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uubl熱門玄幻小說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874章:淡泊名利分享-wa05s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米饭就咸菜!
差是差了些,可总比饿着肚子绝食要强得多吧?
本来这件牢房里关押的便都是被天书定为贰臣之人,并非忠良。
再因为不承认自己是贰臣,而绝食饿死,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了,不是么?
自己不同于年轻人,已然活了一把年纪,可是不能再意气用事了。
饿上两三天,或许年轻人没事,自己可是挺不住啊!
绝食这事,必须因人而异!
阮大铖认为自己最多能扛三天,这还是在不被藩子上刑的情况下。
万一被痛打一顿,回头再绝食的话,那便命不久矣……
藩子送了饭,结果反倒是自己要绝食,这不是自己为难自己么?
当初自己有这等骨气,又何苦去投靠九千岁魏忠贤呢?
贰臣也是人!
贰臣也要吃饭!
贰臣不吃饭,照样会被饿死!
反过来分析,绝食就能证明自己不是贰臣么?
在无法证明的情况下进行绝食,这不是自欺欺人么?
魏学濂与龚鼎孳跟着对面牢房里的人一起闹绝食,干这种事不先过过脑子么?
人家的身份跟你俩一样么?
回头人家真成了忠良,被崇祯给放了,你俩呢?
太古妖尊 一日江火
背负着贰臣的名头,自己饿得半死不活,再被磔示……
即使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不能饿着肚子上刑场!
死到临头还不打算吃饭,这不是骨气,这是真傻!
“阮师!”
龚鼎孳仍然不愿意让这位前辈吃这碗饭,可阮大铖貌似还挺愿意吃的。
“好了!过两天,为师若要奔赴九泉,吃饭总可以吧?”
阮大铖一边耙饭,一边找个简单的理由搪赛过去。
这厮大概是养尊处优惯了,还没怎么吃过厂卫的苦头。
你要是愿意,那就先饿几天再说吧。
三天之后,只怕这等饭菜都会被视为上佳菜品了。
“阮师!何出此言啊?倘若我等于阮师一并赴难,崇祯必被作实为昏君无疑!”
龚鼎孳觉得崇祯只要还爱惜自己的声誉,便不会做出如此卑劣行径。
“孝升,你若认为自己清白,还是好好想想应该如何应对三法司会审吧!陛下或许对忠良可网开一面,不计前嫌。但对贰臣,大明祖制,收受五十两可是要被剥皮的!”
见到彭宾与陈名夏得到了特殊待遇,阮大铖自然也会谨慎考虑,不会再随大流了。
显然面前这位后生,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仍然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甚至可以得到赦免。
“……崇祯焉敢加罪于士子?”
龚鼎孳当然知晓被剥皮的条件,想到这种酷刑,心里也是有些害怕。
“不是陛下敢不敢处决你,而是你敢不敢以身试险。你若收了超过五十两银子,先与陛下把柄,后与陛下对抗,你认为陛下会做何打算?同理,盐商偷逃税款,被抓获之后,拿不出足额缴税之凭证,陛下可会将其直接释放?”
阮大铖心里对这个后生有些失望,若是没当过官也就罢了,当过还如此愚钝,真是不可救药了。
不论各行各业,受人把柄是大忌!
诏狱里这些人,没把柄的,自然会被放出去。
被崇祯皇帝抓住把柄的,想全身而退,便决计没有那么容易了。
你以为崇祯还是北都那个被群臣耍得团团转的皇帝么?
有了先前太子所做的示范,崇祯再笨,还不会照搬过来么?
若用天书来稳定朝堂,廷议不起乱子的话,便可腾出手来收拾士子了!
“这……”
龚鼎孳也明白了,他现在的处境就等同于那些盐商。
若是愿意补上缺口,那就能捡条命。
反之,想从诏狱里出去便难上加难了。
“阮师,依你来看,我等该当如何应对?”
魏学濂听了半晌,倒是品出了一些端倪,可还不敢确定,便打算抛砖引玉试探一番。
“只需二字!”
“哦?”
“认罪!”
“啊?这……”
魏学濂与龚鼎孳,连同一旁竖着耳朵聆听的侯方域都惊诧不已。
这未免也太怯懦了吧?
若是认罪,不等于向崇祯低头了么?
“阮大铖!你这老匹夫!安敢教坏后辈!莫要听其蛊惑!”
即便阮大铖说话声音并不大,但对面牢房里的杨维斗隔着过道也听到部分内容。
“你是忠良,不劳你费心了,我等自谋出路,决计不会牵连与你!”
阮大铖也不打算与其唇枪舌战,直接选择进行退让。
“朝宗!孝升!子一(魏学濂字)!切不可听信这老匹夫所言,老匹夫投过魏阉,定会害死尔等啊!”
