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ptt-第359章 天地骨展示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众人稍作准备后,开始登天路。
老道士由削剑背着,为防止削剑跳跃悬棺时因动作幅度太大,把老道士甩下悬崖,削剑把老道士死死绑定在背上。
而晋安则手举石弓,负责保护削剑与老道士安全。
继续探险
其实要准备的东西并不多,晋安带头最先下入青铜锁棺阵。
晋安身手矫健的几个蜻蜓点水铁链,人轻松跃上悬棺,刹那,哗啦啦,悬棺摆动。
与此同时,呼——
晋安手里火把的火苗虚晃几下,这坑洞里居然有气流。
实际上锁住悬棺的铁链很粗厚,几条吊着悬棺的铁链微微摇晃下又很快恢复平静,铁链和悬棺都很牢固。
晋安又连跳跃几口悬棺,试了试这些铁链都十分牢固,于是朝外头的削剑喊道:“这里的铁链和悬棺都很牢固,你们放心上来吧。”
第二个跃上悬棺的是背着老道士的削剑。
别看削剑背着个人,但他就像是如履平地,居然走得比晋安还稳当。
“嘶,这里头好冷啊。”老道士嘴唇磕巴了下。
武逆
的确。
晋安一开始也发现了,这坑洞内和坑洞外的温差很大:“或许在我们脚下有通风口能直通外头,有风倒灌进来的原因吧,这里头的温差的确有些大。”
随后进来的是红玉姑娘、邬氏兄弟俩。
这三人江湖武艺并不如晋安和削剑,悬棺摇晃得剧烈,差点没把三人晃得摔趴在棺材盖上。
最后一个上来的祁老头。
倒是难为他一个老人家还要跟着年轻人跳上跳下了,他抓着铁链攀爬得很小心,好在这些铁链足够粗厚和牢固,只要动作幅度小些,一路上多加小心些,倒也没太大危险。
虽然因为害怕,但也能慢慢跟上队伍。
其实为了保险起见,一早大家就商量过,为避免这些棺材和铁链因年久失修,无法同时承重几个人,所以每次一人踩一口棺材或攀爬一条铁链。
这坑道里的锁链与棺材密度很高,只要放开胆子,即便是普通人也能通过铁链顺利攀爬,几人一路上出乎意料的顺利,并没碰到什么危险,甚至连老道士都神色轻松的来回打量起眼前这个深渊坑洞。
说起来,这坑洞里的岩层跟其它地方有着明显不同。
居然是灰白色的。
走在前头探路的晋安,见老道士在好奇打量崖壁,随口解释一句:“这些应该是砂岩,砂岩的主要特点就是有着很好的隔音,吸潮,不长青苔,耐腐蚀耐用效果。”
“而且还能吸光,冬暖夏凉,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光源无法在这里照出很远的原因吧。”
当说到这,晋安眉头不经意轻皱了下。
如果真是砂岩,按理来说不应该外头岩层和这里的岩层不一样啊?难道是几万年前的地质形成特殊?
这疑虑被晋安藏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
这里环境有些幽森,像是直通往阴曹地府的路,再加上有第五幅壁画预言,队伍气氛本就有些紧张过头,他就没必要再在这时候火上浇油,多添几把火了。
老道士啧啧说道:“小兄弟你可懂得真多。”
五脏道观三人说是不管祁老头他们,但走在前头探路的晋安,还是会时不时停留片刻,等后面的人都跟上来后他才会继续前进。
晋安和削剑是那种艺高人胆大的人,这些悬棺难不倒他们,二人腿脚快过其他人不少,此时,晋安和削剑便是再次放慢速度等其他人跟上来。
在等待时,老道士还在打量身边那些岩壁,然后面露一抹古怪神色:“小兄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道我咋感觉这四周岩壁…说是岩石,但……”
老道士说到这时,变得有些吞吞吐吐起来,脸上表情似是有些顾忌。
晋安回头看一眼身后,红玉姑娘他们还有些功夫才赶上来,问老道士但是什么,有话直说。
老道士警觉着周围,以只有己方三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小兄弟,不是老道我多想,但是你不觉得这里的灰白色岩壁看着跟…乱葬岗里被野狗刨出棺材的死人烂骨头颜色,像是一样的吗?”
