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 txt-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讀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王玄策其实是个平庸的人。
至少在从前,他的表现和数不清耀眼的将星们相比,不值一提。
他年纪不过四旬。
籍籍无名。
甚至在军中,也没有什么名号。
他这辈子的功绩,几乎是乏善可陈。
乃至于此前在右卫率中,这右卫率本是太子的亲卫,也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军官。
甚至连太子,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
某种程度而言,王玄策的这一辈子,大抵也只能这么平庸的度过,依旧还是不大不小的武官,按部就班的在年老之前,混一个校尉,日子过的不好也不坏。
可陈正泰突然的一纸调令,却令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其实即便是从右卫率调到大食商行,王玄策的身份也没有改变太多,毕竟保安队并不算正式的军职。
除了俸禄比军中高那么一些些之外,王玄策算是吃了亏的,因为一旦决定去大食商行,他的武官身份也就没了。
可王玄策依旧还是很吃惊,因为这一份调令,乃是凉王殿下亲自签署的。
凉王竟知世上有王玄策?
这令王玄策心感意外,又备受鼓舞。
一个失意的人,突然得知有一个身处高位之人关切自己,这是王玄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辞去了军职,进入了保安队,帮助大食商行操练新丁。
此后,他便成为了前往天竺的使者。
此时的大唐,依旧还盛行着建功立业的风气。
有才能的人不是凭借着科举谋求自己的官职,而是希望能够像李靖这些人一般,凭借着军功改变自己的命运。
在遭遇了天竺人袭击之后,王玄策敏锐的感觉到,关系到自己命运的时候到了。
若是忍气吞声,如丧家之犬一般的回到波斯,如何对得起凉王殿下的信重呢?日后,他更没脸面再见凉王殿下!
于是,王玄策决定拼一拼。
蒋师仁和他一样,都是从右卫率中出来的人,所以王玄策对蒋师仁自是信任有加,二人一商议,自己手中的数百保安队,固然战斗力还算不错,可要直取天竺,人数还是有些少了,不妨前去借兵,二人一拍即合。
当日便带着军马,一路风尘地往泥婆罗国而去。
在半个月之后。
一支临时拼凑的军马便算是组成了。
西游之师徒逆天 一斤茶叶
不只有六千的泥婆罗国军马,还有两千驻于山南的吐蕃人,再加上数百保安队!
王玄策立即便对天竺发起了攻击。
泥婆罗国之所以肯借兵,其实并不指望这一次王玄策能够胜利。
而是因为,泥婆罗面对的乃是强大的天竺国!
泥婆罗这弹丸小国,哪怕是骁勇善战,却也一直被天竺压制。
此时大唐的人愿意对天竺开战,他们自是求之不得,哪怕是输了,可大唐天朝的颜面有所损伤,势必会引发更多的唐军进行报复!
如此一来,泥婆罗国便可得到大唐的支持,而后坐山观虎斗了。
至于吐蕃人,纯粹是听说能去天竺抢一把,竟是毫不犹豫,立即临时拼凑了一些军队,愿意跟着去打个秋风。
当然,他们原来以为王玄策带着他们是去袭击一下天竺的边境,只是为了出一出气而已。
突然袭击一下天竺的城镇,这是一个很轻松的差事。
打得过便打,打不过便立即退回泥婆罗,横竖不吃亏嘛!
可很快……
随来的泥婆罗和吐蕃将军们,都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味了。
王玄策居然带着他们,避开了天竺人的防线。
这就有点不对路了。
准确的来说,这一路,不像奔着对方的城镇去的啊!
进入天竺境内,这天竺的地势,便是一马平川。
试问梦归处 熏旃漾
人口众多的城镇尤其多,而王玄策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曲女城。
好家伙……竟然是曲女城……
此时,吐蕃人和泥婆罗人终于知道了王玄策真正打的主意,显然都有些懵了。
这曲女城乃是戒日王朝的国都啊!