对面牢房里的几个人,除了陈名夏与彭宾之外,态度似乎有所松动,这是杨维斗决计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我等背负贰臣之劣名,此时若不自救,难道要等仙界太祖高皇帝陛下特赦不成?”
此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阮大铖不无鄙夷地揶揄着。
潘多拉的眼泪:第七个天堂 桑葚泥
“好个自救!老匹夫!你无非是用自救之名,行苟且之事,在下早就看清了你这老匹夫之本质!”
杨维斗对这种叛徒可谓是深恶痛绝,恨不得将其一脚踢死才好。
“我等背负贰臣之名,你又不曾有过。我等不愿坐以待毙,你又加以阻挠。我等若是听从你所言,你可确保我等性命无忧?”
这种人帮不上别人的忙,还主动想要拖后腿,最为可恶了。
“阮大铖!你休要以此来威胁我!大丈夫理应淡泊名利,视死如归,焉能是贪生怕死之徒?”
为了苟活而认罪,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了,枉为士子,其言行更是会被后背嗤之以鼻。
“哼!私下收受商贾好处,又何来淡泊名利一说?你不认为所言之内容又前后矛盾之嫌疑么?莫非你也认为收受好处乃是人情世故,你收百两银子是人情,旁人收万两银子亦是人情!”
饭前彭宾与其争论时,便揭过此人的老底,既然如此,阮大铖也顺势再揭一回好了。
“你……老匹夫!你用心如此险恶!分明是在搬弄是非,颠倒黑白!”
不论对方如何说,杨维斗是决计不会认这件事的。
异能狂想
“无需赘言,你就说你收没收过吧?收过可算是人情?”
“老匹夫!我与你不供戴天!”
“收礼之人居然可以理直气壮!真乃天下之大稽也!如此看来,普天之下,贪墨之贼皆为清白之身了!”
“你……哎呀呀!老匹夫定不得好死!”
杨维斗一时难以驳斥对方,一怒之下,便只能诅咒对方。
“你这等‘忠良’不死,我焉能赴死乎?我若赴死,定会在阎王面前进言,待你下来,定叫你悉数吐出所收好处!”
阮大铖见多识广,唇枪舌战亦不鲜见,斗嘴岂能输给一个晚辈。
“……老匹夫……咳咳……咳咳!”
被对方噎得不轻的杨维斗气得都开始不住地咳嗽了,这老匹夫果然不好对付。
“你二人若是觉得他人可以为你等作保,可当老夫适才全然没说,尔等亦未听过!”
阮大铖猜测面前的两位后生还对与他人供同进退抱有幻想,对于认罪的倾向并不太大。
“……阮师且容晚辈三思!”
龚鼎孳说完便看了看魏学濂,后者对此也是不置可否。
野玫瑰 我愛吃甜梨
认罪之事说的轻巧,可是关乎名誉的天大之事。
不过阮大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自己与对面牢房里的同仁情况不同,切不可一概而论。
对方是忠良,自己是贰臣。
犯了同样的错,对方可被释放,自己可能会被斩首。
想要活命的前提便是认罪,认了罪,才可能得到皇帝的赦免。
不认罪的话,就必须找一条能救命的路子,显然对面那群同仁眼下也没啥好法子。
龚鼎孳与魏学濂在面面相觑之时,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求生的渴望。
正是这种渴望逼迫其动瑶了之前的坚定立场,态度也有所软化。
“百史(陈名夏字),不知你是如何认罪的?可否说来听听?”
阮大铖也没催促二人,转而问起陈名夏求生之路。
“阮师放心,在下自然知无不言!认罪不难,无非是将自己所作所为写在纸上,包括所收礼物、对方身份、参与过何事。”
“如此简单?”
“陛下并未欲至众士子于死地,又何必弄得颇为繁琐?”
“此言当真?”
“顾炎武因抗清有功,被陛下当即特赦。天书云其祖父将于两年后逝世,陛下命其回家尽孝。两年之后真若如此,便知天书所言不虚。”
“啊?这……”
“徐孚远、周茂源、陈子龙、陈贞慧等人亦因同样原因而被陛下特赦,我二人之情况刚好相反,便被关押于此。”
反正都已认罪,再说出口也就没啥害臊的了。
鸡腿都吃了,自己还怕被人说是贰臣?
“百史可知认罪之后,可否会被从轻发落?”