超级暧昧低手 飞鱼二代
“而且还是那种上了些年头的死人烂骨头。”最后又临加一句。
被老道士这么一说,晋安猛的一怔,就见他用手里石弓刮了刮身边的岩壁,质地很坚硬,居然连一点白色印记都没凿出来。
足可见之坚固了。
若说这地宫受到洞天福地影响,诞生了一些神异变化,比外头普通岩石更坚硬,他是相信的。
但听了老道士的话后,他再看这些灰白色岩层,已经多了几分想法。
思及此,他伸手去摸岩壁,指尖触感敏锐,他摸上手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些砂岩表面布满了许多细小孔洞,细小空洞边缘有点锋利,割手。
发觉到这个异样,晋安眉头皱起。
虽说正常砂岩的表面也是粗糙,也会有一些凹凸不平的小孔洞,小颗粒感,但那手感摸上去只是有些粗糙罢了,断然不会是空洞边缘锋利割手。
这让晋安想到他们背着山羊偷偷啃羊腿骨时,骨头断面的蜂窝状无数小孔。
其实那玩意叫骨质。
经常提到的骨质增生,骨质疏松,说的就是这玩意了。
“小兄弟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老道士见晋安皱眉沉思,以为其是想到了什么,紧张问道。
“是不是在萧敬明施主偷走的大石头墩子地图上,有标注出来这地方是哪里?”
晋安摇头:“地图上并没有标注这条路,起码在未被损毁的地图上,我没有看到这条路。不过…我有些猜想到我们现在身处哪里了。”
“啊?”
“是哪里?”
老道士连忙问道。
此时就连削剑也好奇看向晋安。
晋安并未马上回答,他先是抬头看看头顶上方,但这坑洞里吸光,头顶上方乌漆嘛黑一片,看不到尽头。
然后小心来到悬棺边缘位置,低头看一眼脚下深渊,同样是乌漆嘛黑,看不到来处在哪里。
仿佛是他们正站在天弃之地。
上下混沌。
老道士见晋安来回磨蹭,他那个心痒好奇啊,就差抓耳挠腮了,着急催问:“小兄弟你可急死老道我了,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倒是快说哟。”
哪知晋安还打起了哑谜:“老道,你不是说这些灰白岩壁像有些上年头的死人骨头颜色吗,你看我们所处的万丈深渊坑洞,上不见尽头下不见来处,你还没猜出来我们所在位置吗?”
其实,这提示已经非常明显了。
人什么骨最长?
老道士瞪大两眼:“山神的天,天地骨!”
在集风水大成者的《撼龙经》中有这么一段原话——
须猕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西东为四派。西北崆峒数万程,东入三帏为杳冥。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钩连逢水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侯。其次偏方小镇市,亦有富贵居其地。
这风水术语里的天地骨就是指脊椎骨。
难怪老道士会这么震惊了。
阴阳女先生之棺生记
如果这里真是山神的脊椎骨,为什么在地图上要隐藏,不标注出来?
如果这个像何首乌的人形陵墓,真是上古时候的山神遗骸,又为什么要给山神天地骨打上这么多锁链和悬棺?
