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386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起點-第一章 宛如火腿,掛在了房樑上讀書-2e3yj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没有任何的犹豫。
杰森选择了【奶酪火腿】。
黑色笔记本的异变,总让他难以心安,相应的警惕自然而生。
值得庆幸的是,黑色笔记本依旧是按照应有的规则而来,这就给与了他回转的余地。
利用规则,寻找利益。
对于在‘不夜城’生活过的杰森,在第一个月就学会了。
学不会的?
尸体都腐烂了。
当然,也有可能进入了后面街区的加工厂。
毕竟,肉罐头还是很值钱的。
【副菜,它是主菜的前奏。】
【但此刻的它已经改变!】
【它保留着原本的一切。】
【却又有所不同,尤其是当你已经挑选了一道副菜时。】
【铭记:火腿很咸,多喝水】
……
依旧是惯例的文字。
但是与【海鲜小酥盒】很相像,除去最后一句多出了一行字,还有【铭记】有所变化外,基本上一字不差。
“副菜是主菜的前奏吗?”
杰森眯着眼看着这句话。
然后,注意力看向了‘改变’。
“描述着改变,却又一字不变。”
“是文字陷阱?”
“还是单纯的麻痹我?”
杰森下意识的想着,目光则是向下看去,在【奶酪火腿】的后面已经出现了一个√。
接着,文字开始快速显现——
末世闖蕩
【背景:;帝国早已衰落,一群豺狼窥视着它,想要撕咬它的血肉,在这最后的时刻,一群慷慨激昂之士纷纷涌入到了时代的浪潮中,是最后的光辉,还是回光返照,而身为一间小武馆馆主的你却没有想那么多,你只是想要赢得武馆街的头名……】
【主线任务:获取声望3000(0)】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外貌、装备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检测,没有带无火药武器】
(提示:准备好餐具了吗?)
——————
……
武馆馆主?
武技吗?
杰森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些话语。
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对的,站着;错的,倒下;只有站着的,才有资格说话。
这一拳,二十年的功夫,你们挡得住吗?
动作太花俏,不一定有效,学功夫不能死练。
会是这样吗?
守谷人
还是……记住,千万不要相信女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杰森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然后,他的眉头再次皱起。
这样的世界中,有他能吃的吗?
如果有的话,会是什么模样?
又或者是以什么形式出现的?
杰森想着,眼前的世界开始清晰起来。
阳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不是玻璃窗户,而是用类似纱和纸糊成的窗户,能够模糊的让光照射进来,但是却不透气。
在房梁下方,则有着一个透气孔。
粗大的房梁足有成人腰部粗细,长五米,横跨在整个房间中。
一根绳索从上而下,系成了绳套。
此刻,杰森的脖颈正挂在绳套内。
略显窒息的感觉从脖颈处传来,杰森抬手就拧断了绳索。
对于拥有超出常人9倍力量的杰森,这么做并不困难。
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简单。
不过,在落地后,杰森看着半悬在空中的绳索却是面色古怪。
因为我选了【奶酪火腿】,所以,被当做火腿挂在了房梁上。
如果我选择【番茄起司鸡排】的话,是不是得被油炸?
杰森腹诽着。
然后,迅速的拉回了思绪。
“‘我’这是死了。”
“还是自杀?”
“在想要赢得武馆街头名的时候自杀?”
杰森嘴角一翘。
虽然只是【背景】的描述,但是杰森可以肯定‘他’不会自杀。
就如同是一个买了羊肉卷、大片牛肉、鱼丸、蟹棒、虾滑、土豆片、生菜、粉条、芝麻酱和牛油、番茄两样锅底,准备吃火锅的人不可能去自杀是一个道理的。
既然已有了非凡的目标,怎么可能去了结自己?
不会自杀,却‘被自杀’了。
这就有趣了。
“武馆街?”
“还是其它?”
