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ssk优美玄幻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閲讀-bvscm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有些事情,高文心中能计算清楚,身为白银女皇的贝尔塞提娅当然也能看明白,她很清楚这些看上去就属于尖端机密的天线阵列是牢牢掌控在塞西尔手中的技术,而掌握了这些天线,才算是掌握了和那个“信号”对话的唯一门户(如果它可以对话),高文说是要和全联盟的国家共同开启这个监听计划,但他会把这扇大门的钥匙也开放出去么?
显然是不可能的,高文或许是个慷慨的统治者,但他首先是塞西尔帝国的领袖,这种尚不知未来会走向何方的东西,他是不可能将其主动权放心交给外人的。
但即便如此,贝尔塞提娅也愿意欣然接受这份“邀请”——塞西尔帝国既然掌握了核心技术和“先机”,那么这个监听项目由他们主导就是一件很正常且自然的事情,但剩下的“参与权”也同样重要,尤其是对技术实力同样不弱的白银帝国而言,只要能够参与到这个项目中,精灵们就有信心在将来的技术成果中得到属于自己的收获。
当然,这个信号背后到底是福是祸……还要看未来会如何发展。
“您准备何时将这件事公布出去?”略作沉默之后,贝尔塞提娅突然问道,“我是说……向全社会公布……您打算将这种事情公布到民间么?”
说到最后,这位白银女皇显然有些犹豫,她知道高文如今的努力目标之一便是“将知识推向民间,将思考还给人民”,要尽最大可能“使民有知”,以减少全体凡人对未知的敬畏乃至神化倾向,她理解这么做的必要性,但如今有一个秘密摆在她眼前,这个秘密指向人类未曾探索过的未知世界——她却突然犹豫起来。
那些缺乏知识的普通人……他们真的可以接受这种东西么?他们在接触到这种秘密之后,真的不会在对神秘星空的思考中催生出新的信仰么?
高文很能理解贝尔塞提娅的担忧,这确实很复杂,所以他也在思考了一番之后才打破沉默:“这或许将是神权理事会成立以后面临的第一次挑战——当尖端技术突然触及到超出常人理解的领域,甚至触及到事关神学的领域之后,如何对公众解释一切才能实现平稳过渡,让盲目敬畏在理性逻辑的土壤上安全着陆。
“这个问题必须正面面对,因为只要我们的技术还在发展,类似情况就总是会出现的,今天它是一个来自星空之间的信号,明天它或许就是对幽影界的解释甚至对魔力本源的理解——如果我们在公众面前回避对它们的解释,那本质上这就跟以往的‘造神’没什么区别,民众对尖端技术的疑虑和敬畏越积越多,迟早会在民间催生出以新技术为敬畏目标的‘神学解释’,甚至会出现机械神教、技术之神这样的东西。”
贝尔塞提娅扬起眉毛:“您的意思是,确实要把这个信号以及围绕它的一系列解释对民间开放?”
