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pu5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 起點-第842章:化腐朽爲神奇(求票支持)-zgdue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圣上,火山灰泥浆可用来制造城墙吗?”围着还没硬化水泥板打转的罗士信询问。
杨侗皱眉道:“火山灰泥浆叫起来乱七八糟的,以后就叫水泥,简单省事。”
“喏。”众人遵命,把这名字记在心中。
“水泥可在水中硬化成石,建城自然不在话下。”杨侗回答了罗士信刚才的问题,随即又说道:“只不过水泥乃是天然的火山灰,不用就地取材,为了建造城池,特地从万里之外运送过来,耗费人力财力物力无数,关键是这东西毕竟太少,用掉一点就少了一点,用来建城纯粹是大材小用了,实无必要。”
“末将明白了。”罗士信一想也对,仅以城池坚固而论,现在的材料就已经很好了。
杨侗沉吟片刻,对姜行本说道:“朕记得燕山山脉、长白山脉好像有火山。”
“圣上所言不差。”姜行本说道,“这就是来自燕山的火山石,经由濡水进入乌海,通过海运进入黄河、广通渠,最后运到了这里。”
杨侗点头道:“多采一些火山灰、火山石去洛阳,为李侍郎造桥做准备。”
“喏。”姜行本躬身一礼。
“水泥板一时半会干不了,咱们去少府监看看。”
少府监掌管百工技巧诸务,包括冶炼锻造之术,里面有大隋最出色工匠。许多武器装备都是开天院设计好之后,再由少府监打造,大兴虽非国都,但是也各设一个分部,这是杨侗仿效沈飞、成飞,希望两边的开天院和少府监在竞争中开动脑筋,创造出更多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器物。
少府监后院的大棚里有十几口大灶,火烧得正旺,有人正往里边倒入清水,一问才知道是打算利用不同水温来淬炼模刀,希望能使刀剑得到优化,甚至还有一大锅温热了的猪油,这也是工匠用来搞实验的东西。
师叔,何弃疗? 半枫荷
虽不知猪油能否优化刀剑,但对于来自手工皂盛行年代的杨侗来说,却知道动物油可以制作肥皂、香皂。
杨侗想起自己洗澡用的黑乎乎的液体,忽然动了制作一锅香皂的念头,于是让人将火碱倒了进去,然后不停搅拌,锅里顿时飘逸一种古怪的气味。等油锅沸腾之后,让人将大锅从灶上取下来继续搅拌。直到猪油火碱完全融合,趁热加入少量盐水
前夫霸愛:棄妻別想跑 雪花舞
源物世语之终末初锋 心醉空夜
然后,好奇观望的文武大臣被锅里的异象惊到了,只因油锅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一些药膏也似的淡黄色物质凭空出现在了锅里,李景、皇甫无逸、杨恭仁这些文武没见过杨侗过滤青盐那一幕,对这种无法理解的化学反应感到十分神奇。
油温随着不断搅拌渐渐降下,淡黄色的物质冷却硬化,漂浮在了上层,罗士信夺过一名工匠手中的大锅铲,按照杨侗的吩咐,兴高采烈的把那层物质刮下来,倒入备好铁皮盆里,只要使其自然干燥,便是一大砣肥皂了。但就这么制成的肥皂质量差,说不定还有猪油味,
“这是蜡?”杨恭仁惊奇的问。
杨侗望着锅里的浑浊皂质和底层的废液,心下一动,笑道:“蜡还在锅里,捞出来这个是粗劣的肥皂,用来洗衣、洗澡、洗头都比皂角干净,进一步加工,就会成为香喷喷的香皂。”
杨恭仁又问:“这肥皂现在能用吗?”
“肥皂要硬化之后才能用,时间很久,比水泥板还要久,当然也可以把它强行硬化,不过现在还是先把蜡变出来。”杨侗说道。
“怎么变?圣上你说,我来打下手。”罗士信面带兴奋的挥舞着手听锅铲,其他人的表情也和他一样,跃跃欲试,哪怕李景这个老头子也不例外。
男人嘛!
