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宋煦 官笙-第四百七十章 舊事新說推薦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皇城司三个禁卫骑着马,站在最前面,无形中给文家的车队增加了气势。
能住在文家附近的,自然都不是寻常人家,一些人摸着胡子,面带微笑,已经在琢磨着怎么与文家进一步亲近了。
不多久,文家的车队缓缓动了起来,这时才发现,文家的护卫队,居然有四五十人!
皇城司的人回头看了眼,彼此对视,神色警惕。
虽说现在的大户人家出行,动辄上百人,几十辆马车不算奇怪,可在皇城司领路的情况下,还明目张胆的弄出这么大护卫,足以说明文家的心态不一般了。
文家的马车队,一片沉默。
如果换做以往出行,必然是很热闹,但是现在,所有人小心翼翼,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讲。
文及甫坐在马车里,紧盯着前面的马车,那是他父亲文彦博的马车。
恶魔的爱人
他能猜到文彦博是无奈,不得不进京,但他总认为,还有周旋的余地,不至于入京。
入京,太凶险了!
文彦博的马车内,除了他,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人。
这个少年坐姿端正,面色紧绷,目不斜视,似乎很紧张。
文彦博的马车特别改装过,又有厚厚的被毯,加上马车走的平稳,倒是不见多少颠簸。
他闭着眼,道:“你六爹爹没用,我用尽办法,才让他走到吏部侍郎的位置,人家一个查案,就将他吓的辞官,躲在家里不敢出。到现在,居然连开封城都不敢回了。”
这是文彦博的重孙,文及甫是他爷爷。
听到太爷评价大爹爹,青年哪敢说话,只是躬着身。
文彦博整个人皮包骨头,头上没几根头发,语气倒是平静有力,道:“你认为,我为什么要给太皇太后,司马光等人写祭文?”
青年人见太爷爷考校,不敢大意,仔细思忖一阵,道:“太爷爷这么做,肯定会引来大相公以及变法派的不满,攻讦,同时又能聚拢人心,不至于势单力孤。峰成虽然猜不透太爷爷这么做的根本原因,但肯定不会引起官家的不满,或许官家会支持,还会护佑。”
文彦博睁开眼,静静的看向文峰成,他的重孙。
文峰成躬着身,身体微微颤抖。
他太爷爷在文家说一不二,一言九鼎,没人可以质疑,反驳!
文彦博看着他一会儿,微微点头,道:“你倒是比你大爹爹聪明的多。他只会顾眼前,为一点蝇头小利忘乎所以,放到历史中,他连袁本初都不如。”
文峰成更不敢说话了。
文彦博目视前方,道:“官家要我入京,就是想要消弭党争,打造一个和气的朝廷,哪怕是表面上的。所以,我要尽可能的拉拢人,让他们支持官家。我到京之后,会全力支持官家。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文峰成苦思,许将才低声道:“太爷爷的意思是,官家与大相公他们还是不一样的。”
文彦博脸上浮现笑容,道:“孺子可教。我纵观官家登基以来,尤其是亲政后,他虽然倾向于变法,但也有诸多顾忌,是以,对章惇等人的压制清晰可见。明年改元,章惇等人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推行更多新法,必然与官家有所冲突。”
文峰成越发明悟,高兴的道:“太爷爷高明!”
文彦博望着开封城,笑容收敛,道:“我没几年可活了。你那几个爹爹都不成器,你父亲那一辈身上的痕迹太深,我希望你们能成器,能够撑起文家。”
文峰成神色一凛,躬身道:“峰成怕承担不起太爷爷的期望。”
文彦博摆了摆手,道:“我会安排的。”
文峰成不敢多嘴,内心既紧张又激动。
文家的马车缓缓前进,速度很慢,走在去开封城的路上。
但文家散播的消息却很快,转眼间‘文相复出’的消息,就传遍了北方,加速向南方传去。
开封城,政事堂。
章惇正在看着一道厚厚的文书,内容是关于‘婚姻礼法’的,这是礼部拟定的,关乎婚姻的前前后后,其中对很多陋习进行了革除,对婚礼的仪程进行明确化规定。
这些事关民生,又是千年大计,章惇看得很认真。
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还是最近太累,章惇看得很慢,很是专注。
裴寅悄步进来,见章惇低着头,蔡卞在奋笔疾书,来到近前,静静的候着。
蔡卞倒是能分心,一边写一边道:“什么事情?”
裴寅见章惇头也不抬,便抬手道:“回蔡相公,介休来的消息,文相公出了介休,正向开封,城内突然间也传遍了。”
章惇慢慢抬头,看向裴寅。
裴寅连忙转向章惇,道:“下官向通政司那边求证,沈中书有些言语含糊。”
裴寅的意思很简单,沈琦执掌上通下达的通政司,如果文彦博要入京,沈琦不可能一点风声不知道。他言语含糊,其实就是默认了。
蔡卞放下笔,神色凝重。
文彦博的资历太高了,甚至比司马光等人还高,活这么久,除了资历外,庞大的关系网也不容忽视。门生故吏,姻亲等等,就比如,文家与包拯,韩琦,范仲淹都有姻亲!
文彦博要是入京,再次入相,怕是会迅速聚集一大批人,王存等人是硬拔上来,与文彦博根本不能比!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蔡卞预感到,开封城怕是又要陷入残酷的党争中,眉头拧成川字,看向章惇道:“这件事,官家与你通过气了?”
章惇已经坐直身体,表情严肃,道:“御驾亲征之前,官家与我提过一嘴,当时我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会是文彦博。”
蔡卞神情越发凝重,御驾亲征之前,那就是几个月之前了。
官家几个月之前就考虑了现在的朝局,要文彦博再次复出吗?这里面又有什么打算?
文彦博一来,刚刚平复的朝局,必然再起波澜!
“你怎么打算?”
蔡卞看着章惇,语气有些决然的道:“大事临头,文彦博不能入京!我亲自去打发他,官家要是问罪,我扛下来!”
蔡卞说着,就要站起来。
蔡卞的性子十分温和,没有章惇那么刚直,但真的要触及他的原则,他会表现出不输于章惇的坚定意志。
裴寅悄悄低头,大气不敢喘。
文彦博是官家找来的,这么久就做安排,必然是有长远计划,蔡卞要去干涉,固然文彦博可能被拦回去,蔡卞在政事堂或许也待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