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365 突厥部落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只要跟那人说了,过不了几天,抢你们东西的部落就会倒霉??”
听到汉子这么说,唐俭要是再不确定萧寒就是那个降下天罚的背后“神灵”,那他也就白长这么多的心眼了。
深深看了眼面露得意之色的汉子,尤其是汉子眼神深处的那一丝狡黠,更是被最善于捕捉细节的唐俭看的清清楚楚。
不过,唐俭对此事却什么都没说。
他与萧寒年纪虽然相差不小,但是一老一少的关系却堪称相交莫逆。
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国内,他或许会干涉一二,但是在这片草原上,唐俭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亲眼见过突厥“打草谷”时的丧尽天良!
看到汉家儿女被掳掠到草原上的惨绝人寰。
唐俭只恨自己是个书生,无法提着三尺青锋,解同胞与苦难之间!哪里会对那些突厥人有半分怜悯?
或许,在他眼里,只有死去的突厥人,才是一个好突厥人!
唐俭站在缓坡上沉默不语,商队汉子也逐渐收起了笑容。
站在唐俭身边,汉子抬头看了看天色,回头朝着后面吆喝一声。
那些歇息的商队伙计听到老大的吩咐,立刻麻溜的从地上起身,拍拍屁股上泥土草屑,有条不紊的将低头吃草的马儿牵回,套好车,准备继续赶路。
商队缓缓前行,顺着缓坡往前面的那个部落驶去。
小部落里有人抬头,看到了远处这支商队,朝旁边打了一个呼哨,几个青年立刻跳上光着脊梁的马儿朝这冲了过来。
草原人几乎就是在马背上长大的!
虽然那些马既没有马鞍,也没有马镫,但是几个青年依旧骑得稳稳的,朝这边呼啸而来。
快马奔跑如风,很快,前面的几个青年看清那支硕大的萧字大旗,稍一迟疑,立刻拨转马头,往部落里跑去,只留一个年级稍大的青年继续向商队这里冲来。
那一骑枣红色的骏马从远处飞快的冲到商队近前。
等相聚商队不过十来步时,马背上的青年这才一揽马脖子,身下骏马顿时长嘶一声,两只前蹄高高抬起,在空中踢腾几下!
而青年则顺势从光溜溜的马背上滑了下来,借着前冲的力道,一把抱住了商队汉子,激动的用突厥语大声喊道:“安达!你们终于来了!”
“哈哈,乌力罕!我的朋友!”
商队汉子被青年抱住,同样哈哈大笑!一连串熟练的突厥语脱口而出:“真是好久没看到你了!身体又壮实了几分,怎么样,追到部落里最美的花朵了么?”
超 神 機械 師
“嘿嘿,还没有……”
听到汉子上来就关心自己的婚事,刚刚松开手的青年难得的红了红脸,然后像是怕被汉子看轻,连忙又在后面加上一句:“不过快了,快了!”
“哈哈哈哈,那你可得努力,琪琪格可是部落里最美的花儿,要是被别的小伙子捷足先登,你可要悔青肠子喽~”
汉子拍着青年的肩膀继续大笑几声,然后看到他一脸羞涩的模样,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和鼻烟壶差不多的小瓷壶递给他,模样就跟后世酒吧里卖蓝色小药丸的大叔一般猥琐。
“喏,给你个好东西,这可是俺们家侯爷发明的香水,极其珍贵!你要是把它送给琪琪格,我敢保证,今天晚上她就会钻到你的帐篷里!”
“啊?这就是香水?!”
青年一开始还是随意的接过小瓷瓶子,等听到汉子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香水”!
当即惊的手上一抖,小瓶子一晃,吓得他赶忙用两只手捧着它,仿佛手上这只小小的瓶子有千斤之重一般!
香水!这种神奇的东西据说是大唐里的一位贵族发明的,一经出现,就迅速成为了草原上最受欢迎的商品!
只是它的价格实在是过于昂贵,别说小部落里的人,就连中型部落,也是只闻其名,不见其物!
突厥青年之所以听说过它,还是去年跟随父亲去王帐参加乃日时,才从那些突厥贵族口中得知。
与农耕为主的汉人不同,草原上的人因为常年吃牛羊肉的原因,体味要比吃五谷杂粮的汉人大出很多。
别说是那些普通牧民,就算是突厥贵族,身上的骚臭味道往往都能把人熏一个跟头!
为了掩盖这巨大的体味,有些突厥贵族,以及爱美的突厥女人会采集花朵佩戴在身上,希望能掩盖住浓重的体味。
可那些未经培育的草原野花能有多大的香味?哪能遮住那股子臭味?
为此,也不知多少突厥贵族和突厥女子暗自叹气。
直到后来,萧家商队带来一种叫做香水的东西。
这种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神奇东西一经出现,不光是那些爱美的草原女人疯了,就连那些突厥贵族都将之奉为神物!
更别说,那些奸诈的商人为了抬高香水的地位,四处宣扬只有喷了香水后,能更好与神灵沟通!要不一身臭味,那个神仙愿意靠近你?
于是,在各种营销造势后,香水的价格一涨再涨!听说在那些大部落里,一瓶香水卖出一百头牛都是常事!
一百头牛啊,这几乎是一个小部落三分之一的资产了!
这么昂贵的价格,显然不是突厥青年所能承担的起!所以他此刻捧着香水,表情是又贪婪,又纠结。
贪婪是因为这东西他太想得到了!
纠结则是他肯定付不起这么多牛!
别说他了,就算他老子,这个部落的首领,也掏不出一百头牛,只为买这么一瓶子东西。
“抢?”
这个念头从青年脑海中一闪而逝,不过很快就被他甩了出去。
萧家商队的东西只能公平买卖,不能强买强卖,更不能动**夺!这是用不少部落的血写成的铁规,草原上的任何人都知道!
“安达,这东西太珍贵!我买不起!”纠结了半响,青年最终还是带着无限的留恋,依依不舍的把小瓶子递了回去。
“买?谁让你买的?”
可是让青年怎么都没想到的是,那粗狂的商队汉子却大手一摆,佯怒道:“这是兄弟我送给你的!拿着,去找你的草原花朵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