“应该开放,但要充分考虑到舆论引导以及大众的思维习惯,进行循序渐进的、有限的、受控的开放,”高文在思索中说着,他的头脑快速运转起来,在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那神秘信号所带来的恐怕不仅仅是一个“天外问候”那么简单,从某种意义上,它甚至可以成为神权理事会成立之后的一次“实战演练”,虽然它来的很意外,但这种“意外性”正是它的价值之一,“我们得正视普通人的知识水平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是和真正的占星师不同的,所以就不能按照和学者交流的模式来和普通人交流……
“我们应该首先做好将专业知识进行‘通俗化解释’的工作,将专业术语转化为至少六至七成的普通人可以听懂的语言,我们需要一些不那么严肃的宣传平台和宣讲人员,去向大众解释——或者说重新解释那些在刚铎时期便成为上层社会常识的天文学概念,当然,哪怕这样解释了,他们大概也无法理解恒星、行星之间的区别,但至少他们会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天上的世界’也是可以理解的,它们并非遥不可及,而是位于凡人的视线之内。
“我们不能一上来就和他们讲‘跨星际通讯’是什么东西,这很容易让别有用心的人将其引导为神明的启示或某种‘先兆’……
田园宠婚:天价小农女
“除了官方的口径,我们还需要非常大范围的民间引导,我们需要有人在大众之间走动和观察,了解人们在酒馆中、广场上讨论的东西,我们需要组织起大量有影响力的、令普通人信服的‘发言者’,这些发言者或许不是真正的专家,但在民众眼中,这些人说的话会比那些满口晦涩之言的学者更加亲切可信。我们要把这种‘发言者’管理起来,如果已有,我们要收编,如果没有,我们就要从零打造起来。
“民众的头脑并非先天愚昧,只不过它是一片未耕之地,如果我们不去耕作它,它就很容易被愚昧盲目的思想所占据……”
高文一边说着一边思索,中间偶有停顿,这是为了更好地组织语言和理顺思路,他后面又讲了很多细节,让贝尔提拉和贝尔塞提娅都不由得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而在最后的最后,他又没忘记补充了一点:
“另外,贝尔塞提娅,你要记住,我们所有这些‘宣传’和‘公布’的目的都不是要追求百分之百的准确详实——过于准确详实的技术资料民众是很难听懂的,也不爱听,我们要保证的是这些东西在大的方向上没有错误,在基础概念上符合事实,而这些东西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
“为了让普通人去思考,”贝尔塞提娅不等高文说完便主动点头说道,“让他们在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不要习惯性地陷入敬畏和神学解释,而学会用逻辑去尝试理解一切——这种粗浅的理解是否正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们别第一时间把那个信号当成是神的声音。”
————
“没错,这正是神权理事会最重要的工作,”高文点了点头,“看样子你已经理解了我的理论——这很难得。”
说到这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时至今日,哪怕是在塞西尔,也有很多人认为我是要彻底教化民众,是奢望着让所有人都能理智思考,睿智博学……唉,其实这种事连我都不敢想的。”
当高文与贝尔塞提娅认真讨论的时候,一旁的贝尔提拉却保持了很长时间的沉默,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直到身旁的讨论告一段落,她才突然说道:“即便这样,也仍然难免有人围绕着信号和群星的话题去误导大众,他们可能是别有用心的政客,可能是在神权理事会的压力下急于寻找漏洞的保守派神官,甚至有可能是从一开始就图谋不轨的邪教分子……在塞西尔情况或许还好一些,但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做到对社会的有效控制,遇上这种情况,民众就会成为滋生异端信仰的温床。”
龙龙龙 天衣有
“当这种情况发生,恐怕我们将不得不启用理事会的神权仲裁庭,”贝尔塞提娅注视着贝尔提拉的眼睛说道,“当然,那是下下之策——如果能靠广泛的普及教育、常识扫盲和思想解放来实现目标,我们便不必用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了。”
说到这,这位精灵统治者突然长长地呼了口气,她在星光下露出一丝微笑,看向身旁的高文:“您刚才所提到的东西让我受益匪浅——我执掌着一个帝国的缰绳已经长达七个世纪,有时候甚至自认为自己已经是个成功的统治者,但现在看来……世间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去学习。
“这些知识听上去不像是高文叔叔能总结出来的,它们算是‘域外游荡者’的教诲么?”
“这有区别么?”高文笑了笑,“我们已经是同一个个体,即便我刚才说的那些东西大方向来自‘域外游荡者’,它的细节也是建立在高文·塞西尔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理解上的。”
“这倒也是,”贝尔塞提娅轻轻笑了笑,又有些感慨,“话又说回来,您刚才所说的那些东西……要实现起来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看样子我现在就有必要回去好好考虑考虑了。”
重生农家幺妹 金波滟滟
她转过身来,背对着身后的天线阵列,对高文微微欠身:“天色已晚,我就先行告退了——明天可以继续带我在这个神奇的地方参观么?”