对实验都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兴趣。
全球通史
杨侗说道:“取些卤水来。”
“……”诸多文武面面相觑,他们杀人、算计还行,哪里知道这些?而像罗士信、尉迟恭这样的大将军,连少府监的方位都不清楚。
“我去找!”还是一名工匠飞也似的跑开了。
杨侗无语道:“还没说完呢。”
“圣上还须何物,卑职去取也一样。”另一名工匠说道。
大家太佩服这个神奇的皇帝了,总是能用耳熟能详、毫不起眼的东西,变出一些神奇的、前所未闻之物。
“做一个过滤器物。”
这东西十分简单,先把大小不一的卵石、细砂、木炭洗净,然后又让工匠拿出一个带着一根竹管的铁桶,先在底铺上一层棉布,放上一层大块木炭,又铺一层布、一层小块炭,之后是细沙、小卵石、大卵石,这么五六层占了大半个铁桶,一个简单的过滤器就这样完成了。只要把液体倒入桶里,被过滤了一圈的液体就会从竹管里流出。
过滤器做好,去找卤水的工匠也提一桶卤水回来了。
见到准备就绪,杨侗让杨侗把大锅里的浑浊之物刮到一个木盆里,这西东是没有反应完全的猪油和皂质,以及一些其他杂质。
接着又让人把卤水兑到盆里,一起搅拌。
不多时,盆中之物逐渐凝固。
这是他以前闲得无聊,制作手工皂学到的一系列手艺,猪油加火碱,反应后得到肥皂;再加入盐酸,则是蜡烛生成。
当蜡还没有硬化,杨侗又让人取来一段绵线,用木杆将之埋进盆里,点燃。
这一大盆蜡烛在光天化日之下依然很明亮,而且几乎没有油灯的黑烟!
“我的老天!蜡烛竟然这么简单就成了。算起来比牛油大蜡成本低,而且还要明亮少烟,拿去供销社售卖,一定能赚翻!”
杨师道和凌敬这两个管钱的大管家相顾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个枚枚钱币。
蜡烛在这年代是奢侈品,宫中用的蜡烛是白蜡虫分泌的物质做成,要么就是蜜蜡,这两种蜡烛极为昂贵,除了这两种,不时出现在典籍中的牛油大蜡也是用上好油脂炼成,同进是贵得不行。而普通老百姓使用的照明之物,一般是豆大的植物油灯!
这猪油蜡成本低、光芒远超油灯,他日必可风行天下!
“这算什么,锅里还有呢。”杨侗这话不假,只因废液里还有——甘油!
“还有??”众人的眼珠子都差点瞪掉,相处了好几年,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这位神奇的皇帝了。
和平年代
孰料,只是冰山一角。
总在不经意之间,一次次的出人意表。
在众人骇然之间,杨侗吩咐工匠抬起大锅,将剔腥臭的淡黄色液体缓缓倒入另外一个大盆,都不知这臭水还有何用。之后,将这臭水倒进了过滤器,桶底的细管缓缓的流出了清澈透明的水,而非肮脏恶臭的臭水,又再一次颠覆了人们的主观臆断。
“实在是太神奇了,只是这水又有何用?”一个二个对杨侗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
“众所周知,葡萄酒、桃子酒、果酒在发酵之初,酒液是又苦又涩,极为难喝,要很久时间才慢慢淡去,但若封坛不牢,或是光照、气温、潮湿等因素不对,这酒几乎就废了……”杨侗目光看向了魏征,笑着说道:“魏尚书酿酒技术很高,你的葡萄酒色香味俱全,不弱于西域葡萄酒…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魏征微微颔首:“确实如此。”
杨侗指着还在流出的甘油,说道:“这叫甘油,有一种与葡萄不同的甜味,不但可以有效去除酒中苦涩之味,还能提升葡萄、桃子等果酒的品质和口感,是酿造果酒最好的辅助之物,让你的葡萄酒不必那么劳心费神,就能获得你所需要的美酒。”
众人一惊再惊。
一锅猪油被杨侗折腾来折腾去,居然折腾出了这么多的花样,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圣上真是仙人下凡,不然为何懂得各种各样的知识?