杰森看着【背景】介绍中的描述,最先怀疑的对象就是所谓的武馆街,毕竟,是竞争关系。
当然了,也难保没有其它意外。
杰森想着,目光就看向了眼前的‘遗书’。
‘遗书’是放在地上,恰好就是挂着‘他’前面一块方砖上。
任何人看到他的‘尸体’,然后,再看一眼地上的‘遗书’,就会想到杰森写好了‘遗书’,然后直接上吊的模样。
至于空荡荡的房间中没有任何的笔墨纸砚,也没有多余的家具?
死神的记忆
不重要。
难道不会提前写好吗?
当有人提出这样问题的时候,杰森可以肯定会有人这样回答。
杰森拿起了眼前的‘遗书’。
虽然大概率知道里面不会有毒之类,但是还是很小心的检查了。
在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杰森打开了信封,将信件拿了出来,展开——
诸位: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沐白肯定已经不在了。
身为武者自杀,自然是让人不齿的。
但是,我却不得不这么做。
无限影视穿越
之前为了在武馆街开馆,我以卑鄙手段赢了彭、张、李、赵四位馆主,虽然当时欣喜,但之后却寝食难安。
思前想后,决定一死了之。
我的尸体扔到乱葬岗就好。
这是我咎由自取。
沐白绝笔。
元丰2年11月
……
看着不文不白的信件,杰森嘴角满是玩味。
说是遗书,不如说是认罪书。
“有意思。”
杰森低声自语着。
虽然现在还无法确认,但是杰森有极大的把握,信里面的彭、张、李、赵四位馆主和‘他’的死有莫大关系。
至于栽赃嫁祸?
如果‘他’没死的话,很有可能,为的是挑起双方的争端。
但是‘他’已经死了,这就没有必要了。
而且,信件里提到的‘武馆街开馆’也足以说明一切。
这种开馆必然是以武为尊。
拳头大的那个说了算。
快穿之复仇事务所 弹剑听禅
‘他’打赢了所谓的彭、张、李、赵四位馆主这才获得了在武馆街开馆的资格。
很自然的,彭、张、李、赵四人的名声受到了一定的折损。
声名受损后可能会导致杀人吗?
当然会!
有些时候,名声是远超生命的。
尤其是当名声和礼仪挂钩的时候。
武馆依靠什么存活?
馆主的强大?
妃常幸孕:毒王的逆天医妃
馆主的经营?
都有,但是不全。
因为,这一切的基础都是武馆的名声!
只有名声大了,才会有人来学武!
武馆才能够经营下去!
龍禦蒼穹
腹黑爹地无良妈
而名声受损的话……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杰森默默的想道,忍不住的看了一眼【主线任务:获取声望3000(0)】。
很明显,这个世界的声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重要。
或者说是‘主题’!
每一个副本世界都有着类似的‘主题’。
或许不会是世界的全部,但是却相当的重要。
而他以黑色笔记本切入的点,也是和这些‘主题’息息相关的。
或者准确的说是,和‘主题’的某一方面息息相关。
有可能是,事。
有可能是,物。
也有可能是,人。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都需要关注。
即使是为了更好的在副本世界生存下去。
接着,杰森再次将信件看了一遍后,走向了房间的角落,将手中的信件扔进了炭火盆里。
残余火星的炭火盆内马上就燃起了火焰,片刻间,信件就剩下了飞灰。
“沐白、沐白。”
杰森则是低声喃喃自语。
与之前的副本世界不同。
眼前的副本世界他不单单是有着相应的身份,还有着一个崭新的名字。
从眼前来看,还不知道这个崭新名字有什么其它意义,但是,杰森可以肯定难度提高了一筹。
至少,他现在需要铭记自己的新名字。
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还有一点。
这个新名字的后续。
他除了知道叫沐白外,剩余的一概不知。
如果碰到熟人的话……
“有些麻烦啊。”
杰森揉了揉眉心,将房间中的蒲团拿了起来——这是房间中除去炭火盆外,唯一能够以肉眼看到的东西,整个房间中并没有床铺、衣柜之类应有的家具。
蒲团硕大,直径超过了一米,放在那就和一张小床差不多。
当杰森翻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他的面具、短柄宽刃砍刀,以一种镶嵌的方式,嵌入到了硕大的蒲团内部。
“还算不错。”
杰森这样评价着。
他的两件心爱之物放在这个硕大的蒲团下面,只有没有人把蒲团掀过来查看,就一定不会被发现。
而且,在大多数的时候,也不可能有人会像他一般,来掀开这个蒲团。
他是因为知道两件心爱之物不远,肯定就在附近。
所以,才会这么做。
腹黑王爷别惹我
别人的话,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的。
如果真这么做了?
