
荷枪实弹,杀气腾腾。
从凉州诏安的马匪那是一等一的吓人好手,那长相,用凶神恶煞形容都是美化后的。
打架的两拨人很快各自停手。
如同耗子见了猫一样规规矩矩站着,就差没有匍匐到地上。
无论谁被黑洞洞的燧发枪枪口顶着脑门对准,都一样……这武器的威力,洛阳围城战时早就闻名遐迩。
“起因,经过,谁先动手。”
李冉不废话,只抛出三连问题。
没人回答,打上头了,谁管那些。
“……少爷,情况是这样的。”,程伯悄悄开口,把缘由始末一一道来。
钻石总裁我已婚【完结】 寂寞烟花
简单来说,是六部抽调来的官员嘴臭了。
他们很委屈……明明在权力部门当差,怎么突然就被发配‘边疆’了呢。
皇城内部的官衙多大气,这什么税务局怎么看怎么荒凉。
而且,他们最次都有品级在身,与后补的官儿共事本来就不愉快了,听说参加入职培训的,还有从各地民工中招的白身?
区区白身,连话都不配跟他们说。
换做平时,被招来的民工代表也就忍了,然而他们人数众多,被供火之下群情激奋,很快便爆发开……泥菩萨还有三把火呢,民工代表大多是各地工会的中坚力量,按照新出炉的法典,他们享受官员的待遇!
所以,瞧不起谁呢!
李冉不住冷笑,笑声令所有人都心头发毛。
直到现在燧发枪都没有放下过……一股不祥的感觉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
“程伯,聚众斗殴,该什么罪。”
他淡淡问道,眸子里的狠意一闪即逝。
必须来硬的……不把刺头挑出来,这税务局根本没法运转,妥妥内斗个不停。
“……杖责二十,劳役半月。”
程伯微微皱眉,小声道,“少爷,这么多人,你看……”
“凡是参与斗殴者,杖责二十,劳役半月,最先骂人和动手的,重罚十倍!”
九个明天
李冉斩钉截铁,令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加罚十倍,那不得直接把人打死。
始作俑者约十个人,七人皆是六部抽掉而来的官吏,而剩下三人,是工会推举的代表。
皆被吓傻了……说打就打,根本不给回旋的余地,这大唐仙师的办事效率简直硬核到爆炸。
“饶命,饶命!”

还未来得及呼救,杀气腾腾的侍卫便将这几人裤子脱了,当场打板子,打得啪啪作响。
什么,不服?
那燧发枪就比在脑门上,谁敢不服……憋着!
行刑完毕后,这几人皆被打得奄奄一息,其余人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都给我听好了,以后谁再挑事,就不是挨板子那么简单了,我会以玩忽职守、肆意妄为、藐视国法治罪!”
这几条,皆是能掉脑袋的重罪!
“把人抬下去,这些人都不要了,哪来的退回哪里去,其他人都引以为戒,我召集你们来,是培养能够挑起大梁的人才,不是看你们过家家。”
冷眼环视众人,李冉毫不留情面,当场退货。
“给你们一炷香收拾行头,然后上课!”
李冉挥袖,率先一步走进税务局的办公区。
“冉兄弟,那几天奄奄一息,就这么送回六部去,怕不是要被人借题发挥。”
裴旻突然出声提醒,对于有品级在身的官员,要挨板子,那也得由大理寺和刑部动手,李冉的行为是滥用私刑无疑。
“让他们去告呗,我本来也打算税务局稳定后就一步步将原来六部的人清理出去,他们若耍横,正好有理由清除刺头,咱们还占着理。”
李冉表示办法总比难处多,没了张屠夫,还吃带毛猪不成。
他给六部面子,六部若不端着,那就扔了吧。
两个时辰后,老丈人的口谕便传到了税务局……传信的竟然是他最亲近的太监。
“尚书令大人,皇上有旨……”
“等着,我在讲课,别打断我的思路。”
混元帝尊傳 伯牙之殤
李冉瞪了这太监一眼,不看场合么,课堂上,哥最大。
“都给我专心点,理解什么叫做社消零额了么!一个个脖子伸那么长干什么,记笔记懂不!”
这届学生差劲极了,多大的人了还能小学生似的,一点都不专注。
所有人齐齐懵逼……让传圣旨的人等着,这是何等的奇葩。
然后李冉当真讲了一节课,足足三十分钟后才意犹未尽道,“今天就上到这里,明天准时来,带好笔记本,我会随堂小测验。”
以前被老师怎么收拾的,眼下正好怎么用上,效果杠杠的。
“说罢,什么口谕。”
朝着早已目瞪口呆的传令太监耸了耸眉毛,这半男不女的是不是哑巴了?
“尚,尚书令,皇上要你善待抽调来的官员,合理合法奖惩。”
老太监如梦方醒,总算记起来自己不是看戏的。
早就准备听墙角的学员们一脸不可思议……什么情况,李冉今日明明违规违法到姥姥家了,朝廷上有明文规定,刑不上大夫,程伯给了惩罚条例,那是针对老百姓的!
李冉还变本加厉,简直视国法于不顾!
竟敢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算了……听这语气,还跟好好安抚他似的,对被打的官员如何善后只字不提。
难道这就是大唐仙师的本事么,连皇上都言听计从。
对于没上过朝的属官而言,李冉那些本事只听说过于传闻之中,而今日,他们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豪横。
第二天,学习的风气迅速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不仅所有人都严格的记笔记,甚至还相敬如宾,生怕发生一点什么摩擦……上课的现场竟然有提着燧发枪的侍卫来回巡逻,差点将人吓尿好吧。
“哼,都是些贱骨头,不来点真的,还以为哥是好好先生呢。”
李冉看着一张张试卷上的成绩,总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别说,这群货认真起来,效果还真不错。
再培训十天就能实习了。
“……少爷,虽然你惩罚属官的事,皇上压下了,但据说六部好些高官,都进言说你滥用私刑。”
程伯有些担忧,低声道,“积沙成塔,众口铄金,这些人能量可不小,少爷最好上心些。”
“嗯,我心里有数。”
李冉晒然笑笑,“不过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扶持的民营企业和税务局正常运转后,能给国库带来不菲的进项,有了实绩,那些嚼舌头的垃圾再不满,也只有给我憋着。”
倾世血凰 陌恋牛忙
拿数据说话,带来的不仅是底气,还有追随者。
苍穹劫之青藤印 白泽
经此一役,民工阶层的话语权,可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