“当然,”高文笑着点了点头,对身旁的贝尔提拉说道,“你送她回去吧。”
高文话音刚落,便听到附近的叶海深处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有大片的花藤突然从层层叠叠的树叶中绽放蔓延,藤蔓蠕动间,又有一个贝尔提拉的化身从那里面钻了出来,并轻快无声地来到白银女皇面前:“我带你去休息的地方——伊莲已经等你很久了。”
白银女皇有些惊讶地看了看眼前的两个贝尔提拉,随后露出一丝得体的笑容,跟在第二个出现的化身身后,转身离开了天线阵列所处的平台。
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夜幕下的树顶上只留下高文和贝尔提拉,高文才看了后者一眼:“你现在还能同时制造并控制两个化身了?”
贝尔提拉微微一笑,脸上带着一丝得意和狡黠:“我脑子多。”
高文:“……”
某些疯狂掉san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高文差点在这温暖的夏夜里打了个哆嗦,随后他赶紧甩了甩头,把那些精神污染的联想甩出脑海,接着便陷入了思索。
夢淚花落 林雪靈
短暂的考量之后,他看向贝尔提拉,一脸郑重地开口:“我记得你说过,你现在的本体还能继续生长下去……并且有很大的后续生长空间?”
“从理论上……如果只考虑‘生长’,索林巨树的生长潜力其实远未达到极限,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极限能有多大,”贝尔提拉认真思索了一下,措辞谨慎地说道,“但实际上这要考虑很多东西——首先是能否确保如此大量的营养供应,其次是过于庞大的结构要如何保证稳定,这两点其实还算好解决,我可以通过有意识地调整新生枝丫以及根须系统来确保巨树的结构强度以及营养供应……
“然后还要考虑环境承载能力,我的树冠如今已经影响了整个索林平原的生态系统,在有意识的控制下,这种影响目前已经达到了有益的平衡,但如果树冠继续蔓延下去,我就必须将整个圣灵平原的生态体系也纳入计算中,这会导致太多不可预料的部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的思考能力。”
先上厚愛
贝尔提拉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但这只是个象征化的动作:高文和她都很清楚,这个脑袋里面只有木头。
她所指的,是她的思考能力。
“你是说……索林巨树的规模太大,继续扩张下去会影响你的思维,”高文皱起眉,“甚至你的精神将无法指挥如此巨大的身体,导致巨树的部分区域失去控制?”
“就是这么回事,”贝尔提拉点了点头,“虽然现在我已经……‘变’成了这个形态,连带着自身的精神似乎也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异,能够指挥这么一株植物化的身体,但我的精神终究还是有极限的,巨树无限扩张下去,我终会失去对其中一部分身体的感知和控制能力。”
高文语气严肃起来:“如果索林巨树部分失控,会发生什么?”
“别这么紧张,那些失去控制的枝条还不至于变成怪物从树冠里蹦下来,”贝尔提拉看着高文一脸严肃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就像那些断开了藤蔓的‘贝尔提拉人偶’一样,失去控制的枝条多半也只会变成普通的树枝吧,最多会坏死脱落,就像……”
高文脑海里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个词:“脱发?”
燕雀 铁尼格
加班会导致脱发.jpg。
贝尔提拉:“……虽然您形容的很精妙,但我怎么感觉受到了冒犯?”
高文赶紧干咳两声:“咳咳,我没有说你,我说的……算了,就当我谁都没说。”
贝尔提拉狐疑地看了高文一眼,片刻后还是收回视线:“好吧,大体上倒是和您说的差不多,那些失去控制的巨树结构会如……的头发般脱落。话说回来,您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些?您不是说索林巨树如今的扩张已经到了足够的规模,最好不要继续扩大下去了么?”
高文沉默片刻,默默抬头看向了夜空。
遥远的霜天座在夜空中静静闪烁着,在那个方向上,有一颗星辰上或许也有如他的一双眼睛,在眺望着同一个宇宙,静静地思考着关乎命运的问题。
原來是腐男 洋蔥壹點
“我只是突然有了些紧迫感。”他低声打破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