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從木葉開始逃亡 愛下-第二十二章 須佐能乎(三)看書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压抑如汹涌浪涛般漫上阿飞和白绝的心头,两人在一旁一言不发,但紧绷起来的神经,可以看得出他们的紧张与慌乱。
校园,火花
毕竟眼前的事情发生太快,事情的转折也超过了他们预想的那般,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原来如此,之前的战斗,是故意的吗?”
阿飞仿佛间明白了什么。
他并非是脑子愚钝之人,虽然常常做出出乎人预料之举,但也有很强的思考能力。
也许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局势演变成这样,阿飞便明白,之前的战斗,不过是琉璃给他们设置的一个陷阱而已。
并非只是凭借一身蛮力,遵从于力量主义,在战斗和剿灭战上,依旧有着优秀的布局能力。
“这个时候明白已经太晚了。那里面是什么?”
琉璃将目光放在前方的黑暗中,微微眯起了眼睛。
来到这里之后,她就感觉正前黑暗中有一股很是诡异的氛围包围住这里。
若有若无的,还能够听到一道微弱的喘息声。
“等等!”
阿飞打算上前阻拦,然后琉璃比他更快一步,用瞬身术离开原地。
阿飞连忙转头去看,琉璃已经立于黑暗中,用她那双三勾玉写轮眼打量着里面的事物。
巨大的怪物阴影,材质应该是木头制成的,但是查克拉给琉璃的感觉非常冰冷,还有一种犹如深陷泥潭般的窒息。
在怪物的前方,有一道人影在那里轻微呼吸着。
从喘息的频率和声音来看,这个人的状态非常不好,身体虚弱到连走路都成问题了吧。
琉璃继续向前迈步,朝着声音的源头漫步走去。
每一个脚步声都非常清晰。
最终,在声源的位置停下。
一名苍老无比,满脸皱纹的老者坐倒在巨大阴影的前方,低着头喘气,表现出异常虚弱的状态。
满头的白白长发披散下来,手掌干枯如柴。
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灰蓝色衣服,边角位置有破损的痕迹。
在他穿着的衣服上,琉璃看到了宇智波的团扇标记。
“宇智波的族人吗?但我没想到你会是这种狼狈的状态。你究竟是谁?”
琉璃不清楚这名老者的身份,但是苍老到这个地步,连走路估计都是一个艰难的问题。
老者听完琉璃的叙述,慢慢抬起头,露出与琉璃同样的三勾玉写轮眼。
嘴唇干瘪,脸上刻画着一道道皱纹,粗糙像是树木的老皮。
“没有想到在我离开家族这么多年,宇智波还能诞生你这样的优秀忍者……”
他这句话像是在感慨,似乎是在怀念什么。
琉璃凝视着老人的这张脸,觉得这张脸在哪里见过。
尽管衰老的不成样子,但依稀可以感觉到,这张面孔,她过去是看到过的宇智波族人。
可是,在她的印象中,宇智波现有的退休长老之中,并没有这位老者在列才对。
紧接着,琉璃目光向旁边瞥去,看到了一件奇怪的长柄武器。
说是武器也不准确,在一般人眼里,这根本不像是武器,可在琉璃眼里,这确实是宇智波一族中记录着的一把武器。
而且还是失传已久的武器。
琉璃弯下腰,无视了老人的自言自语,把那件兵器捡起,放在手中仔细端详了一阵。
份量不算轻,是一种团扇武器,团扇上刻印着勾玉的图案。
长柄的另一端连接着铁链,铁链那一端是锋利的长柄镰刀。
“这是宇智波的焰团扇,怎么会在你手里?”
自从当年的宇智波斑在终结之谷与千手柱间一战败亡后,这件属于宇智波的标志性武器,就已经失踪不见。
琉璃本以为这件武器,在宇智波斑战败后,就被千手一系的族人隐藏起来,不打算交还给宇智波一族。但是琉璃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把带有传说性质的宇智波神器。
“我的名字是宇智波斑。”
老者深深望了琉璃一眼,表情应该算得上从容吧,坦然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琉璃拿着焰团扇沉默了下来。
“斑大人!”
阿飞在那里焦急喊叫。
“够了,阿飞。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斑这样说道。
琉璃看了自称‘斑’的老人一眼,便微微扬起手中的焰团扇,开口说道:
“这件武器很不错,以后它就归我了。反正看你的样子,也应该舞不动了吧?”