“是了,悬棺,玄宫,天地骨就是藏风聚气的风水好地方,以七星连珠风水格局打通玄宫,就能源源不断滋养点石树,使二者结为一体。”
“脊椎骨在命理一术中又有昆仑不周山、天柱山之说,是顶天立地脊梁,打断不周山,就再难起气候。假如这真是山神遗骸,并且还是个木精山神何首乌,这些青铜悬棺与铁链在五行中属金,五行之中金克木,以金石打断木精的天地骨是最恰当不过了……”
老道士眼珠子越瞪越大,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更惊人想法,正要继续往下说时,这个时候,他身后传来动静,是祁老头、红玉姑娘他们跟上来了。
老道士原本还要说的话,戛然而止。
此时有外人在场,他闭口不再谈。
接下来,队伍继续往上攀爬,大家都铆足一股劲,都想尽快离开这个让人有些不舒服的阴冷地方。
“小哥,你们是特地停下来等我们的吗?”一直落在最后,攀爬得气喘的祁老头,见自己终于追赶上队伍,朝晋安目露感激。
晋安并没有多说其它,他继续走在最前探路。
只是这一路很长。
他们碰到了怪事,他们一路往上的距离已经远远超过二三十丈,一直走不到尽头。
“这路好像有点不对头,我们都走这么久了,怎么一直走都走不到头?”当晋安再次停下等人,祁老头四人再次追上时,立刻提出了疑问。
晋安估算了下,他们这一路已经走了快有百丈,即便没有百丈也有九十来丈了,看祁老头累得脸色都快全白了就能看出来。
别看就百丈路,他们这一路顺着铁链,悬棺攀爬,体力消耗一点都不比攀爬悬崖慢。
这时候有外人在场,晋安也没法跟老道士和削剑商量,他只能在心里默默计算当初那个大石头墩子的人形陵墓比例,最终得出结论是,他们已经超过人形陵墓的胸口位置,已经超过中庭玄宫。
晋安惊讶,莫非这天地骨的出口,是直通最神秘的天庭玄宫的?
“我们休息下,等恢复好体力,再继续往前攀爬一段距离看看,这地宫的深度应该是有限的,我们已经走出这么远,说不定就快要走到头了。”
晋安这话没说错,他们现在的确是直奔任性陵墓的头而去的。
吃些果子恢复体力,原地休息了会后,大家继续上路,接下来他们又在这个能吸光的黑咕隆咚悬棺阵里走了百多丈路,眼前依旧是无止境的青铜锁链悬棺,一直都走不到尽头,一直都找不到出口。
这次是所有人都察觉到不对劲了,晋安再次等人聚齐后,暂停了继续前进,其实就算晋安不停下,其他人也快气馁攀爬不动了。
“是,是不是我们走不去了?果然这地宫年头久了已成活物,是不是地宫祂老人家要把我们困在这无头路里…让,让我们一辈子都走不出去!”攀爬了这么久铁链,祁老头既精疲力尽又加之身陷绝境的惊恐,神智变得有些迷糊,又开始神神叨叨起建庙人与陵墓那套说词。
别说是祁老头了,人被困在幽闭空间里,大家的精气神都有些不好。
但晋安、削剑、红玉姑娘算是少数镇定的人。
晋安并未去理会神神叨叨,有些神智迷糊不清的祁老头,而是看向其他人:“老道、徒儿、红玉姑娘,你们多少懂些风水、奇门遁甲和陵墓结构,有没有看出来些眉头?现在困住我们的,到底是奇门遁甲困阵还是真跟墓里一些脏东西有关?”
三人陷入思考,但令晋安意外的是,三人里最先回答的却是红玉姑娘:“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有一个习惯,每次下大墓都习惯了一路留线索,免得迷失方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但一路前进我都未发现沿路留下的线索,这说明我们并不是原地绕圈,而是一直在往前走。”
红玉姑娘脸上神色有些奇怪,她在回答前,先看了一眼削剑,似乎有些好奇晋安为什么也向一路沉默不说话的削剑请教?
她不知道的是,削剑跟她算是同行。
或许正是因为来自同行身上的特殊气质相互吸引,所以让她特别关注一路沉默寡言的削剑。
晋安沉吟,然后问向老道士:“老道你觉得呢?”
老道士沮丧摇头说道:“这四周岩壁吸光,无法看到太远地方,就无法动用相地之术,无法以风水术和奇门遁甲术作为参考。”
皱眉。
晋安看向削剑。
突然,削剑带着后背的老道士从悬棺上纵身一跳。
啊——
幽静深渊里响彻起老道士凄惨叫声,一条老命被吓没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