“此话当真?”魏征很想说不信,但杨侗这锅猪油实在让他说不出不信。
“不假。”杨侗向罗士信说道:“小罗,你带几名士兵去西市买几坛又苦又涩又酸的劣酒,葡萄、桃子各来十坛。”
宫中没那这等劣酒,只能去买。
“喏。”罗士信行了一礼,兴致冲冲的跑了出去。
“明月,你去光禄寺珍羞署取些牛乳、鸡蛋,各种香料、花粉也来一些。”杨侗又吩咐跟着前来观看的阴明月。
“喏!”
阴明月走后,杨侗再次让人做了两个过渡器备用,同时将滤出的甘油回锅重煮,目的是把甘油中的水分蒸发干净。
甘油粘稠度比水分高,锅中甘油煮沸,气泡由欢快变缓厚,倒出准确。
这已是半个多时辰之后,而罗士信和尉迟恭也已先后回来。
杨侗让人把葡萄酒、桃子各倒十份,每份一斤,他也不知道最佳比例,只能采取了愚蠢的办法,分别给十份酒加入一斤、九两、八两……一两甘油和几个鸡蛋清,以期实验出口感最好的比例。
充分搅拌之后,用备用的过滤器将之一一过滤。一份份红如血的葡萄酒、澄明透亮的桃子酒便出现了。单看色泽就比原始的酒浆上升了无数个档次。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让魏征这个酿酒大师逐份品尝。
“这东西真不会喝死人吧?”杨沁芳这丫头躲了杨侗好长一段时间,只不过天性好动,听说这边搞实验,又跑了过来观看,此时见到魏征‘以身试毒’,都替他感到担心。
“你可以试试啊,口感应该很不错。”杨侗一本正经的说道,这酒肯定喝不死人,顶多是拉肚子而已。当然了,杨侗自己肯定是不会喝这种半成品……
“我才不。”杨沁芳皱着俏美的小脸,露出嫌弃表情。
杨侗笑了一笑,有点脑壳疼……自从被程大炮点了之后,这女孩躲了他好长时间,只是再见面时,凑得好像更近了,几乎已经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儿。
特工下堂妃 淺藍之殤
等到魏征品尝出了最好那一份,杨侗又依样配了许多,分给大家品尝,这让尝过又苦又涩又酸的劣酒的人大感惊奇,想不到加入这甘油之后,酒味大变。
若是把这些劣酒都收过来,加上甘油再卖出去,必能添置一笔大收入,而且亦能为百姓开辟一条财路,可谓是一举两得啊。
淘金魔手
权欲诱惑 无心隐士
完成了蜡、甘油。
回头制作香皂,将最先捞出的皂,分成几分,分别加入牛乳、绿豆粉、薰衣草粉、菊花粉、人参粉、胭脂粉、何首乌苦茶粉……搅拌均匀,分别拿到锅里加热,使其快速皂化,这一步叫做热制法,能使水分迅速蒸发,放入模子里,顶多一周,各种香味的香皂就能使用了。要是对这样形状不满意,也可以再次加热液化,倒入自己心仪的模子去硬化。
看着工匠们将各种香皂舀入各式模子,带头搞实验的杨侗深有成就感之余,亦是大有遗憾,因为他不是搞化工的,会做的东西实在太少了,不然的话,定能让大隋的商品丰富起来。
但尽管如此,也让大家深感惊叹。
毕竟谁也想不到普通的猪油能做香皂、蜡烛,以及改变果酒口味的甘油。
杨侗搞这一次实验,一是看到了猪油、兴之所至,二是希望通过这次实验,打开工匠们的创新之门,让他们意识到很多习以为常的东西能够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
“欧冶先生,朕需要您制作几种武器。”杨侗对一名年近六旬的工匠说道。
此老名叫欧冶乾,须发隐隐灰白,许是工匠之故,身体十分强壮,看他的精神气质,完全不像六旬老人,他是赫赫有名的神匠,冶炼技术堪称一流,杨侗的朝露宝刀和‘圣武三十六式’就是他亲自锻造的,此后一直设计和打造新式武器和铠甲,是大兴开天院、少府监总师。猪油淬刀的想法就是他搞出来的设想,只是这一大锅已经变成杨侗的香皂、蜡烛和甘油了。
武碎虚空 油炸包子
“圣上,请吩咐。”欧冶乾听到杨侗叫唤,连忙走了出来。