“……”
斑默然不语。
确如琉璃所言,他现在的状态,早已经拿不动武器战斗了。
猛地,地面发出裂开的声响,几名白绝从不同方位钻了出来,向着琉璃进攻。
琉璃想也不想转动手臂,与焰团扇连接的镰刀快速挥了出去,斩开空气。
白绝的脑袋咕噜噜滚了下来,倒在了斑的面前。
斑至始至终都没有眨动眼睛,神情也没有变化,只是淡然看着这些白绝赴死。
琉璃用手指弹了弹镰刀的刀锋部位,发出轻微的震鸣,显得无比锋利。
对这件新到手的武器琉璃很是满意。
上次和三代火影战斗时,就是因为没有趁手的兵器,才显得有点劣势。
毕竟羽火这个‘盾牌’也只能用来当几次而已。
如今有了这把焰团扇,想来遇到那只金刚不坏的猿猴,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缩手缩脚了。
“好了,可以来继续商谈我们的事情了。”
琉璃转回视线。
“……你是在质疑我的身份吗?”
斑这样问道。
“不,只是没有必要惊讶。如果你不是宇智波斑,那你也只是借助‘斑’这个名号行事的老鼠罢了。但假如你真的是那个宇智波斑,但很抱歉,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你的舞台了。属于你和初代千手柱间君临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
琉璃用自己的写轮眼盯着斑,认真说出这句话。
“是吗?”
斑并未动怒,反而欣赏琉璃这样富有野心的后辈。
和自己很像,对于力量的渴望。
不过想想斑也觉得理所当然,因为这是宇智波族人的通病。
能力越强的人,自然要去追逐更强的力量。
追逐写轮眼之上的终极之力。
“虽然我和柱间时代过去了,但这个时代却依旧停留在曾经。并且是绝对无法斩断掉的连锁。而我……想要斩断这个世界的一切因果……”
斑低声话语。
“斩断世界的因果?这就是你苟延残喘,也要活下来的理由?”
琉璃的刺耳言语,并未扰乱斑的内心。
斑继续低语:“开启写轮眼,把瞳力锻炼至此的你,应该深刻明白一件事吧。苦闷,失意,悲痛,仇恨……这是一个被诅咒的世界。无论过去人类拥有怎样的幸福,最终一生都会徘徊在懊恼与痛苦之中。这种连锁的‘漩涡’,任何人都不可能逃离。”
“……”
“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也是现实所引发的矛盾。胜利者支配一切,失败者失去所有。这种因果无法被分割。”
“……”
“而我要斩断这样的因果,改变这可悲的世……你干什么?”
斑说到这里,陡然而止,只看到琉璃朝自己身边走来。
琉璃没有回答,把手伸到斑的背后。
啪。
有什么东西扯断了。
“呃呃呃……”
似乎无法喘过气的样子,斑的表情忽然痛苦起来,像是溺死在水中似的,呼吸艰难,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口里传来。
但听在琉璃的耳里,已经无法连成一句完整的话。
斑低下头,双手无力垂下,背靠着黑暗中的事物,眼球深陷,双目无神,呼吸也逐渐消失。
“斑、斑、斑大人……死了……”
阿飞和剩下的白绝露出震惊之色。
在他们眼中敬若神明的斑,就这样毫无尊严的死去了。
还是死在了自己一族的后辈手中。
这滑稽性的一幕出现在眼前,有点令他们难以置信。
“你杀了他?”
阿飞语气颤抖。
他不敢相信琉璃就这样轻易杀死了斑。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这个老头子太啰嗦了,叽叽歪歪不知道在说什么。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长篇大论对我说教。”
琉璃皱起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她虽然不知道斑刚才要说什么,但却明白如果让他继续说下去,会浪费很多时间。
而她本人也对那种富有人生哲理的说教毫无兴趣。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
琉璃用红色的眼睛扫视阿飞和白绝。
阿飞和白绝这才明白自己这边的处境是什么了,背后通灵忍猫羽火阻断了他们的后路,对他们龇牙咧嘴,眼神凶狠。
星升
就在琉璃打算动手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无比阴冷的气息。
琉璃心中一惊,转过身的时候,发现斑的尸体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是狰狞可怕的巨大怪物在黑暗中涌动,发出某种怪异尖锐的声音。
这一瞬间,琉璃感受到了来自灵魂上的颤栗感。
琉璃警惕的后退。
“琉璃大人?那是……”
羽火似乎也吓了一大跳,有种电流窜遍全身的感觉,身体炸毛起来。
“不,我并不清楚。”
琉璃凝视前方,有点犹豫不决。
脚步声传来。
人影从黑暗中走出。
苍老的身躯,枯白的长发。
已经化为苍白色彩的写轮眼,面目大变的斑映入眼中,琉璃有点吃惊。
“虽然用点小花招拖延了一点时间,但总算是赶上了啊……”
斑这样说着,嗓音仍是苍老,却不似之前那样虚弱。
“你为什么没死?”