据闻人口有数十万之众,守备森严,虽然天竺人爱吹嘘,动辄就是自己有几千万的士兵,可那曲女城,作为戒日王朝的王都,沿途不知有着多少的重兵把守。
而且曲女城还在天竺的腹地,这等于是说,大家跟着这王玄策,要奔袭数百里,丢下所有的辎重,并且孤军深入,而后……去攻打这天下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这时候,吐蕃和泥婆罗人军心乱了。
王玄策却是将他们召集了来,镇定自若地对他们道:“我曾遭遇过天竺人的袭击,天竺人固然人多势众,可是他们的军将,毫无驾驭士兵的能力,而士兵,却大多懒散,和农夫没有任何的分别!若是我们袭击他们的边镇,他们一定有所防备,若是四面八方合围我们,我们就算可以胜利一百次,可只要失败一次,便要陷入穷途末路。”
“为今之计,只有一路奔袭,速战速决,直袭他们的都城,方才可以成功。那曲女城,固然乃是都城,可此时必无防备。你们若是担心,大可以原路返回,只是,来都来了,大丈夫何不拼死一搏?”
吐蕃和泥婆罗的军将们都有些犹豫。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其实此时大唐风气尚武,这些唐人的凶悍,他们都是略有耳闻的。
只是遇到王玄策这样狠的人,却是前所未有。
王玄策自是看出他们的心思,便随即又道:“你们放心,你们只需扈从我们作为向导即可。到了战时,我自身先士卒,带着我的保安队为前锋,你们自后掩杀即可。我听闻泥婆罗和吐蕃虽地处偏僻之地,却都以勇悍著称,何以迄今犹豫不定,扭扭捏捏,如妇人一般。”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其实就已经把天聊死了。
这时候若是溜了,实在面子搁不下啊!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来都来了,难不成要做宿头乌龟?
巅峰公子
于是王玄策当日,直接带队急行,一路奔袭。
…………
而出兵之前,一封书信,却已让人加急地送去了波斯。
陈正泰得了书信后,一时不禁感慨:“果然,王玄策就是王玄策啊,就是这么冲动,他不但还活着,竟还想将天竺人一锅端了。”
“什么?”李承乾大感意外道:“王玄策是谁?”
说完这话,李承乾才有了印象。
这人不就是这些日子,被陈正泰派去了天竺的使者吗?
看了看陈正泰的神色后,李承乾便道:“怎么,又出了什么事?”
“要动兵了。”陈正泰凝视着李承乾。
李承乾皱眉道:“对天竺?”
“正是!”
“兵呢?”李承乾的眸光一下子亮了,忍不住道:“莫非父皇御驾亲征?倘若如此,那可够贵的。”
真的很贵啊,若是出动数十万大军,几乎是万里奔袭,只怕这么一场仗的花费,必比隋炀帝三征高句丽的钱粮损耗还要多得多。
陈正泰高深莫测地道:“不需陛下出手,有王玄策就足以了。而眼下的当务之急,是继续为进入天竺做准备。太子殿下,天竺乃是大食商行最重要的一环,只有夺取了天竺的市场,与天竺通商,这大食商行,方才会有数不尽的暴利!”
说到这里,陈正泰似乎想到了什么,认真地看着李承乾道:我请太子殿下督造舰船,组织人力,可都准备好了吗?还有那陈正雷,他的情报局,得让他加紧搜罗消息。”
李承乾瞪大了眼睛道:“孤是来监督你们干活的,不是来干活的。”
虽是他很倔强的这样说了一些气话,可过了没一会,却还是道:“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只是……花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就为了一个天竺?这天竺……”
陈正泰脸上透出几分神秘的意味,自信地道:“完成这些就好。其他的事,殿下不必管,等着看便是。”
“噢。”李承乾倒没有再多问,而是话锋一转,道:“还有一事,那便是波斯人的态度,似乎没有从前那般的恭敬了,便是大食人,现在也多有抱怨。我听那陈正雷说,不少的大食和波斯贵族,暗中都在说我们大食商行在盘剥榨取他们的好处呢。”
关于这一点,陈正泰其实早就是有心理准备的。
要知道,当初愿意通商,说是双赢也不为过,只不过,这所谓的双赢,是大食商行赢了两次而已。
可现在很显然,那些波斯人和大食人开始回过味来了,觉得自己吃了亏。再加上天竺的强硬态度,似乎让他们也有些起心动念了。
人性就是如此,有了刺头,难免就让原本铁板一块的内部开始离心离德。
这些大食和波斯贵族,看着商行蒸蒸日上,心怀不满和抱怨,也是理所当然。
陈正泰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由着他们去便是啦,不必去理会,用不了多久,他们便要老实了!我现在最需要做的,还是赶紧上一封奏疏,免得陛下焦虑和不安。”
李承乾剑眉一张,连忙道:“记得提一提我,最好说孤在此废寝忘食,日理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