杨侗当初给了他朝露宝刀、武圣三十六式的图纸,这三十七种武器的样式,有很多是杨侗从网络游戏中弄出来的款式,有一些花哨的东西固然不实用,但是经过欧冶乾的改造之后,一一变成了实物,在改进过程当中,欧冶乾深受启发,比如说三棱军刺、血槽等思路,便在一些武器之中开始运用。
“益州多关山险隘,道路狭窄,横刀在一些地方施展不开,比如说在栈道就很狭窄很危险,若是用力过猛,砍到石壁,将士们有可能被弹下山崖,而匕首又过短,在与敌人搏杀之时,不占优势。所以朕想打造一种适合于益州、介于长兵短刃之间的武器。”
姜行本以前也建议过,要为大隋军队设计出一整套适合山地战、丛林战的武器装备,只是时至今日,除了防滑靴子、轻便铠甲、攀登器械之外,武器方面没有得到多大的改进,杨侗今天见到欧冶乾,便想到了这个问题。
“姜尚书也曾提到这个问题,只是卑职设计出来的武器都有一定的缺陷。”欧冶乾说完,让人取出了一把缩小版的横刀,继续介绍道:“这是卑职根据圣上的朝露宝刀、横刀、苗刀的特点设计出来的短刃,并加上军刺的血槽。当将士们手中横刀、苗刀因为地形和贴身不便使用时,此刀就成了近身主导武器,在使用此刀之时,连人带刀都迎向敌人,所有盖用障身(障刀+身体)以御敌说法,障者,隐蔽者也。”
“这叫障刀?”杨侗笑问。
乾冶乾说道:“正是。”
杨侗挥舞几下,细细的感受短刃的杀敌之术,想了下,又让尉迟恭、罗士信试了下,笑问道:“你们觉得如何?”
“这把障刀便携轻快,利于贴身搏斗,但它刀刃较大,所以刺击效果不如军刺。”罗士信说道。
尉迟恭也说道:“我要说的是太轻了,如果在刀刃前部加重,那么杀敌效果要强。”
“有同感。障刀的用途以刺和放血为主,劈、挑、削功效较弱,如果敌人身着厚甲,几乎发挥不出作用…朕有一个想法…”杨侗用锋利的障刀在地上刻出廓尔喀弯刀的模样,说道:“此刀头重脚轻,前宽后窄,背厚刃薄,抡砍时力量集中在刀的前部具有斧子的杀伤力,非常适合肉搏砍杀和在从林中行进时开路。同时,刀的前部两面开锋、有血槽,兼具了刺杀功能,当然了,由于前部较大,刺杀的功能也弱了一些。”
说到这里,又刻出长款廓尔喀弯刀,就变成了七眼大狗腿弯刀,“加长之后,就是步兵作战的利器;比起力道均匀的横刀,力道集中到了前半部,符合‘伤敌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概念。”
想了一想,杨侗又刻出了大马士革刀的图案。此刀就更为厉害了,拿破仑远征埃及的时候,曾令法军吃了大亏,一名法军将军在战后说,“佩带着乌兹钢弯刀的敌军骑兵,对我军造成的伤害可谓十分的惊人,他们只是将刀前伸,靠着战马的冲力和手腕的力量将刀身砍入我们骑兵的身体,或是将刀身横拉,凭着相对速度造成可怕的伤口;有的士兵甚至被拦腰砍成两段,战役之后,我的部下有很多身首异处,有的身体断成了两截,伤兵的伤势也十分严重,手背、手腕全被切断,情况十分凄惨。”
众人看着杨侗这三个设计方案,只感到凶悍的气息扑面而来,忽然觉得横刀、障刀索然无味。
这并不是说障刀、横刀没用,而是历史优势,横刀在这时代确实是无敌于天下,但它不可能一直无敌下去。而杨侗刻出来的三种概念图是千多年后的产物,胜过障刀和横刀是必然的,谁也没法改变。这就像冷兵器和热武器,虽然同为杀人利器,但两者的杀敌效果根本没法比。
“圣上,今年我军连续作战,歼灭了反贼李密、孟海公、林士弘,也打得伪唐、冯盎苟延残喘。前不久,圣上灭了吐蕃、吐谷浑联军,右仆射也在荆州作战。这所有战役,虽然都是以我军大胜告终,可战争对武器的消耗极大,每场战争下来,一半以上的武器不能使用,需要更换,另一半再打一场战场,基本也报废干净,这还不算箭矢之类的。所以工部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工部尚书姜行本适时说出工部的苦衷,“虽然我们采取了流水作业,并且被粗活、重活交给了奴隶们做,可负责重要环节和武器组装的工匠依然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不错!”