琉璃无法理解斑为什么没死。
刚才那一下,他的生命机能应该已经停止了才对。
斑皱巴巴的老脸上叹息了起来,仿佛在为什么而深深苦恼着。
“老实说,我并不想用这种禁术,但有时候,这个禁术运用起来也挺方便的。你不知道这招禁术的存在,也算是给了我可趁之机吧。”
斑把干瘦的手指伸向变白的写轮眼,吧唧一声扣取下来,随后从口袋里又重新取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浸泡着一只新的写轮眼,重新安装上去。
鲜活的写轮眼开始转动。
“禁术?”
琉璃挑着眉头。
“是伊邪纳岐吧。”
阿飞跳到斑的身旁,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大口气说道:“真是吓死人了,斑大人,我还以为您真的死掉了呢。啊,不对,是真的死掉了,然后又用伊邪纳岐之术复活了吧。”
阿飞似乎明白了斑的打算。
主要是斑之前那副虚弱的状态,太过于深入人心了,连他这个心腹都骗过去了。
甚至连自己的专属神器,被琉璃拿走,都无动于衷。
现在来看,那可能也是故意放在那里,用来拖延时间准备的道具。
毕竟那把武器,对于宇智波一族的忍者来说,意义重大。
他料定看到那把武器,琉璃肯定会占为己有。
“伊邪纳岐?”
“可以把术者受到的任何伤害转换为梦境,是自由转换梦境与现实的禁术。即使在宇智波一族中,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知道的以及学习的究极瞳术。虽然代价是一只写轮眼永远失明。”
阿飞得意笑了起来。
洪荒之逆天妖帝
“阿飞,你废话太多了。”
斑不满意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是这些白痴,他今天也不会这么狼狈,甚至比当年的终结之谷装死,还要狼狈不堪。
为了拖延时间,他连自己的专属武器,都心疼扔了出来,就是为了吸引琉璃的注意力,让他有更多的准备时间。
阿飞讪讪一笑,站在斑的身后,身体猛地张开,露出里面的空洞部分,把斑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只写轮眼在外面。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还是让你这个后辈见识一下吧。知晓自身的无力,还有那可悲的渺小。以及,宇智波真正的力量名为何物!”
包裹在阿飞躯体中的斑,三勾玉写轮眼释放出可怕的瞳力,光芒似鲜血绽放。
庞大的查克拉以肉眼可见的实质状态爆发出来。
“琉璃大人!”
羽火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机。
空气中的冰冷,仿佛能够冻结一切似的,让所有的事物在这片空间内静止凝固。
琉璃身体僵硬了一下,有如失去魂魄般的忘记了呼吸,光是杀气就让她难以动弹,这就是宇智波斑的力量吗?
没有犹豫,琉璃直接带着羽火向后撤退。
斑立于原地,没有去追捕。
一切的挣扎都是毫无意义。
“现在这个世界的人类所追求的,不过是在被现实所积累起来的苦痛折磨,我来替你从这个无奈的世界解脱束缚。”
蓝色的查克拉巨人屹立起来,但由于溶洞的空间有限,只能半蹲在这里。
然而只是如此,那伟岸如神灵的身躯,阿飞使用的木人与木龙,在这股力量面前,也显得极为渺小。
查克拉巨人拔出腰间的蓝色查克拉长刀。
绽放出来的蓝色花光,也映照在了琉璃的脸上。
一刀而起,一刀而终。
溶洞开始崩塌,眼前的一切都被岩石掩埋,一道深长的剑痕,延伸向尽头一样,洞穿了整个山脉,也波及到了外面的森林。
红色的查克拉碎片残留下来,飞散在斑的写轮眼面前。
“须佐能乎?”
斑收回了自己的须佐能乎,阿飞也躺尸在地上,身体变成了灰白,仿佛灵魂离体一样。
那一瞬间,他全身的查克拉和生命力,都快被斑抽干了。
斑捡起这块红色的查克拉碎片,在手中再次崩裂,化为红色的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这就是阿飞想要带回来的重要情报吗?不过,这应该不是须佐能乎,是仙术查克拉凝聚出来的相似产物罢了。很有想法的小丫头。”
斑说完这句话,突然咳嗽起来,慢吞吞走回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