那自然是敌人!
彭、张、李、赵四人肯定是敌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了。
但是,杰森肯定他的敌人不单单是这四个。
看看眼前的房间吧,虽然很是空旷,但是完全没有打斗痕迹,他相信‘他’在被人吊起来挂在房梁上的时候,不可能不反抗。
而且,在之前的武馆街开馆时,他已经赢了彭、张、李、赵四人。
尽管不知道是车轮战,还是1V4,‘他’的实力应该是相当不错的。
想要不声不响的把‘他’挂到房梁上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除非……
有人里应外合,突然袭击。
或者,下毒!
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个时候,应该会有人来‘收尸’才对。
踏、踏踏。
杰森正在思考,耳中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轻盈带着活力。
不沉重,也不急躁。
下一刻,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馆主、馆主,吃饭了。”
清脆的声音带着一种莫名的欢快感。
不是幸灾乐祸,而是一种天生的欢乐。
这样的声音可不是一个‘收尸人’应该有的。
“掌握了作息,以无关人为切入点吗?”
杰森瞬间就猜到了彭、张、李、赵四人的做法。
“馆主快一点啊!”
“不然我做的包子和豆浆就凉了。”
“是猪肉大包子……”
门外的少女还在说着,眼前的门一下子就被拉开了,高大、魁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眼前。
那种阴影笼罩的压迫感扑面而来,正常人一定是吓一跳,但是眼前的少女却是根本没有任何惊吓,她一拍手,雀跃着说道:“果然馆主你还是吃饭最积极了。”
然后,这位少女就冲着杰森眨了眨眼。
明媚皓齿间,有着青春活力。
更有一种,平易近人的亲切感,仿佛是邻家小妹。
特别是一身素色衣袄和长裤,更让人感觉亲切。
而在这个时候,少女更是笑着,眼睛弯弯的盯着杰森。
显然是等待杰森的回答。
杰森不知道‘他’和眼前少女相处的模式,只能是含糊的点了点头。
“嗯。”
杰森的回答并没有引起少女的注意。
事实上,在杰森点头的时候,这位少女就已经转身蹦蹦跳跳的向前,嘴里还一个劲的说着——
“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干饭人,干饭魂,干饭得用盆。”
清脆的声音,加入了某种语调,犹如是唱歌一般。
虽然不动听,但是越发的满是活力了。
跟在少女的身后,杰森从房间出来,向着一侧走去,他的目光扫视周围。
他所在的位置除了身后的房间外,左右还有厢房,前方则是一个大堂,大堂一侧有个月亮门洞,透过月亮门洞,杰森能够清晰的看到沙石的地面、武器架子、木人桩。
“前面是武馆后面是生活区,厨房在……这里。”
不需要更多的寻找,杰森顺着味就看到了厨房。
在左厢房一旁,与厢房一墙之隔。
一张小方桌就直在了厨房内。
桌上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碗,乳白色的豆浆正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而十个巴掌大小的肉包子正整整齐齐的码在了瓷盘中。
两个拳头大小的碟子中,分别放着萝卜丝和海带。
萝卜丝用辣椒腌过。
海带且丝,则是蒜泥拌过。
虽然简单,但是却让人食指大动。
“馆主快,开饭了。”
少女给杰森拉开了小板凳,然后,自己坐在了对面,等看到杰森坐下后,手指就忍不住的放在了小碗边上,等到杰森拿起筷子的时候,手掌贴在了小碗上,而当杰森夹起了海带丝放入了嘴中时,少女径直端起了碗。
咕咚、咕咚。
一碗豆浆一饮而尽。
很显然,少女也是一位喜欢食物的人。
而当少女端着碗,准备再去打一碗豆浆的时候——
砰、砰砰。
武馆前院的门,被砸向了。