“不错!”
奋战在第一线的欧冶乾等工匠们连连点头,他们最有体会。
“朕也知道大家很辛苦。”杨侗苦笑道,“但我们总不能让将士们拿着将断的武器上阵杀敌吧?”
正如姜行本所言,战争使兵器装备、箭矢、盔甲损耗非常惊人,一根长矛、一把战刀经历几场战役基本不能再用,这也是战争使国力消耗的重要原因之一。
欧冶乾又说道:“现在骑兵用的战槊和步兵的长矛杆子,都是用细柘杆浸泡油晾干后用鱼泡胶黏合而成,虽然不像马槊需要几年时间,但工序同样繁琐,需要耗用大量人工和物资,现有的工匠每个月最多做出万支兵器杆子。现在完全是入不敷出,只能耗用以前的存货,可一旦存货用完,我们长兵器就会出现断档困境。所以卑职一直考虑用木材取代现有的兵器杆子。”
“找到替代品没有?”杨侗询问。
“有的!”欧冶乾说道:“最好的天然兵器杆是稠木杆,红稠木质坚而硬重,材色红鲜艳美观。不开裂、极耐腐、不受虫蛀,说是百年不朽毫不为过,乃是造船、车轴、兵器杆的最好材料;其次就是白蜡树,白蜡树做成的杆子坚而不硬、柔而不折。这两种木材做成的武器杆子不比我们现在的油浸杆子差。”
“哪里有这两种木材?”红稠木效果如何杨侗不知道,白蜡杆子却是知道的,好像宋朝就大量使用。
“红稠木在燕山山脉、长白山山脉都有,我们的战船用的就是产自燕山、长白山的红稠木;至于白蜡木就更多了。”
“那就采来做兵器杆,先试试效果,要是和现在的武器杆相差不大,就换了。”
“喏。”
“圣上,您设计这刀子,是不是可以取代横刀、障刀,现在就大批生产?”欧冶乾出自制刀剑世家,一生都在研究兵器,对刀剑的了解到了如火纯情的地步,故而只需看画和杨侗的大致介绍,就了解了三种刀具的性能,恨不得立即打造出来。
“这是新生武器,先不要大量打造,以免白费功夫,朕的意思是先打出一些样品来测试。”杨侗摇头道。
“卑职明白了。”欧冶乾想了一会儿,又说道:“就按圣上刚才的配酒之法,先让每名能工巧匠每各打一把,然后去除缺点,将优点集中起来。”
杨侗点头道:“这办法不错。刀成之日,再通知朕来试刀,”
欧冶乾保证道:“顶多三天,圣上就可以见到这三把长短兵器的成熟样品。”
“好!你们将要大批打造的横刀就暂停吧!等这三种新刀测试好,再大量生产。”杨侗知道这三种刀具的比现在的刀具好,自然不会弃而不用,等打造出来了,再逐步推广全军。
“喏。”欧冶乾躬身行礼。
——————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