这才是阮大铖以及其他三个人最为关心之事,要是得不到从轻发落的待遇,凭甚子让自己认罪?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皇道魔神
“陛下没明说,但在下揣测或许如此。阮师,在下以为,今陛下之大敌,乃是偷逃税款之商贾,我等士子为奸商遮风挡雨,实属不智也。太子殿下已从北都众多奸商处搜出账本,还有不少管家主动检举其不法行为。若牵连到江南商贾,又置我等士子于何地?届时,我等士子面对如山铁证,还能否有这般勇气进行狡辩?商贾若是照章纳税,却被朝廷无限盘剥,我等为其进言乃是责无旁贷。而今商贾公然偷逃税款,我等为其开脱罪责,只得算是狼狈为奸。若以夺珉之利为借口,实为笑谈也!对两淮盐商大肆购置瘦马之举视而不见,对众多奸商纸醉金迷置若罔闻,而单说朝廷横征暴敛,可对得起自己良心?说百姓苦不堪言,敢问一掷千金的奸商可算百姓乎?若算百姓,则百姓何来苦不堪言一说?若不算百姓,朝廷何来夺珉之利一说?收了奸商礼物,为奸商说话,又与下狱挖矿的蛀虫何异?在下算是想明白了,若是我大明真被东虏所灭,多半便是如此倒行逆施之举所致!说倒行逆施过分否?在下以为不过分。接受投献为一重罪,收纳礼物为二重罪,袒护奸商为三重罪,辱骂陛下为四重罪,抗拒朝廷为五重罪,参与请愿为六重罪,号召罢市为七重罪。犯此七罪便是贼子,而非士子也。欺辱陛下,无视朝廷,自行其是,乃是不忠。东虏叩关,涂炭百姓,而未尽其力,乃是不孝。不忠不孝之人,安敢自称读书人,猪狗不如也!”
说着说着,陈名夏都不自觉地站到了大义一边,说得头头是道,听得彭宾连连点头。
“……”
——————
这番话让之前与其大打出手的魏学濂与龚鼎孳都无言以对,难不成自己真做得有些过分了?
“陈名夏!你这贰臣休要胡说八道!蛊惑旁人!”
杨维斗听罢顿时怒不可遏,一边拍打着栅栏,一边向其叫嚣着。
“杨兄!你是忠良,好自为之吧!别忘了,你我还是钢铁兄弟!”
彭宾直接替陈名夏拦下这通斥责,看来这厮还是挺有斗志的嘛。
“放屁!”
“嗯!钢铁放屁兄弟!”
“滚~!”
“钢铁放屁滚滚兄弟!”
“彭宾!你这狗贼去死吧!”
“忠良之言果然逆耳啊!”
“滚~!”
“钢铁兄弟再欲放屁乎?”
“彭宾狗贼不得好死!”
“果然逆耳!真是好忠良啊!”
“滚~!”
“哈哈哈哈……”
狱卒们远远地听到了杨维斗的咆哮声,结合彭宾那番故意说出来的言语,惹得大家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有了彭宾这家伙入住之后,到了晚上,诏狱非但不会让人感到恐惧,反而很是诙谐,狱卒们值班一点都不会寂寞了。
“究竟如何抉择,阮师可慢慢思量,只要在被提审之前思量清楚便可。恕在下直言,陛下让我等认罪,说明陛下可以控制局面。反之,只怕陛下要将我等送到北都去了……”
“啊?这……”
“到了北都,就要任凭太子爷处置了,太子爷的诸多手段,想必阮师应该听说过!”
“……”
太子被江南士子们私下称之为“魔童”!
年纪方才黄口,便有了恶魔一般的心肠,兼顾厉鬼一样的手段,怎能不叫人又恨又怕?
之前太子施雷霆手段整饬北都官场,导致不下半数官吏及其家眷被殃及。
前夫早上好
包括被认为敢于直言的御史光时亨在内,被悉数发配山东挖矿。
犯下如此迫害士大夫的卑劣行径,早已让江南众士子对太子恨之入骨了。
不少人都盼望着北都被东虏攻陷,皇太鸡的铁骑能够活捉太子,进而将其置于死地。
然而事与愿违,北都非但没被东虏占领,皇太鸡还主动退兵了……
“二十上下之人,兴许能够承受挖矿之苦。阮师这把年纪,只怕到了矿区便时日无多了。”
陈名夏也不是想故意吓唬阮大铖,只是给他提个醒而已。
矿区除了正常招募矿工之外,对于犯人可没那么客气。
在那里挖矿,劳作强度就等同于被东虏抓去当包衣奴才。
即便是真的累死了,大不了抛尸荒野,喂野狗就行了,连挖坑都省了。
“……”
穿越之帝王傳奇 菜無心不活
这下听得魏学濂与龚鼎孳都感到有些害怕了,他们还想在有生之年风花雪月呢。
挖矿???
莫要开这等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