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校花的貼身高手討論-第9244章相伴

校花的貼身高手
小說推薦校花的貼身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
动手之际,林逸也就能察觉到对方的实力深浅了,这是个破天中期巅峰的武者,身上泄露出淡淡的黑暗魔兽气息,应该是黑暗魔兽一族的高手无疑了!
问题是区区破天中期巅峰的实力等级……谁给他的勇气和信心说那么些大话的啊?简直不要脸啊!
林逸吸收了大量的星辰之力后,如今实力等级已经堪堪迈进了破天后期巅峰,星云塔顺利登顶的话,至少也能站在破天大圆满的等级上。
尊者境还需要积累,没那么快突破,但在破天期中,林逸绝对是无敌的存在,一个等级上还不如自己的家伙,真是哪里来的迷之自信觉得能吃定自己啊?
“绵软无力的拳头,你是在战斗还是在给我捶背按摩?这种攻击,是怎么好意思拿出来现眼的啊?”
林逸继续无情嘲讽,那些威力巨大的武技都懒得用,直接甩了一巴掌出去,轻松加愉快的将对方的拳头给扇到一边去了。
凌空袭来的男子顿时空门大露,加上身在空中,无法变招,一时间险象环生,根本就是在送菜上门!
对此林逸也不客气,底下抬腿飞踹,很久以前的基本技能狂火千腿呼啸而去!
火焰席卷半空,那个雇佣者男子啊的一声大叫,整个人都被无尽的腿影和火焰给吞噬了,转瞬之间,就在空中爆了开来。
林逸嘴角一抽,大长腿收了回来,还有些不敢置信,这就死了?
刁蛮皇妃不好宠 冷艳双飞
虽然对方的实力确实是差了点,比不上自己现在那么强大,但就这么死了,好像也有些说不过去吧?
怎么说也是第十五层的收官考验,没理由这么弱的吧?星云塔难道是故意放水么?
林逸念头还没转完,空中被踢爆的男子忽然又出现了,刚才的碎肉鲜血仿佛受到了无形的牵引,纷纷聚集在一起,重新变回了那个傲气的男子,连一点一滴都没有浪费,全都收了回去。
完好无损!
“哟呵,有点实力啊,难怪那么狂!不过我已经说过了,你是死定了,光凭这点本事,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啊!”
男子落回原来的位置,双手叉腰哈哈大笑:“怎么样,刚才故意给你点惊喜尝尝,是不是真的很开心?以为我就这么被你打死了?哈哈哈哈,骗你的啦!空欢喜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气?”
林逸眉梢微扬,并没有反唇相讥,而是在回忆刚才的画面。
对面的家伙确实是被自己的狂火千腿给踢爆了,无论是视觉还是触觉,连神识也算在内,都可以肯定他已经死了。
可为什么,转瞬间他又完好如初了呢?
难道这家伙是不死之身?
“无话可说无言以对了么?还是直接被我给吓住了?哈哈哈哈,真是胆小如鼠啊!无趣无趣,还是要我自己来找点乐趣才行!”
男子扭了扭脖子,低沉笑道:“接下来,才是动真格的时候了!你现在求饶也来不及了!我一定会杀了你!不过你求饶的话,我会让你死的痛快点,不会受到太多折磨!”
林逸撇嘴道:“废话真多,死过一次的人应该要懂的珍惜性命才对啊!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死一次,你是有自虐倾向吧?”
男子哼了一声:“现在嘴硬可帮不了你,来吧,接招!”
话落人起,一切都仿佛是刚才的翻版,男子全力冲击,想要一拳撂倒林逸,而林逸依然是老规矩。
先是一巴掌扇开了男子的拳头,令他身在空中却中门打开无处闪避,然后是狂火千腿席卷而上!
依然是毫无悬念的秒杀,火焰和腿影在空中交织成一片大网,彻底撕碎了男子的身体,轻松无比。
但林逸并未开心,而是眉头微蹙的看着空中烟花般绽放的血肉沙场。
不出所料,刚刚绽放的血肉烟花还没落下,就被无形的力量牵引了回去,重新聚拢在一起,变回了之前那个男子的样子。
这都是意料中的事情,林逸并未挂怀,真正让林逸在意的是,这一次那个男子的攻击力量比第一次要强了不少!
如果说第一次是初入破天中期巅峰的武者攻击,这一次就是资深的破天期中期巅峰!两者有着显著的区别!
那家伙一开始真的隐藏了实力么?
九阳判官 酴醾月下香
若真是如此,那还算好,林逸就怕他有什么诡异的能力,比如每被干掉一次,就能提升一截之类……打不死还越打越强,这就没法玩了啊!
不过这种可能性应该不高,真要有如此逆天的能力,这家伙早就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哪里还会是现在的实力?
或许这是星云塔雇佣他时给出的便利?就和星辰不灭体类似的那种技能能力?
短短时间里,林逸就转过了许多的念头,有了不少猜测,只是暂时无法证实,而对面那个被打爆的家伙已经恢复如初。
说恢复如初也不正确,他的实力等级已经跨入破天后期,气息比之前上升了许多,真的是死一次就强一次,这么下去,他的实力岂不是要突破天际了?
“不错不错!有点意思,刚刚依然是给你的福利,让你在临死之前多开心开心,千万不要当真,那都是我在逗你玩而已,以你的实力,根本没有杀死我的可能性!”
男子依然是双手叉腰抬头狂笑:“是不是有那么一瞬间,真的以为杀了我?于是心情激动无比,兴奋难耐?哈哈哈哈,我真是个仁慈的人,让你在临死之前,还能享受到如此奢华的快感。”
“现在优待时间已经过了,你真的要准备好,我要动手杀你了!你确实不考虑留下点遗言之类的么?”
林逸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淡漠说道:“行了,听你废话真难受,赶紧来杀我吧,我已经等不及了!拜托你这次一定要击中我,连我的衣角都碰不到……”
“我真是好奇你到底想如何杀我?用眼神杀人么?还是用你的碎嘴子念叨死我?这么说你确实是快成功了,我听着你的碎碎念,已经快要被烦死了!”
打嘴炮嘛,谁不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