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一人得道-第二百八十七章 彼之血,此之脈看書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孤快要忍不住了!”
陈国都城,建康。
青溪边上。
一处府邸之外,有诸多护卫聚集。
为首的,乃是一名青年,他低声念叨着:“孤日日夜夜皆想丽华,她但有所求,孤无有不许,胭脂粉底与之,鲜衣怒马与之,绫罗绸缎与之,这高门大院也与之,只盼着能一亲芳泽,日日见她,但如今不仅几日才能一见,甚至想要亲热一二都被推脱,孤是受够了,她既然说了,若无名分,便不得亲近,那孤索性就将她娶入东宫!”
他的声音中充斥着焦急和痛苦,但眼中却有着迷醉之色。
“殿下……”边上一名孔武有力的侍卫当即道:“陛下,这张丽华未婚先孕,还说不出肚中野种是谁的种,据说怀胎几年,这等污秽妖妇,不打杀了都是善待,养在别院也就罢了,岂能真个明媒正娶、迎入宫中,莫忘了陛下先前所言!”
青年闻言,脸色越发难看。
这时,跟在后面一名白面无须的男子却道:“主上贵为太子储君,整个国朝都是主上的,就算不能明媒正娶,接过来养着,总归是行的吧?至于那肚子里的野种妖孽,生出来,溺死便是!”
只为你买单 杳埙
青年点头称是。
先前那侍卫却道:“若叫陛下得知……”
那白面男子打断道:“便是陛下,也不能次次都压着主上吧?之前主上看上了沈家女,陛下因为一个不知所谓的远去宗室,便回绝了主上之意,好不容易,咱家主上又有了心头肉,不过就是个兵家之女,就算有些风闻,但又不是要正娶入门,私底下照料照料,还能阻挡?”
“不错!不错!”青年一听此言,“孤乃一国储君,岂能总是受这些鸟气!蔡脱儿你去给孤叫门,孤今日就与丽华说个清楚!”
.
.
淡淡氤氲,红帐之中藏曼妙胴体。
一声呼唤自门外传来:“小姐,陈叔公子又来了,看他今日的架势呀,怕是糊弄不住了,您可得有些准备。”
“知道了。”
慵懒之声如猫儿挠心一般,便是门外的女使听着都觉娇媚,随即又道:“唉,小姐啊,这宝哥儿乃是太子,又不计较琐事,你不如从了,至于原先那人,这些年都不见踪影,让你一人承担恶名,何必留恋呢?”
“唉,”幔中女子哀婉叹息,“你不懂的,且去吧。”
门外女士也是叹息一声,这才离去。
待她走后,屋中帐中伸出一截如同无暇白玉般的手臂,掀开帐子一角,露出了一张娇嫩面容。
这张脸乍看美艳,近观青春,眉头微蹙,令人一见生怜。
“唉,你如何知道,我这腹中种子的根源,如今在修行界中是多大名头,眼下大概又入了神藏,那圣教尊者都特意派人过来,令我安胎保儿,这般令下,谁人敢违抗?”
随即,她掀开帐子,露出洁白玉体,缓缓起身,露出了微微隆起的腹部,犹豫了一下,伸出双手轻轻抚摸,眼中流露出一丝喜悦和眷恋,嘴中不自觉的哼出小曲。
.
.
“老身为你二人的嫡母、娘亲,自然不会害你们!”
南康王府中,陈母看着面前的两个青年,淡淡说着,语气平静:“不要看你等大兄如今受贬在家,但他到底是宗室,是当今圣上的血亲,陛下这些年是有了不少皇子,但尚且年幼,能为他分忧的,还是咱们这些人,所以你们兄长迟早复起!”
与陈母相对的两人,正是其亡夫在北地留下的两个妾生子,因陈错离家时留下嘱托,因此这兄弟二人几年前就认祖归宗,名上族谱,如今名唤陈方华、陈方旷。
听得陈母之言,陈方旷尚好,只是低头,陈方华却面露不服。
这神色落在陈母眼中,她冷哼一声,道:“不要忘了,方庆当年最是敬重他的兄长!你们要违逆二兄不成?”
对面两人一听,立刻口称不敢。
“记得就好。”陈母挥挥手,兄弟两人拜别退去。
待得出了正堂,走到角落,陈方华低语道:“不提二兄也就罢了,若是兄长还在,岂能任由陈方泰胡闹?这人肆意妄为,坏了二兄的名声!”说着,咬牙恨恨。
陈方旷叹了口气,道:“二兄神仙中人,自是不在乎这些,陈家大娘先前也算和蔼,是记得二兄交代的,结果陈方泰和那妖道一来,她便越发昏庸了,唉。”
正说着,却见迎面走来一人,正是张举。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又来了,”陈方华冷笑一声,“这张举借着二兄的势,这几年官运亨通,但都被大娘拿来与陈方泰消灾,生生消耗了人情,也不思及真正根基为何,反而去给那陈方泰为陪衬,也不嫌寒碜。”
陈方旷却叹道:“你当他不懂?但二兄仙踪渺渺,旁人想要奉承讨好都找不到人,他张举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为南康王府奔走了,攀附嘛,不寒碜,就这,好多人都没有门路,没听说吗,朝中有好多人,刚才在家中悬挂二兄画像,以梦中仙称呼,每日祭拜呢。”
“略有耳闻。”
兄弟二人正说着,忽然一群人涌入府中。
中间一人前呼后拥,身着锦衣,面色红润,见着兄弟两人,冷哼一声,也不招呼,便径直走了过去。
等人走过去,陈方华亦冷笑一声,而陈方旷则摇头叹息。
.
.
这一幕,冥冥联系,落入一人眼中。
“这该是陈方庆血脉之亲联系,不过为何会看到这一幕?”
迷迷蒙蒙之间,陈错的脑海中闪过种种景象,像是落入了一片看不见前后左右的云雾海洋,要沉迷深处。
隐约之间,他已然察觉,陈方泰、陈方华、陈方旷与陈母,都有若有若无的丝线连接过来。
魅惑三公主
除此之外,还有三根丝线遥遥寄托过来,却找不到源头。
“其中一根应该是陈娇,余下两根呢?”
沉思之中,陈错心有所感,驱使五念流转,驱散杂念,清醒过来。
意念流转,迷雾之中看到的种种,像是前尘往事一般沉淀下去。
宠婚之总裁的逗比小妻子
他睁开了眼睛。
光芒落入眼中,周围的景象一时分明起来。
青草混合着泥土的味道,钻进了鼻子里。
“这里便是神藏?和我想的有些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